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話 夏季的梅香堂 後篇

 ──咚! 喀啷喀啷喀啷………碰!

「喂!怎麼了呀!?這陣雷雨很不尋常耶!」

 在這不尋常的狀態下衝進來的是魔理沙。而且全身也濕得超乎尋常。

「怎麼了?還說很不尋常……這不就是常有的夏日午後雷陣雨嗎?」

「少騙人了,就只有這家店頭上在下雨耶。沒有這種午後雷陣雨吧!」

 就像這樣,在稍微打過招呼後,由於就算說謊也瞞不住魔理沙,我就將整件事的經過和她說了。

「這樣阿。這種程度的太陽雨,只要讓我出馬一下子就能放晴了吧。不過、要是打擾到靈夢工作她可是會發火的,這次就交給那傢伙來辦嗎?」

「總而言之,先用這個把身體擦乾吧。要是──」

「『穿那種濕衣服坐在商品上的話我可是會很困擾的』對吧?我知道啦。不過,由於我是飛過來的,其實也沒有多濕。」

 再補充說明「而且就只有這家店附近在下雨呢。」的魔理沙,在取過毛巾後就開始擦拭身體。

 我怎麼看都覺得她濕透了。是雨勢範圍比想像中的還要廣嗎?還是她其實在來店裡之前先繞了遠路嗎?………我可不認為魔理沙在看到這異變後還能老老實實的待著呢。

 魔理沙在把身體擦得差不多之後,就立刻坐在要賣的壺上。

「但總而言之,既然只有這家店的附近有發生異變,那原因鐵定就是出在你身上。」

「不過我完全沒有頭緒呢……」

 其實頭緒是有。只是無法和魔理沙說而已。

 現在這是場只降在店周遭的雨。雨則又能讀做為天【註一】,而雨只降於店的周遭這件事也就是在述說天降下於此之意,也就是說可把這當作天下即於此處之意。不久之前從魔理沙手中走中騙……不對,藉由正常交易手段所換來的那把劍,並非只是凡鐵。那把劍真正名字叫做草薙之劍,別名──天叢雲劍。是把具有能夠奪取天下、不對,是具備著比這能力還更強大力量的劍。

 這場雨,恐怕只是神授君權於我的吉兆。畢竟不論我怎麼想,也不認為一般的妖怪會有能力操縱天氣呢。

「怎麼了嗎?突然傻笑起來。我的看法是這樣,這場雨,應該是那邊附近喜歡惡作劇的妖精搞的鬼吧。」

「阿?是、是這樣嗎?讓雨降下來會有這麼簡單嗎?」

「下雨而已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既然都有能操控季節的妖怪了,下雨範圍又這麼小心眼……或許該問你有祈過雨嗎?」

「只有這附近下雨………這樣嗎?哼哼哼……」

「阿──?別不理我啦。」

 我有種即將一統天下的感覺。但這事可不能讓魔理沙給察覺到,要是從她那所得的到那把劍的秘密被發覺可就麻煩了。

 魔理沙很在意外頭似的頻繁看向窗外。十分焦慮不安的模樣,是在在意這場豪雨嗎?。

「靈夢也是,怎麼還不快點給我失敗,然後放棄地乖乖回來呢……」

「哎呀,妳居然會祈求他人的失敗,這可還真是稀奇呢。」

「在說什麼啦。我不是因為很閒才來店裡的嗎?明明眼前就有能夠打發時間的事情,卻打算一直不讓我插手嗎?」

「那我也拜託魔理沙來調查異變好了。就算兩個人一起來,我也不會介意的唷。」

「我可不想再變成落湯雞了耶。」

「真受不了,魔理沙還真是個任性傢伙!」

 不過受異變困擾可是我這邊,只要能幫忙調查就謝天謝地了,所以也沒辦法向她指責些什麼。雖然這傢伙也只是想打發時間的樣子,這算是各取所需嗎?

 ──咚碰! 轟隆轟隆轟隆……

「嗚哇!這雷是怎麼回事!超級近的耶!」

 這個嘛,畢竟雨也只下在店的周遭,雷打得近也是理所當然的。然而,雨勢卻在這聲巨大雷響過後突然停下。

 直到方才還有如瀑布般的豪雨聲響消失無蹤,令店裡瞬間沉寂下來。最初還在想是不是耳朵被雷鳴給震聾了,然而魔理沙那頻繁地喝采聲卻取而代之的讓店裡連忙吵雜起來。

「喔!雨停了耶。靈夢那傢伙,解決掉了嗎?」

「真不虧是靈夢,雖然在變成傾盆爆雨的時候我還在想該怎麼辦呢。」

「但要是我的話,一定能更加Smart(瀟灑俐落)地解決異變吧!」

 魔理沙隨後恢復了冷靜。窗外則是重新取回那份夏日豔陽,店內也同時取回了那份夏季應有的陰暗。天是一片晴空萬里。眺望如此天際,誰也不會相信直到方才這裡還下著暴雨吧。就連我也不信。

 ──喀啷、喀啷。

「阿──解決了唷。真是的,既然讓我做這種工作,至少也該幫我準備一下茶水吧。話說回來,魔理沙什麼時候來的?」

「香霖在讓靈夢去辦事後,完全沒有替妳準備茶水,光是自己在喝唷。」

 就在我慌慌張張地想要去準備茶水時,魔理沙卻說了「都這種時候了,也該吃飯了吧。」

「什麼意思、是想說我浪費太多時間了嗎?算了,反正只要魔理沙能幫我做飯就好。」

「浪費太多時間了唷。算了,這樣也好,今天嘛──就做飯給妳吃吧!有什麼材料嗎?」

 這明明就是我家……算了,這種程度就別太在意吧。

 魔理沙接著就擅自往店內走去了。雖然我並不是魔理沙,但、說真的,現在家裡有什麼材料阿?由於前載事項的關係我也閉門不出好一段時間,大概不會有什麼新鮮食物吧。不過、魔理沙的話總是會弄出東西來的。既然她都會經常帶食材過來,想必打從一開始就沒在期待家裡頭會有豐富的食材……不管怎麼說,我先向靈夢道謝,然後遞給她新的毛巾。靈夢則就立刻擦起頭髮,並且朝我催促問道「茶呢?」

「總之先冷靜下來,現在就去幫妳泡唷。不過,這異常的狐狸出嫁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嗯?還真是討厭呢,只是梅雨妖精在店的屋頂裡頭定居而已。稍微恐嚇一下就立刻逃走了唷。但就不知道為什麼途中雨勢會突然變大,是有誰在干擾嗎?」

 梅雨妖精?

「一種喜歡把雨季延長來惡作劇的妖精唷。和霖之助先生很像呢。」

「在說什麼阿?我可沒辦法降雨唷。」

「但名字不就叫做霖(連續三天以上的雨)嗎?」

「沒理由為了這種含意取這名字的吧。然後呢?那個妖精有說什麼嗎?」

「好像因為你的店總是髒得可以長黴菌,住起來很舒服的關係就迷迷糊糊地定居下來的樣子。梅雨又被稱做黴雨,是最喜歡黴菌的唷。這是在警告你偶爾也該幫店裡進行大掃除,要不然就會像這次一樣,就算有什麼東西會定居下來也不知道。阿,謝謝幫我倒茶。嗯~~是新茶呢。」

 店外洋溢著過於鮮明的綠彩和欠缺纖細感的豔陽,儘管直到方才雨勢還大的像是有人不斷地在豪邁潑水似的,但現在卻十分清爽,陰暗的店內還吹起了令人十分舒服地微風。

 從店內傳來了魔理沙的叫聲。看來餐點已經做好的樣子。

「香霖你這樣不行啦。食材全都長黴了耶。都下了這麼久的雨卻完全沒在整理可是不行的唷。沒辦法啦,今天的就只好用味增和醬菜來當Main(主要)料理了。可不准說覺得很淒涼唷。」

 儘管是這樣,黴嗎?………我的天下看來還很遙遠阿──我注視著那把裝飾於店內的劍如此深思。



【註一】
雨則又能讀做為天:日文的雨(あめ)和天(あめ)同音。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