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話 完全瀟灑的Teatime 前篇

 

 

 外頭世界的暖爐發出了簌簌聲響。儘管裝設著用途不明的開關,但就算按了也沒反應的緣故,我就自創了使用方法。最近火勢有時會旺得過頭,有點危險阿。

 

 說到火,最近幻想鄉採取火葬的人好像變多了。至今為止,由於人類只要一死就會立刻消滅的緣故──嗯,畢竟都成為妖怪的食物了──幾乎沒辦法舉行火葬。只是最近,不曉得是不是妖怪也開始崇尚高品質生活的關係,吃屍肉的傢伙感覺越來越少。而從幻想鄉人們的角度來看,對於那些屍體不論是衛生方面還是精神方面也好都沒辦法棄置不管,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才進行火葬的樣子。

 

 在這同時,也會減少新妖怪誕生的機會吧?……人類要變成人類以外存在的機會非常少。儘管有,也幾乎都是在死亡之時。採用火葬的話,就很難變成僵屍或吸血鬼吧。

 

 算了,這說不定會是件好事。而且,偶爾也是有人是因為被燒成灰才變成新妖怪,尤其特別容易變成幽靈也說不定。說到這,最近幻想鄉的幽靈感覺好像變多了,不曉得是不是也是受火葬影響的關係……不過,最近的幽靈都活蹦亂跳看起來很快樂的樣子呢。但,對於幻想鄉而言所謂的幽靈本來應該是……

 

 喀啷喀啷。

 

 有人來了。但我很猶豫該不該喊「歡迎光臨」。畢竟來訪的傢伙,除了大多時候都會自己先開始喋喋不休的吵鬧起來外,也都不是客人。

 

 「請問有人在嗎?」

 

 「阿阿?阿、歡迎光臨!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我正在找有沒有不錯的茶杯,請問這裡有在賣嗎?」

 

 眼前站著一位女僕裝扮的少女(而且還是機率相當低的顧客!)。這與其說是難得的預測錯誤,到不如說由於所預測的狀況就只有一種,只要有客人來就經常出錯。

 

 「阿阿,當然有唷。想找怎樣的茶杯呢?」

 

 「稍微小一點、看起來可愛一點的、白色的……對,就像是藉由血紅的液體來襯托出杯子的潔白一樣。然後就是不要太重,不過問題在於形狀稍微有點複雜……這就等看過之後再決定吧。嗯,這樣的茶杯兩組。」

 

 「嗯──這樣阿。」

 

 要求還真複雜,簡直就像是茶杯鑑定師的鑑定考試一樣,還真是個棘手難題。而且還要同時從堆積如山的商品之中想出茶杯的位置,這說不定有點困難過頭了。

 

 「……茶杯也分為很多種呢,請問用來喝紅茶的嗎?」

 

 「這個嘛──就像是用來喝紅茶的感覺呢。」

 

 「紅茶用的茶杯我記得確實是放在這邊附近……」

 

 幻想鄉裡被稱為紅茶和咖啡的嗜好品乃是一股主流,藉由那些將異國文化帶進來的妖怪以及自然而然流入的道具和書本等物,於幻想鄉中根深蒂固。儘管幻想鄉在空間上是封閉的,但精神可是國際化的。

 

 接著,發現了一個骨董箱子。記得這箱子確實裝了兩組我很中意的茶杯才對。

 

 「有了有了,如果是這個的話,我相信客人您一定會非常滿意……!!」

 

 在將箱子打開來看了之後我整個人當場傻住。因為裡頭並沒有放著我所預想的東西,而是擺著一組茶杯和數枚曾經是茶杯的碎片……沒錯,我所中意的茶杯十分殘酷的粉碎了。

 

 「是哪一個呢?」

 

 「阿、那個,請等等。」

 

 雖然很沮喪,但我更在意擺放在箱子裡的一張和紙【註一】。這是什麼?我將手伸向那張紙、但……

 

 「嗯──這看起來很像魔理沙的字呢?『抱歉』?這是什麼意思阿?」

 

 「!?」

 

 發生了什麼事嗎?為什麼沒拿到紙。真讓人想喊出「為什麼?」的感覺。等回過神時,和紙已經在這女孩手上了。

 

 「好了,還給你吧。」

 

 看了看被交到手中的和紙,而上頭只寫著『抱歉』兩字……魔里沙那傢伙,下次來玩的時候看她要怎麼賠我。

 

 接著,我立即從混亂中恢復過來。無法理解的事情就別去在意。不這樣的話可是沒辦法在幻想鄉生存的阿。

 

 「真的呢。就和你說的一樣,我確實很滿意呢。這個,可以賣給我嗎?」

 

 前言駁回,我又再度陷入混亂了。對破掉的茶杯很滿意?

 

 「唉?是、是這樣嗎?呃──我確實是很中意拉……而且也並非凡品呢。」

 

 要說小的話確實是沒有比這更小的(不管怎麼說畢竟是碎片)、也不會太重,確實和要求的一樣。

 

 「既可愛,又能凸顯出茶水的鮮紅。完全符合大小姐的要求呢。」

 

 嗯──畢竟一碰到就會流血似的……

 

 喀啷喀啷。

 

 「喂!咲夜,妳在這對吧!」

 

 這次沒有猜錯。一般而言就像這樣,在大門被推開後的三秒內就會吵鬧起來。當然,這個紅色並不是客人。

 

 「唉呀?這不是靈夢嗎。什麼時候回到神社的?而且連大小姐也……」

 

 「回到神社?才不是這樣吧!趁人不在時擅自闖進神社裡!還附贈這傢伙在這發霉,完全搞不懂妳們究竟在做什麼!」

 

 「什麼都沒做唷。由於神社裡連個像樣的杯子也沒,連想喝個下午茶也沒辦法呢。」

 

 「擅自闖進別人家裡頭還想喝什麼茶阿!」

 

 看來,幻想鄉少女們的傳統似乎是擅自闖進別人家裡呢。

 

 順道一提,客人的名字叫做咲夜。而跟著靈夢一起來的大小姐則是蕾米莉雅。咲夜是蕾米莉雅所雇用的女僕,不過這名大小姐,就正如外表所見的是名吸血鬼。這次大概是在散步的時候順道去了神社吧。

 

 「儘管是在散步,也是需要喝下午茶的。當然還得配上漂亮的杯子才行。」

 

 「話說回來,蕾米莉雅,妳為什麼會在大白天到處晃來晃去的啦,明明就是吸血鬼,找個棺材躺進去不是很好嗎?」

 

 「即便是我也是會做日光浴欣賞的呢。順道說明一下,棺材是放死人的東西。妳是不是有哪裡搞錯了呢。」

 

 日光浴欣賞大概是在指,鑑賞正在做日光浴的人吧。

 

 「總而言之,要是被人說成是有惡魔居住的神社該怎麼辦啦!」

 

 「沒怎麼辦唷。而且賽錢箱本來就是空的呢。」

 

 「不過,似乎比起沒有神的神社還要有好處的樣子呢。大小姐。」

 

 「不准給我說沒有神──!」

 

 看來好像只有我知道傅麗神社的由來呢。雖然想說為了挽回靈夢的名譽,就讓我來教一下大家吧……卻被說「這種事怎樣都好啦」給回絕了。有點寂寞呢。

 

 「對了,咲夜。有找到漂亮的茶杯嗎?」

 

 「嗯嗯,找到了唷。是個非常棒的茶杯呢。」

 

 話說回來,我還沒有從混亂中恢復呢。不管怎麼說,那個茶杯已經徹底變成碎片了阿。

 

 「大小姐,可以請妳確認一下嗎?」

 

 咲夜將箱子開起,並且置於大小姐能夠看見的高度上。

 

 為什麼會選擇破掉的杯子呢。這該不會是某種謎語吧。對了,只有一組茶杯被打破這件事情是有意義的。舉例來說,用紅茶和碎片來比喻血池和針山,也就是說地獄的『比擬』之類的……既然是惡魔和女僕的話,一定就是這樣沒錯!

 

 然而,看到杯子的蕾米莉雅也和我一樣露出了疑問和困惑的表情。那是意料之外的人類反應。

 

 

【註一】

和紙(Washi Wagami):是日本生產的一種的統稱,用來和西方傳入的洋紙相區分。和紙通常由雁皮三椏紙桑的纖維製成,但也可用竹子稻稈麥稈製作。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