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話 完全瀟灑的Teatime 後篇

 

 

 「阿-?這究竟是什麼?」

 

 蕾米莉雅意興闌珊的用手指向箱子裡。

 

 阿、這才是正常的反應嘛。畢竟咲夜來買茶杯,結果卻買了個破掉的茶杯呢。本來想會不會是受蕾米莉雅的命令在策畫什麼可疑的事情,看來似乎並不是如此。儘管很意外,但似乎能和蕾米莉雅溝通呢。

 

 「唉?說什麼……正是個茶杯唷。大小姐您不合意嗎?」

 

 「這還真是十分前衛的設計呢。就算拎起握柄也還不滿全體的三分之一,幾乎讓人完全猜想不到這會是杯子呢……不過,要是盛裝液體的部份能再稍微多一點的話,說不定不錯呢。」

 

 「但是,不覺得這個花色很好嗎?我可是很喜歡這種既穩重又具有高級感的古典花色唷。而且這好像也是店長很中意的杯子呢,對吧?」

 

 「姑且不論花色……妳還真喜歡些奇怪的東西呢,店長也是。」

 

 蕾米莉雅朝我遞來了既猜疑又憐憫的眼神。那個是"原來"很中意的。要是把我當成是會強迫推銷破掉杯子的傢伙可就傷腦筋了阿。

 

 「哎呀,這張紙是什麼呢?」

 

 那張被一起放在箱子裡頭的紙是魔理沙的道歉信。

 

 「我想,大概是鑑定書之類的吧。」

 

 「有這種,只寫了『抱歉』兩字的鑑定書嗎?」

 

 「是在說『抱歉我無法鑑定』的鑑定書。」

 

 「簡直就像是魔術師在表演前喊的『沒有機關也沒有任何伎倆』一樣呢。」

 

 這個比喻難度太高了。

 

 而靈夢呢,則像是對兩人的言語遊戲厭煩了,自行就開始了下午茶。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我家會有靈夢的專用茶碗阿。

 

 「我就再問一次吧,咲夜,這究竟是什麼?」

 

 「正如我所說的,這是個Avant-garde(前衛藝術)的茶杯唷。」

 

 「我有說過要這種茶杯嗎?」

 

 「記得確實是說要小巧一點、不要太重、不能太普通、又要很可愛……」

 

 「嗯──這個是很可愛啦。」

 

 會可愛嗎?

 

 「而且還要比神社的杯子更加高級,沒錯吧?」

 

 「確實是如此,就連形狀也很像呢……」

 

 形狀也很像?神社裡頭有這種Avant-garde(完全看不出原樣的意思)的杯子存在嗎?……靈夢一聽到這話就說:

 

 「我可不知道有那種杯子唷?」

 

 「阿阿、靈夢不知道嗎?在我把咲夜送走之前沒多久還在的說。」

 

 「大小姐,這樣說靈夢是聽不懂的。那個杯子是在我們來了之後才變形成Avant-garde風格的唷。」

 

 「阿?妳們把我的杯子打破了嗎!」

 

 短時間內店裡迴盪著靈夢那憤怒的彈幕。

 

 對了,原來是這樣阿。因為把靈夢的茶杯打破了,所以才來買替代用的茶杯呀。但卻因此買了個破掉的杯子,這究竟是想怎樣?

 

 「咲夜,確實我是說了想要個和靈夢一樣的杯子。可是呢,並不是指杯子的最終形態,而是在變形之前的唷。連這點事情都不知道嗎?」

 

 「耶,是這樣嗎?完全以為是想要和靈夢配成一對的茶杯呢……」

 

 「這種的配成一對之前就會混在一塊唷。」

 

 「不過就算買了普通的杯子回來,大小姐也打算這麼說吧『在做什麼阿?形狀不是完全不一樣嗎?』不是嗎?」

 

 「我才……不會說呢。」

 

 大概會說吧。要照顧這個連女僕也無法壓制(雖說如此,但畢竟也活了500年以上的樣子)壞心眼的大小姐似乎很辛苦呢。只是,既然想買破掉的杯子,先買個普通的杯子然後再打破不就好了嗎?雖是這樣想,但這就是幻想鄉少女們所特有的瀟灑吧。要是想太多可是會累的。因此,我就決定把這當作『無法理解的事情就別去在意』的事情來處理。

 

 「我明白了。大小姐想要普通的杯子是嗎?」

 

 「咲夜既然這麼想的話,就隨妳高興吧。」

 

 「當然,我正是這麼想的呢。」

 

 哎呀哎呀,看來這兩個是和靈夢她們不同類型的麻煩傢伙呢。總而言之,要幫她們找其他的茶杯嗎?才這樣想,耳邊就傳來咲夜的聲音……

 

 「那──這個茶杯就是垃圾了呢。」

 

 什麼!給我等一下!儘管我急忙轉頭朝咲夜看去但卻也太遲了,杯子已經連同箱子一起被高高的拋出了。

 

 ──茶杯偕同破片於空中飛舞!而由於太過緊張,讓我一時之間有種時間變慢的錯覺。其中也包含了一組尚未被打破的杯子阿,不,倒不如說是哪有人因為破了就把東西拋出去的阿!這不是連還在喝茶的悠閒傢伙也妳被嚇到了嗎!害我反而擔心起靈夢會不會嚇得把手中的茶碗給摔了。至於蕾米莉雅則是唰-!的伸直了那對蝙蝠翅膀。真搞不懂那究竟是在緊張還是在驚訝……

 

 ……不過,這杯子落下的時間可真久呢。與其這麼說,倒不如問箱子不是已經掉下來了嗎?嗯──考慮到時間的話也是理所當然的吧?……而於空中,被魔理沙寫上『抱歉』的和紙正翩翩飛舞著。

 

 「接著怎麼樣了呢。真正的魔術表演,其實是沒有機關也沒有任何伎倆的唷。」

 

 地板上找不到一片碎片!我驚訝之餘朝咲夜一看,卻見她手中居然正拿著杯子,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然而,更不可思議的事情是───

 

 結局,平安無事的將茶杯給賣掉了,那兩人也離開了店裡。蕾米莉雅似乎是很滿意咲夜魔術的樣子,而靈夢雖然錯愕了一會,但像是想到那兩人正往神社方向走去似的,急忙地把喝到一半的茶放下後就追了上去。

 

 而說到我嘛,由於實在搞不懂咲夜究竟是怎樣把拋出去的碎片全部收集起來,又是怎樣讓『被打破的杯子回歸完整的形態』的關係,一直都像是被狐狸給迷住一樣……

 

 數日後。我遵守著『無法理解的事情就……』的一慣主張,平安的從混亂中恢復過來。由於正好碰上魔理沙來玩,所以就在斥罵她打破杯子的同時,將事情的始末說給她聽。藉由魔理沙的口頭禪「普通啦」為開場白的解說來看,咲夜大概是擁有這種能力,這種能將『時間停止的能力』的樣子。原來如此,這樣的話就算將杯子拋出也能在摔破之前把杯子撿起了呢。確實也說了這沒有機關也沒有任何伎倆的話。

 

 但是等等……這個能力沒辦法將打破的杯子恢復成原樣吧?怎樣想都很奇怪。明明放著不管就好但我卻再次思考起來,沒錯,只有一個方法可以藉由將時間停止的能力來讓杯子恢復原樣。我越是深入思考這問題,一個疑問也漸漸充滿整個腦海。

 

 「沒錯,我"原來"中意的杯子並不是那種花色的!」

 

 由於某種討厭的預感,我連忙翻找著堆積如山的商品。那個客人還真是能一臉平靜做出這種不得了的事情阿!唉、雖說也賣掉了,是沒什麼損失啦………大致上的商品堆都確認過了,剩下的則是……魔理沙所坐的商品嗎?我在將魔理沙給趕走後,發現了那個被她當成坐墊的高級箱子。一定是這個了。在魔理沙探頭探腦張望下,我小心翼翼的將箱子的蓋子打開。

 

 那裡頭裝著我和魔理沙都十分眼熟的和紙和杯子的碎片,而在那張和紙之上還疊著一張嶄新的洋紙。那是張只寫著「對不起呢」,來自於魔術師的『鑑定書』。

 

 

【註一】

洋紙:有別於日本自行發展的和紙,以木材為原料透過機械大量生產的紙張。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