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話 霧雨的火爐 後篇

 

「魔理沙確實……在不久以前收集了些如同垃圾般的廢鐵呢。雖然不知道是要來做什麼的。」

 

「如同寶物般的廢鐵呢。」

 

「反正,一如往常的只是單純在收集吧?說到這,就用那堆廢鐵山來當這次工作的交換條件吧。怎樣?還能把礙事的東西順便清理掉,真是個好過頭的條件對吧?」

 

「我不是說過那些是寶物嗎?只是,嗯──真有這個價值嗎。那個『緋色金』。」

 

「那堆廢鐵本來就沒什麼價值不是嗎?這就像是一種Service(特別服務)。畢竟那個迷你八卦爐可是………

 

「等等,我可不想聽你賣弄學識唷。」

 

 再怎麼說也是從小看她長大,所以我十分了解魔理沙的個性。這傢伙是個沒辦法捨棄東西的人,而且也絲毫不會整理收集起來的東西,只是放任那些東西堆積如山……這樣只不過是把物品的價值給平坦化罷了。儘管很難讓她立即答應這次的條件,但她內心應該已經做出了決定才對。畢竟這既是整理的好機會,而且又像是沒有迷你八卦爐就活不下去的樣子呢。

 

「你知道我為了收集那些廢鐵花費了多大的苦心嗎?」

 

「如果只是單純擁有的話,那份苦心也像是在白費功夫唷。」

 

「我的目的就只是收集而已唷。才沒考慮要去使用。」

 

「這樣的話,目的不是已經達成了嗎。就讓我來令那些廢鐵有效的成佛吧。」

 

「還真可疑呢。ㄈㄟㄙㄜㄐㄧㄣ不是很稀有的嗎?」

 

「也有些不便和妳說明的理由。況且如果沒有事先訂立好這種程度的條件的話,妳事後難道不會擔心嗎?」

 

「不需要對我這麼客氣也沒關係唷。」

 

「修復總共要花上四天時間。」我才這麼講,魔理沙就接著說「那在這之前我就來看這本書吧。」,然後就把一本要賣的書給帶走了。我家可不是圖書館阿。

 

 接著,這可是豁別許久的大工程阿。最近很難得地沒有工作也沒有客人的關係,才想在這樣下去自己的"能力"也要生鏽了呢。沒錯,我所持有的"了解未知道具的名稱與用途的魔力"。由於我認為普通的古道具店沒辦法活用這份能力的關係,所以就開了個專門處理珍品的店……但、珍品都只會被怪人所珍藏的樣子。而且這個能力,還稍微有點問題在……實際上,儘管能知道名稱和用途,但卻無法得知使用方法阿。算了,道具這種東西只要知道用途的話總是會有辦法的。

 

 蘑菇湯散發著十分可疑的香氣。我一邊準備餐點一邊考慮著迷你八卦爐的事情。就讓這個迷你八卦爐不單只是的八卦爐,而是進一步的改造成能發出各式各樣效果的八卦爐吧。讓爐的一角可以吹出風來,儘管是夏天也能變得涼快。再加上只要持有就能具備除魔和開運的效果(我想),不管怎樣就將外頭世界有如此"用途"的道具給融合進去吧。這可是我的Service(興趣)呢……說到這,要用完餐後就立刻開工嗎?

 

 

 從那之後經過了三天。今天是晴天呢,也就是最適合把燈關掉來看書的日子呢。

 

 喀啷喀啷。

 

「香霖,完成了嗎?」

 

「魔理沙嗎。阿阿,完成了唷。」

 

 魔理沙抱著廢鐵堆來到。而且明明就說了要花費四天卻在第三天就來。算了,這也是慣例了。所以我才會比慣例的工作日多說了一天。

 

「喔喔,抱歉呢。我把這些放在這裡唷。不過要是沒完成的話就會帶回去就是了。」

 

「都提早一天過來就別說些不講理的抱怨了。況且,也不曉得妳有什麼理由要再帶回去。

 

 唉──算了,這個就是用緋色金做成的迷你八卦爐唷。大概是這世上僅此唯一的。」

 

 魔理沙興奮的大喊「這就是ㄈㄟㄙㄜㄐㄧㄣ嗎?」。整個人興高采烈的樣子,很難得的立刻就回家去了。

 

 ──數日後。魔理沙依舊繼續著那份好心情。

 

「不知道為什麼起床的感覺真棒,空氣很新鮮呢。」十分開心的樣子。

 

 真是討厭呢,能夠這麼開心的話,使用緋色金這種貴重金屬的不就有價值了嗎。說不定不用特意訂定交換條件也沒關係呢。

 

 其實這次我瞞著魔理沙將"讓空氣變得乾淨的道具"給融合進去了。那個道具雖然寫著負離子之類的神祕咒文,但完全不知道該怎樣使用才對,最後好不容易才讓它發揮出功用的。所以說道具這種東西只要知道用途的話,接下來總是會有辦法的。

 

「香霖。這樣真的好嗎?居然還有這種效果,這個、不是很稀有的金屬嗎……」

 

「緋色金雖然很稀有,但可沒有妳說的那種效果唷。金屬要只是堆在那邊,不製作成道具的話就只是單純的廢鐵罷了。但妳好像不知道這個道理呢。」

 

「反正我的目的就只是要收集罷了。究竟能不能用則是其次唷。

 

 接著,我所帶來的這推廢鐵你要用嗎?雖然已經堆在那了。」

 

 至於我不便和魔理沙說明的理由,就只是我總是將有收集癖的魔理沙所收集的垃圾用"異常廉價的條件"據為己有這事。反正魔理沙也分不出來材質之間的隙小差異。而這堆廢鐵,本來就不是用來讓交換條件成立的替代品。

 

 只是每當魔理沙有所成長之時,都會令我擔心起這件事情會不會被她察覺……但魔理沙絲毫沒有改變,直到現在依舊只是單純的收集著。如此不會改變的人類也還真是稀奇呢。

 

「幹嘛阿,一直盯著我看。要用嗎?還是不要用呢?」

 

「說得也是呢。那我看就別使用的當成紀念品收下來好了。」

 

「這和剛剛說的可不一樣。」

 

 我從廢鐵堆中拿出一把陳舊古劍。魔理沙絕對不可能會知道緋色金的。而要說為什麼,則是因為這把劍正是用緋色金所鍛造而成。魔理沙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擁有著這把用緋色金所鍛造出來的劍。

 

 這把劍,名字叫做『草薙之劍』【註一】。恐怕是極為珍稀之物。畢竟,是把能將外頭世界徹底改變的物品呢。魔理沙還真是在不知不覺中把不得了的東西給弄到手了。由於要是被魔理沙拿著的話不知道會惹出什麼事情來,所以我才決定將這把劍放在身邊中好好保管。這可是我難得的正確判斷呢。

 

「怎麼了嗎?從剛剛就拿著那把髒兮兮的劍在傻笑,感覺很噁心耶。」

 

「阿、阿阿。我只是在想這還真是一把好劍呢。」

 

「這種爛劍根本砍不了什麼東西吧。」

 

「這把劍,沒有名字可是不行的呢。既然是妳如同寶物般的廢鐵,那就叫它『霧雨之劍』如何?」

 

「什麼嘛,是在諷刺我嗎?」

 

「就說是一把好劍了。」

 

「香霖那能知道名字的能力也差不多快生鏽了嗎?算了,這樣也不錯啦。只是,不需要對我這麼客氣也沒關係,就叫做『香霖之劍』之類的不也很好嗎?我可是再也不會回去老家的說。」

 

「我才……沒有客氣呢。」

 

 由於我老是在欺騙魔理沙,心裡頭有些不安的關係,所以這才想預先做好防備罷了。畢竟只要這麼做,就算魔理沙成長到發覺我在騙她,也沒辦法向我把東西給討回去。這樣做的話,如果不使用其他生命比較短暫的名字就沒有意義,也有這方面的意思在……

 

 只是香霖堂又多了一件非賣品了,要是店裡頭變得盡是些非賣品的話,可就沒辦法理直氣壯的指摘魔理沙的收集癖……我所擔心的就只有這點呢。

 

【註一】

草薙之劍:又名天叢雲剣(あまのむらくものつるぎ、あめのむらくものつるぎ),是象徵天皇武力的日本三神器之一。傳說中由須佐之男命擊殺八岐大蛇後,從他尾部所取出來的神劍。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