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話 霧雨的火爐 前篇

 

 昏暗獸徑上,感覺衣服比起往常還要沉重許多,難道是受這場霧雨的影響嗎?

 

 不論陽光也好、傾注而下的雨水也罷,森林的葉片將這一切打散,讓這座森林不論是晴天還是雨日都無法有多大變化,更甚至連白晝還是夜晚也……我十分喜愛這個毫無境界分別、住起來十分舒適的地方。

 

 儘管是如此,這麼重的裙子走起路來也很吃力呢。將手伸進裙子之中,摸著那粗糙硬物的同時我抬頭眺望。這麼說來不正是在這分不清楚究竟是雨還是霧的日子嗎?這東西被交付到我手中的日子。

 

 從我懂事之時,那傢伙就已經在那個地方開店了。儘管不太想回憶以前的事情,但是,卻讓我想起那個堆積大量雜物、感覺很棒的昏暗店鋪。沒錯,那裡也是個不分日夜、無分人類與妖怪的場所。待起來應該很不錯才對,但卻有件事讓我怎樣也無法釋懷。

 

 恐怕是由於我老家的關係吧,那傢伙才會對我這麼客氣。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那傢伙打從我出生前就已經在霧雨家修行了。儘管結局好像在說了些,待在老家處理物品以及和人類相處是無法活用自己『能力』之類的話後,就出去獨立開業的樣子。而說到那傢伙的能力嘛……就只是個無法活用也無法殺掉的半吊子能力呢。這之前也曾說了「這是暖爐唷」之類的話後,使用方法卻很奇怪……這種事就先丟一邊,總之那傢伙從以前就對我太過客氣,明明就說過自己不會再回老家了。

 

 就在這時候,我看見了那個被妖精坐在屁股下的巨大蘑菇。記得這個蘑菇可以讓人充滿精神,為了消除疲勞就把它給帶走吧。只是既然那傢伙老是一臉慵懶、不親切的模樣,那就把這當作土產帶去給他好了。

 

 森林裡的蘑菇不僅是長得很快,生長的位置也一直在變,還真的是神出鬼沒呢。森林具有生命、並且變化無常。但是有樣東西比森林變化的更快,那就是人類。人類才真的算是神出鬼沒呢。

 

 雖是這麼說,但那傢伙從以前到現在,不論是外表還是內在都不曾改變。而且從我懂事的時候起,那家店就已經開業許久的關係,所謂的修行也不曉得是什麼時候的事。那傢伙究竟活了多久啊?

 

 有不受重力束縛的人類,也有能將時間暫停的人類。但是,外表和內在都不會改變的人類……可是人類絕對模仿不來的其中一項吧。還真是令人羨慕耶。

 

 不經意回過神來,由於拔了太多蘑菇的關係妖精看起來不怎麼高興的樣子。儘管好像無法再帶更多蘑菇走了,但想想實在太浪費了就繼續往帽子裡頭硬塞。結果弄得滿手黏答答的感覺真有點噁心……阿阿,我這個人果然是沒辦法丟東西的吧。雖說是自己的事情也讓我錯愕許久。

 

 過去還住在老家的時候曾經發生過這種事。那傢伙十分的稀罕的來到家裡,抱著廢鐵在和父親爭執些什麼。儘管當時年幼的我十分努力的偷聽,但是光聽懂『ㄈㄟㄙㄜㄐㄧㄣ』還是『稀有金屬』什麼的就已經竭盡全力了。從那之後,我就變得很在意這件事,從鐵器到陳舊的鐵棒,甚至連絲毫看不出原狀的廢鐵也一樣,只要是金屬的話不論是什麼全都收集起來。結果,雖然一點意義也沒有,但就連我離家出走之後的現在,當時所收集的那些廢鐵-──或許該說是垃圾吧,也依舊堆在我現在的家中。明明連老家都丟了,卻沒辦法丟掉這些廢鐵。真令人錯愕呢。

 

 在回憶著一些多餘事情的途中我也看見了目的地。於魔法"森"林附"近"、將霧雨和森林組合成為"霖",用這如此簡單的名字當作自稱的店長所居住的店鋪。他也說過"香"即是神【註一】,也就是暗指神社的事情呢。真受不了,那傢伙就是喜歡這種調調。是"香霖堂"唷。這間陳舊狹小的商店是霧雨──人類、森林──妖魔、再加上神社──境界的中心,也就是說打算成為幻想鄉的中心嗎?

 

 ──今天乃是細雨綿綿的日子呢,雨天的話最適合點起燈來看書了。

 

 喀啷喀啷碰!

 

 「喂!幻想鄉的中心,趕快拿些可以擦身體的東西借我吧。」

 

 看見了一團漆黑的濕淋淋物體。打破我快樂地看書時光,一如預期的是那慣例的麻煩傢伙。

 

 「中心……究竟是再說什麼阿,魔理沙?……不過,妳還真是濕得很徹底呢。這條毛巾就借妳好好把身體擦乾吧。」

 

 「哎呀、真是抱歉啦。不過話說回來,香霖你為什麼在看書阿?今天可是雨天耶?你不是老在講『晴天的話最適合來看書了』的嗎?」

 

 「我說的是,晴天的話是最適合『把燈關掉』來看書的唷。」

 

 「阿,對了對了,這個是要給你的唷。適當的吃一點讓自己有點精神吧。」

 

 魔理沙一邊擦著身體一邊將帽子伸了出來,裡頭則是裝滿著蘑菇。

 

 「是在叫我把這可疑的食物給吃掉嗎?算了,既然是魔理沙帶來的應該沒問題才對……」

 

 「是叫你做成蘑菇湯呢。好了,毛巾還你吧。」

 

 「這、喂,再給我好好擦乾呀。穿那種衣服坐在商品上的話我可是會很困擾的。」

 

 「這裡應該是要擔心我會不會感冒吧。總而言之,我今天是來委託你工作的。很稀奇對吧?」

 

 連自己都說自己身為客人是很稀奇的話,還真是讓人想諷刺不知道該怎樣出口阿。而魔理沙在說了「我是來拜託你把這個修好的唷。」接著就從裙子之中拿出一個八角形像是香爐般的東西出來。雖然使用的很頻繁似的,卻也鏽得很明顯。

 

 「阿阿,還真是令人懷念呢,這個「迷你八卦爐」,還有在使用嗎?」

 

 「每天都很嚴厲使用、徹底活用……不過卻生鏽了呢。」

 

 這個『迷你八卦爐』是魔理沙離家出走的時候我所作給她的魔法道具(magic item)。體積雖小卻擁有異常強大的火力。區區一座山的話只要用這個就能夠輕易燒毀。除了可以當暖氣還能用在實驗以及戰鬥上,不論做什麼事都能派上用場。

 

 「已經變得沒有它就活不下去了耶。」

 

 「這樣阿,能被這麼說真是身為一介古道具商最大的榮幸。」

 

 「所以呢,希望你能夠把它修得再也不會生鏽。對了,這整個爐就給我用『ㄈㄟㄙㄜㄐㄧㄣ』來做吧。」

 

 由於突然參雜的異常單字,讓我瞬間有種對方並不是魔理沙的錯覺,條件反射的用上營業用語答覆。

 

 「十分不巧,本店並未經手這種物品。」

 

 「香霖所缺乏的正是說謊的能力呢。雖然也缺了不少其他東西就是了。」

 

 「呼、看來會很麻煩的樣子我就不隨口扯謊了。只是真沒想到妳居然會知道『緋色金』【註二】阿。

 

 呼──緋色金可是十分珍稀的金屬。只是,我手頭上確實是持有一點。要用這個替妳做八卦爐也是可以啦。」

 

 「那就拜託你啦。」

 

 說到緋色金,確實是一種不會生鏽的金屬。由於它不論在何種環境下材質幾乎都不會有所改變的關係,要是使用緋色金的話,就一定能做出最高級的魔法道具吧。雖說是如此,但要是把緋色金用在這邊的話,如此貴重的金屬也就沒有了………該怎麼辦才好呢?

 

 就在我猶豫之時,我注意到魔理沙的話語之中有一點十分奇怪。這說不定是我經商以來的大好良機。

 

 「也對呢。這道具畢竟也是我的自信作品,就算做給妳也沒什麼不好唷。」

 

 「真的嗎?這還真幫了我一個大忙耶。」

 

 「只不過,有交換條件。」

 

 在說了這話後,雖然她認為既然接受工作了,有交換條件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我向魔理沙提示了一個,對她而言比拿出金錢或是蘑菇還要更輕鬆的條件。

 

 

【註一】

"香"即是神:於日文中"香"和"神"的發音相同。

 

【註二】

緋色金:一種在日本古代具有各式各樣用途的傳說中的金屬或是合金,又被稱為緋緋色金、日緋色金,其主要的特徵具有1、比重比黃金輕2、比鑽石堅硬3、其材質永久不變且不會生鏽4、在常溫下具備異常優異的熱傳導力5、宛如太陽一般色澤(或發出類似光芒)的金屬6、觸感是冰冷的7、表面不斷搖晃的樣子8、不具備磁性。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