第三話 幻想中的鳥

 

 

 「喂-香霖!在幹什麼阿,今天可是慣例的火鍋日唷!」

 

 大門伴隨著這聲吵雜的叫喊被打了開來。我則是認為,今天應該是慣例的愛護動物日才對。

 

 「什麼嘛,這不是魔理沙嗎,一來就在喊火鍋日,究竟是什麼意思阿?」

魔理沙雖然將右手高舉了起來展示,但在她手中就只有一團癱軟的紅色與白色相雜物體……

 

 

 我的店『香霖堂』就位於離幻想鄉的人里【註一】有一段不小距離的魔法森林【註二】附近,也就是位於人類住所和魔物居所的中間地帶。本來是想,如果是這裡的話,不論是人類還是妖怪都能夠進行買賣了,然而實際上不論是哪一邊都沒什麼『客人』來訪。倒是都來了些吵鬧的傢伙……

 

 

 「這個是朱鷺【註三】吧,怎麼了嗎?」

 

 「阿阿,剛剛在神社抓到的呢。靈夢則去準備火鍋的用具,會遲到很久唷。」

 

 「為什麼擅自決定在我家集合阿?」

 

 「在說什麼阿,這傢伙可是很美味的唷。看起來很噁心就是了……」

 

 

 朱鷺,一種在幻想鄉逐年增加的鳥類。雖然不知道是從哪邊冒出來的,但經常可以看見整片天空被牠們給染成一片淡淡粉紅。只是,儘管朱鷺的肉質十分鮮美,但外觀實在是不怎麼好看,所燉煮的火鍋也……該說是淺粉紅色嗎?總之會被染成一種十分靠近朱紅色的顏色,說難聽一點,看起來就像是吸血鬼所做的人肉火鍋。

 

 「算了──這樣也好,不過怎麼突然就說要吃火鍋……」

 

 「這是慣例吧?天氣冷的日子就是火鍋日。」

 

 不過這支朱鷺也只是偶然撿到的,直到剛剛還活著真是太好了呢,魔理沙一邊如此說著一邊就擅自的走進廚房之中。

 

 

 幻想鄉正如字面上所表示的,是幻想生物所生存的地方。然而曾幾何時,外頭世界的人們卻將『幻想生物』和一般的『空想生物』給歸類在一塊。然而無須多言,幻想生物和空想生物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東西,所謂了空想生物,只是單純的將妄想和解碼失敗給混淆的別稱,而相對的幻想生物則是只存在於幻想鄉之中的生物的簡稱。不用說,我和魔理沙也是幻想鄉之中的生物。

 

 

 但是,就連我也不清楚朱鷺的數量為什麼會突然增加,難道是朱鷺也已經成為了『幻想中的鳥類』嗎。儘管就我所知道的外頭世界來說是完全無法想像的事情,但……畢竟都經歷過這麼久的時間了。藉由有限的素材和古老的回憶來想像外頭的世界,不論怎麼想都只是單純的空想罷了。以想像為根據所進行的想像不過只是空想。而想像也是有依造空想、妄想、預想、假想、幻想的順序來分等級的。

 

 「久等了──魔理沙也在對吧。」

 

 「……不論是久等還是其他,像這樣突然造訪我根本沒可能這麼從容吧。」

 

 「這個阿,都說是突然了這不是當然的嗎。不過,這只要隨時都在等待不就好了,這邊也是店家對吧?」

 

 靈夢就如同魔理沙所預告的一樣到來。手中所抱的那些雜七雜八的行李,應該是火鍋的材料吧。

 

 「喔-靈夢阿,就等妳了唷。趕快來煮火鍋吧。」

 

 魔理沙將手給伸出,擺出像是在說「趕快給我吧」的動作。

 

 「都帶來了唷,拿去吧。」

 

 「阿──?這不是紅味增嗎,誰說要吧紅味增帶來阿。」

 

 「不論有沒有說,朱鷺湯當然就是要配紅味增了。」

 

 「喂─喂-,既然湯底本來就是紅色的那當然要用白味噌啦。在紅湯底裡加上紅味增,妳是共產主義者嗎?」

 

 「沒道理用顏色來挑食物吧?要是一開始就是紅色的話,也就不會在意紅色的朱鷺肉對吧?而且用白味增的話……那不就是源平合戰【註四】了。」

 

 怎麼聽這兩個都像是在用顏色來挑食物。而且由於魔里沙手中還抓著朱鷺的關係,只要她一用力朱鷺也就跟著叫起,簡直就像朱鷺在替魔理沙幫腔一樣詭異。魔理沙肯定是故意這麼做的。

 

 「紅薑是加在豚骨拉麵上的對吧?難道妳會加在味增拉麵上嗎?」

 

 「不是也有人把福神醬菜【註五】加在咖哩上嗎?魔理沙的話說不定會把福神醬菜加在奶油燉菜上。」

 

 「這白色之中所夾帶的紅色裡,可是存在著日本人的靈魂唷。」

 

 「那種紅白……我一個就夠了。況且魔理沙哪裡有日本人的靈魂啦。妳知道什麼是侘、寂之美【註六】嗎?」

 

 「那個阿,我覺得一點也不適合靈夢呢。」

 

 「當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唷。」

 

 「總而言之,妳要這樣的話我就不煮火鍋了啦。」

 

 「是妳自己說要煮火鍋的不是嗎?朱鷺可沒辦法生吃唷。」

 

 「是這個問題嗎?哀──算了,總而言之先來處理一下處理方法吧。」

 

 「處理對錯嗎?」

 

 「阿阿,這樣說不定也不錯呢。要稍微玩一下嗎?」

 

 結果,兩人絲毫沒和我討論就決定要用決鬥解決的樣子(明明就是擅自來到店裡的傢伙)。規則是一對一的符卡規則【註七】,要是靈夢贏的話就照現狀來煮火鍋,要是魔理沙贏的話似乎是打算讓靈夢回去拿白味增的樣子。雖然說白味增的話我這裡也有,但似乎很愉快的樣子就先裝傻不管吧。再說,我也知道能將朱鷺煮得最美味的烹調方法就是了……

 

 「魔理沙,雖然已經說過很多次了……」

 

 「要打架的話到外頭去打,對吧?」

 

 「比起這件事情,霖之助先生,就代替魔理沙先處理一下材料吧。」

 

 兩人的目的在不知不覺中徹底改變了。不論結果如何,就算我擅自將火鍋煮好也會很高興的吃下肚吧。一如往常的模式,會讓人不禁懷疑起是不是打從開始就這樣設計好的。這兩人經常為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來進行決鬥,而且最近大都是用飛行道具來一分高下,令人眼花撩亂的,對眼睛一點也不好。

 

 兩人的對決向來都是相互對照的。相對於拼命三郎的魔理沙,靈夢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天性的採取悠閒的戰鬥方式。而勝負大致上來說都是靈夢比較佔優勢,但魔理沙卻也不會輸。只是,藉由技巧與力量猛攻的魔理沙和宛如空氣的靈夢,所謂挑雪填井就是這麼一回事嗎……不論怎麼想,都會覺得靈夢所注視的世界似乎和我們並不相同。就是個如此讓人無法捉摸的人阿。

 

 「這樣很危險耶!魔理沙,要是打中的話該怎麼辦阿。真是受不了妳……」

 

 「阿阿──真是的,為什麼就是打不中阿!」

 

 「魔理沙的子彈自己避開我的唷,真是親切呢!」

 

 「明明就是直線攻擊……」

 

 由於聽見了兩人的聲音所以就試著看看狀況。靈夢有時候看起來就像是在做Teleport(零時間移動)一樣,子彈也被她引導著飛向完全不同的地方。還真是意外的狡猾。

 

 接著,這隻朱鷺圓滾滾的看起來十分美味的樣子,只是從來沒看過這種朱鷺。這麼說來,剛才魔理沙說了令人在意的話……

 

 「久等了──輕快的分出勝負了唷。」

 

 「阿阿,不論何時都會等妳的唷。火鍋也已經煮好了,和預想的一樣是用紅味增。」

 

 「嗯──火鍋已經煮好了阿。香霖,要是我贏的話你打算要怎麼做。」

 

 「就用能把朱鷺煮得最美味的烹調方法煮讓妳們嚐嚐吧。」

 

 傅麗神社位於幻想鄉的外圍。雖然說是外圍,但並不只是指地理上的位置,而是指外頭世界和幻想鄉的境界【註八】,也因此,傅麗神社並非是完全『幻想中的處所』。魔理沙既然說「朱鷺是在神社抓到的」,說不定這隻朱鷺是外頭世界的居民也說不定。朱鷺還尚未變成幻想中的鳥類這點,令我稍微安心了一點。

 

 

 

 

【註一】

人里:幻想鄉的人類大致上都居住在此,由於有妖怪的賢者保護的關係,只要呆在這裡就幾乎不會被妖怪襲擊。

 

【註二】

魔法森林:幻想鄉之中所謂魔的聚集地,這座森林除了會經常散發著不祥的妖氣、散撥著妖怪香菇的孢子,森林的瘴氣也會讓一般人無法久留,因此成為了不只是人類,連妖怪也不太常靠近的地方。不過對可以忍受瘴氣的人類而言,由於妖怪不常靠近的關係反而顯得安全。而香霖堂就位於森林的入口處。

 

【註三】

朱鷺:動物名。鳥綱鸛形目朱鷺科。體形似鶴,嘴細長而彎曲,羽毛白色或灰色,腳長色赤,趾間的基部有蹼。常棲息在沼澤河湖旁,夏季繁殖於北方。

本來在日本已經絕種,不過在將僅剩的五隻朱鷺和中國朱鷺配種繁殖後,最近又再度在日本的天空飛翔……

(也就是說,魔理沙抓來的是中日混血兒)

 

【註四】

源平合戰:史稱「治承·壽永之亂」,指日本平安時代末期,118011856年間,平家兩大武士家族為了爭奪權力而展開的一系列戰爭的總稱。

由於源家旗幟是紅色,平家旗幟是白色,這裡用來形容火鍋顏色

 

【註五】

福神漬(け):用七種材料來比擬七福神的一種醬菜,七種材料分別是-蘿蔔[ダイコン]、茄子[ナス]、刀豆[ナタマメ]、蓮藕[レンコン]、生姜[ショウガ]、紫蘇子[シソの実],在切碎後用味醂[みりん]和砂糖調味後用醬油醃製。

 

【註六】

侘、寂之美(わび・さび侘・寂)):是日本特有的美感意識,侘是一種在拙劣之中追求質感的意識形態,而寂則是呈現一種經歷過悠久時光、古老莊嚴,毫無人煙的寂靜之感。

 

 

【註七】

符卡規則(スペルカードルール)是幻想鄉中人類、妖怪等各種種族之間在鬥 爭時,為了讓他們不致於使出高於必要的力量,而制定的一條法則。對決時,雙方使用代表了自己擅長使用的技能的「符卡」準備任意數種,決鬥開始前表明自己在 決鬥中使用的符卡數量,若被對手破解所有的符卡,或是體力耗盡,即算為戰敗。就算還有殘餘的體力戰鬥,如果已無符卡可以使出的話,是絕對不能不認輸的。戰 鬥方式除了是比較實力之外,還有一些藉著招式的華麗程度進行精神層面上的比試。遊戲系統中的「殘機」也是代表著個人的剩餘體力。在「命名決鬥法」(命名決闘法)之下,招式的的名稱會在卡牌上以契約書的形式記示,並且招式的體現要能配合到招式的名稱才算合格。這契約書被稱之為「符卡」,雖然使用此卡牌的場合比較多,但有時亦不需要將招式以卡牌的形式使出。招式會被稱為「符卡攻擊」(カードアタック)。出招之前必需要先作「符卡宣言」(カード宣言),所以並不會有出其不意的情況發生。。宣言時並不需說出招式名稱。雖然這戰鬥方式被稱為「彈幕遊戲」(弾幕ごっこ),但其實沒有限定要用彈幕攻擊,招式當中不一定要用上彈幕。由於符卡規則只是針對妖怪而訂的規則,沒有考慮到很多危險的情況作出禁止,對人類來說可能會有導致死亡的情況出現,但是若果在決鬥中敗陣的話,敗者不能因要報復而將勝方殺死。妖精和精靈等生物雖然在異變中會使用強大的攻擊招式,但平常他們的存在很弱小,而且他們的生命方式與其他不同,即使死了也能夠立刻再生,所以規則並沒有禁止傷害他們的生命

(資料來自於 符卡規則-WIKI

 

【註八】

境界:是一種物與物、領域與領域之間的分界點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