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話 無緣塚的彼岸花


 含毒的豔紅彼岸花【註一】阻擋著去路,這塊由異形彼岸花所守護的土地,美得不似人間處所、如此夢幻,簡直就像是將結界的內與外以及另一個異界相互交雜而成的『荒誕無稽結界的交接點』。也由於這裡是如此不可思議的場所,故也掉落了一些從未看過的道具。

「這裡可還真是座寶山呀。」

 每到秋季的彼岸【註二】時期,我都會慣例地出門掃墓。雖說是掃墓,但我所前往的並非是一般墓地,而是幻想鄉之中毫無親友、身分不明的佛【註三】所長眠處所。沒錯,我所前往的正是無緣塚【註四】。

 至於要說到為什麼在人口稀少的幻想鄉中會有如此規模地無緣塚的話,則是受到現在妖怪和人類之間的平衡所影響。由於並不存在能將妖怪全部消滅的人類,妖怪也大多不再襲擊幻想鄉之中的人類,所以演變成不論是人類還是妖怪,要是再增加地話就會很困擾、減少……也會很困擾的局面。

 如將屍體隨意丟棄,大都會成為妖怪的飼料,而讓吃屍體的妖怪四處遊蕩將會對衛生造成影響,導致疾病肆虐,對人類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再加上人死後有時也會變成妖怪……人類數量減少、妖怪數量卻增加,這也會令現在兩者之間穩定地均衡關係崩潰掉。

 因此,最近在幻想鄉裡,儘管是身分不明的遺體也都不會放置不理,並將那些遺體集中於此進行火葬。也由於如此,在幻想鄉中,據說往生者們會失去肉體、化作亡靈。

 而無緣佛【註五】也都會集中進行火葬,其遺骨也就同樣埋葬於無緣塚之中。而說到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呢?無須多言,當然是前來弔祭這些無緣佛的。絕對不是來撿拾那些和外頭世界的無緣佛一起流入幻想鄉的「稀世珍寶」,絕對不是。

 沒錯,幻想鄉之中,那些毫無親友的無緣佛大都是外頭世界的人類。這裡和冥界的間隔十分薄弱,也或許是受到這點影響,這裡和外頭世界也十分接近。人也好、靈也好,就連奇妙地道具也都常掉落在此。

「也多虧了彼岸花的赤紅毒素,讓這裡能不受外人騷擾──這裡可還真是座寶山呀!」

 打從開始就撿到些像是沒有底的舀子、用人魂來點亮的人魂燈等等有趣地東西。這些究竟是外界之物、或是冥界之物呢?──雖然說了很多次,但我真的不是來撿拾這些稀有物品的,而是為了弔祭無緣佛才來到這裡。至於我現在所拼命撿拾的外界物品則是弔祭無緣佛的報酬,我只是理所當然地撿起來罷了。

 但是,這輕快地心情卻被難以理解的異變給打碎了。

 這是我在計算火葬後的遺骨數量時所發生的事情。怎麼會這樣!遺骨數量居然和火葬前佛的數量不合!而且並非是說多了一具佛,而是不知道為什麼只有身體的一部分多了出來。雖說這些都是打從開始就不會有親友來撿骨的佛,就算遺骨有多也不會沒人會感到困擾,但……

「──霖之助先生,有這麼多無緣佛嗎?」

 我懷抱著那難以理解的謎回到了自己的店『香霖堂』之中。然而,在身為主人的我離家期間,總是很隨便的巫女和大部分時間都很隨便的魔法使,卻很隨便地擅闖到店裡頭悠閒度日──就和往常一樣。

「阿,無緣佛幾乎都是外頭世界的人類唷。就如同靈夢所知,幻想鄉中毫無親友的人類幾乎沒有。但是,由於會有人成為逃亡妖怪的食物和迷路地外頭世界人類存在的關係,無緣塚總是不缺佛的唷。」

「說到這,你手上那堆破爛是什麼?還真是一點也沒變,老帶一堆莫名其妙的東西回來。」

 魔理沙如此發言。該怎麼說呢,好像是對我撿回來的東西感興趣似的。

「魔理沙在說這個嗎?這是掉在無緣塚的東西唷。」

「這是盜墓賊吧。」

「這是盜墓賊呢。真是討厭呢。」

「盜墓賊?這可不是供品唷。而且大致上,在幻想鄉裡有誰會去無緣塚祭拜阿?還不如說這些是隨便流入幻想鄉後、被人當成缺陷品給丟掉的道具。」

「什麼,原來是垃圾阿。那種東西誰也不會買啦。」

「不會賣的唷。至少現在不會。」

 要將垃圾變成道具必須給花上一段時間,就如同生命的輪迴。

 等對話到一段落後,為了提到那令我困擾到現在、難以理解為什麼會多出來的遺骨,而將話題改變了。

「說到這,靈夢,幻想鄉最近有發生過什麼重大異變嗎?」

「這個嘛──重大異變有是有啦,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還是一樣讓人搞不懂究竟嚴不嚴重呢。那就算了,這邊正好發生了件難以理解的事情……」

 我接著就將所在意的遺骨問題,試著婉轉地向兩人詢問。

「阿──什麼呀?是要吃壽司嗎?」

 魔理沙說了些意義不明的話,就當作沒聽到吧。

「這是真的嗎?遺骨居然會多出來……」

「阿,看,這裡就有其中一根。」

「呸呸、別把那種東西帶回來啦!」

「這是右手骨……對吧?春季的彼岸【註二】時候也多了右腳出來……」

「難不成你打算一塊塊的把右半身收集起來嗎?」
 靈夢如此說到。

「說不定呢。只是既然要這麼做,也是要收集全身吧?沒必要只限定右半身吧?」

「不論怎樣都好,我可是一點頭緒也沒有呢。況且,這尊佛應該是外頭世界的人吧?就算真發生什麼怪事那也是外頭世界的事對吧?」

「巫女把屍體稱作佛,聽起來還真有趣耶。」
 魔理沙打趣說到。

「我在想,說不定這佛是在變得四分五裂之後,才一塊塊的進入幻想鄉……要是外頭世界沒有人在打壞主義就好了。」

「這個骨頭,絕對不是人類的唷。」
 靈夢又開始說些不可思議的事了。

「這不論怎麼看都是人類的遺骨吧?要不然,靈夢認為這是什麼的遺骨呢?」

「可是……我從這塊骨頭上,完全看不到生前的靈魂。」

「嘿──我還不知道靈夢看得見哪種東西耶。」
 魔理沙十分驚訝的樣子。

「哎呀,我不是巫女嗎?」

 ──隔天,我再一次來到無緣塚。無須多言,當然是前來弔祭這些無緣佛的。

 結果,昨天不只沒解開遺骨增加之謎,反倒是在難以理解的事增加地情況下結束了話題。而我就決定充分活用我那『無法理解的事情就別去在意』的重要特技來將這件事給忘掉……儘管很想這麼做,但……

「呼──大致上都和預期的一樣,但還真是被攻其不備了呢。」

 哎呀,看來我好像也染上靈夢的口頭禪了。

 至於要說什麼和預期的一樣……那就是今天也有多餘地遺骨掉落此處。而所謂的被攻其不備則是,這遺骨和昨天一樣是『右手骨』。而且不只如此,只要仔細搜索一下周遭,就還可以在地上找到其他『右手骨』。

「今天是右手骨的彼岸嗎?」

 還真可疑。要是這些遺骨是外頭世界的人類,那外頭世界不就有很多只有右手和外頭世界絕緣的人嗎?不對,人類是絕不可能辦到這種事的。儘管因故失去了手臂,但身體和手臂之間的連繫卻也不會因此而斷絕,手臂就算和身體分離,也會呼喚著原本的軀體、而失去手臂的身體,也會當作自己還擁有手臂。所謂地人類,不論肉體狀態如何,身軀全體都一樣會有靈魂寄宿。

 在此,必須重新思考包圍著幻想鄉的結界所影響的究竟是什麼。受到這結界所影響地正是人們的「意識」。要是物質牆壁是『肉體所無法穿越的障壁』的話,那結界就是『人們的意識所無法穿越的障壁』。而穿越結界、也就是所謂地神隱【註六】呢──則是在特殊地精神狀態下或是在意識模糊之時才會發生,而且必定是全身一起穿越。只有手臂穿越結界這件事,代表這手臂和身體分別具有各自的意識。手臂和身體能夠分別行動的人類?我可不認為會有這種人類存在,更別說會有這麼多人了。果然,就如同靈夢所言,這並非是人類的手臂嗎?

 ……不過就算是如此,這遺骨可還真是漂亮,完全看不到有受過生活之苦,雖然大小看起來像是大人,但卻如同小孩子般漂亮。人類可以維持如此漂亮地骨頭長大成人嗎?要是成長於生活富裕的家庭之中,其遺骨就會變成這樣嗎?

 就在我思考此事之時,雙眼不經意地停在腳邊盛開的彼岸花上。根莖上並無葉片,那從地面筆直生長出地異形彼岸花,頂端綻放著大大的鮮紅花朵,和這無緣佛所長眠之地十分相襯,不具備枝葉且還孕育劇毒的花朵,散發著不與任何事物聯繫、孤立於世的美感--這給了我如此印象……那僅將如此漂亮地右手臂的聯繫所切斷的佛。我由於想像了右手臂宛如彼岸花般排列生長的景像,心情稍微有些惡劣。

「──然後,那個量產型的右手臂怎麼了嗎?」

 和往常一樣隨便地靈夢和如往常一樣隨便地魔理沙正於店裡等著我回來。

「阿,這裡有一根。」

「就算有多,也不要帶回來呀~~」
 靈夢單手持著茶杯,邊咬著煎餅邊說發出話語。

「嗯──因為稍微有點在意……」

 我走進店內,將昨天檢到的遺骨和方才檢到的遺骨相互比較。

「稍微有點在意……什麼事?──阿阿阿!是在說這個煎餅不是那邊櫃子裡的,而是放在這邊櫃子裡的……是嗎?」

 才沒在意那種事。放在靠近靈夢櫃子裡頭的煎餅是特別昂貴的煎餅,由於她總是能不經挑選就將店裡頭最好的東西給拿走,這樣的話,靈夢所正在吃的煎餅就是……

「不對!我在意這種事情幹嘛!是遺骨的事,遺骨的事!」

 就在我如此說到後,魔理沙稍微有點不高興似的將書給丟在一旁:
「阿──真是夠了!既然這麼想吃的話,我今天就弄給你吃吧!」
 錯愕地丟下此話後,就隨便地走進廚房了。

 嗯──雖然不知道魔理沙在氣什麼,但既然是她──原因一定很單純吧。既然還肯替我準備餐點,看來也沒有真的很不高興的樣子……比起這個,現在還是遺骨的事情重要。

「霖之助先生然後呢?稍微有點在意遺骨的什麼阿?」

「阿阿,昨天檢到的右手臂和今天的右手臂,仔細觀看後……不論哪邊都幾乎是一模一樣,就算是雙胞胎也不可能會如此,簡直就像是被複製出來的呢!」

「所以呢,有什麼好在意的嗎?」

「還不能理解嗎?簡單來說,這兩個右手臂可是同一個人的東西阿……我想。」

「嘿──還真不可思議呢。說不定很普通就是了。」

「想用這種完全搞不懂狀況的回答來解決這件事嗎?」

 靈夢像是有點受不了地將茶給放下。

「畢竟,這是外頭世界的事吧?外頭世界不論想做些甚麼都不是我的管轄範圍唷,況且現在也已經無法知道外頭世界究竟有發生什麼。至於這個手臂,大概只是有六隻手臂這種優點人類的遺骨對吧?」

「就算是有六隻手臂的人類,只有右手穿越結界也太不自然了。有關於結界可是妳的專門吧?既然如此我想妳也應該知道,只將身體的一部分穿越結界,可是妖怪的証明。畢竟結界可不是牆壁阿!」

「是這樣嗎?還真是聽到有趣的事了。」

「是這樣……嗎?──哎,妳真的有當巫女的自覺嗎?」

「我認識的人裡頭,就有個能夠若無其事地讓部分身體穿越結界的傢伙在……嗯,原來如此,那傢伙並不是人類呢。」

「所以啦,這人類的手臂根本不可能存在吧!這種東西被稱做什麼呢?是OOPARTS【註七】嗎?」

 這你搞錯了吧,耳邊似乎聽到魔理沙在如此吐槽。不對,那傢伙應該在擅自準備餐點才對,大概只是幻聽。

「簡直就像是被製作出來的手臂呢,不僅沒有靈魂寄宿的痕跡……我也完全不認為這手臂有活過呢。」

 靈夢將煎餅放下,首度地將遺骨拿到手中。由於她另一隻手依舊拿著茶杯,所以也只是將煎餅換成遺骨,一不小心就會拿來啃的樣子。

「這個手臂沒有人類的意識對吧?能穿越結界也是因為如此、那就把它當成偶爾流進來的道具吧。要是這真是生物遺骨,硬要我說的話,也只能想到沒有身體而只有右手臂的人類。只是就連用『我的雙眼』【註八】來看,這也確實像是人類的骨頭。要是從這點來推論的話……」

 說到這,我腦海中浮現了在像是工廠的實驗室的地方,生產著宛如道具般相同形狀地人類手腕的畫面……這讓我停下話語。我對這侮辱生命、理當遭受天罰的想像深刻反省。真不想去思考,人類會不會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要是外頭世界的人類沒做出什麼愚蠢行為就好了……」
 我也只能這麼說了。

「哎呀,霖之助先生不是靠著偶爾流入幻想鄉的外頭世界道具維生的嗎?而且,還總是在感慨外頭世界的進步。」

「生物的軀體……並不是道具。本店不經手這種東西。」

 短時間內,我無言地沉靜下來,而靈夢卻發出「喀啦喀啦」像是在咬些什麼的聲音。記得她確實是拿著遺骨呢……想到這我當下驚慌地看向靈夢,不過她所吃的卻是煎餅,這也是當然的啦。只是,明明就快要到用餐時間了,還吃這麼多好嗎?………

「完成了!就依照你的希望,今天吃散壽司【註九】。」

 魔理沙充滿氣魄地擅自歸來。

「散壽司?還真是豪華呢。原來如此,所以才花這麼久時間嗎?不過,依照希望是指?」

 魔理沙露出把人當笨蛋表情道:
「不是從昨天就一直在講嗎?想吃壽司什麼的。」
 然後這麼說。

「確實說了呢。」
 咬著煎餅的靈夢也如此附和。

「連靈夢也……我真的有說過這種話嗎?」

「之所以花這麼久時間是因為找不到團扇來把舍利【註十】扇涼。這頂帽子就算揮下來也只是會累而已,完全起不了風。」

 阿,原來如此。所以魔理沙才會從剛才就一直「壽司、壽司」的說嗎?……還真有魔理沙的風格。

「怎麼?要是不趕快吃,我辛苦準備的散壽司可是要涼掉了。」

「不是努力把它弄涼的嗎?」

 靈夢邊偷偷地將吃到一半的煎餅放回原來的櫃子一邊說到。

「壽司嗎?還真是惡劣的玩笑呢,魔理沙。」

「呼,還真不想被若無其事把舍利拿到別人眼前的傢伙這麼說。知道嗎?人類在死後會變成亡靈,舍利也不過只是空殼罷了,要是對這空殼有什麼疑問的話,去問亡靈不就好了,一口氣就能解決耶!舍利只要有壽司飯就夠了。」

「這樣阿。只是,將那個舍利給帶回來後,今天就出乎意料的有大餐可以吃。這也是多虧了我去弔祭無緣佛所累積的善行對吧!」

「這盜墓賊說得還真好聽耶。」

「哎呀,很好吃呢。不過霖之助先生還是先去洗個手比較好唷。說不定有沾上彼岸花的毒呢。」

「這樣阿。不過,靈夢也有摸遺骨不是嗎?已經洗過手了嗎?」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可是,妳不是一直都待在這裡?」

「魔理沙,麻煩再幫我倒杯茶好嗎?」

「什麼,還要嗎?妳這傢伙根本沒有喝吧?」

 多虧了魔理沙所做的壽司,店內再度取回以往那熱鬧氣氛,甚至可說是喧鬧了呢。而我呢,則是和平時一樣使用了那特技,將有關於遺骨的思考給『完全地』放棄。說不定從明天起,彼岸花對我而言將不再是異形之花,而是美麗之花呢。我一邊將擅自沾在手上的毒洗去,一邊如此想著。






【註一】彼岸花:
石蒜(學名:Lycoris radiata),又名紅花石蒜、龍爪花、山烏毒,俗稱蟑螂花、老鴉蒜,雅名曼珠沙華(源於梵語Mañjusaka)、彼岸花、莉可莉絲等,多年生草本植物,原產中國長江流域。目前廣泛分佈于東亞各地。

植物全體皆含有神經毒性,而之所以被稱為彼岸花,則是有「在秋季地彼岸時期所開的花」以及「吃了這話就會到彼岸(冥界)」兩種含意。儘管於中國是屬於喜慶之花,但在日本卻是種代表不詳的遭受忌諱的花種。

【註二】秋季的彼岸、春季的彼岸:
日本的節氣之一,主是以秋分和春分時節的最中間的日子加上該日子前後三天合計共七天。日本通常於這七天之中舉行祭拜,並將首日稱為「進入彼岸」將終日稱為「彼岸過去」。

於習俗中,彼岸期間的最中間的日子是為了感謝先祖,而其餘的六日則表示為了達到頓悟所需要的六項德行、為了將六波羅蜜一天天的修行而準備的。

【註三】佛:
這是於日本特有的婉轉表達死者的方法。是考慮到淨土宗佛教所述,人死後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往生成佛之意。

【註四】無緣塚:
替那些無人祭拜的往生者們所建造的墳墓,又稱萬人塚、無緣塔,與中國的亂葬崗一詞類似。

【註五】無緣佛:
無人祭拜的往生者們。

【註六】神隱:
又被稱做天狗隱,自古用來形容人消失於屬於神之領域的深山、森林,或是從街道、村莊之中毫無原故的失蹤,現在也常用來形容人突然消失無蹤。

【註七】OOPARTS(オーパーツ):
也就是「場所錯誤的工藝品」,通常只發現的場所或時代不相符合現況的物品,取英文的Out Of Place Artifacts首字母拼成。於日本也有「時代錯誤遺物」的含意。

【註八】『我的雙眼』:
這裡用來暗喻香霖的能力──『了解未知道具的名稱與用途的魔力』

【註九】散壽司:
壽司的一種,主要發源於東日本的江戶,一種將握壽司用的生魚片等材料鋪在壽司飯上的料理。


【註十】舍利:
在日本,舍利除了指聖人的遺骸外,還能用來譬喻火葬後的遺骨以及白米飯(由於外觀很像的關係)。而在這段,魔理沙就是把香霖一直在喊的遺骨當做是在說白米飯,因此說他是不是想吃壽司(以白米為主的食物),並且在最後做了散壽司。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