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話 幽微之光、窗邊之雪

 ……好冷。店裡頭冷得不似人間。

 店的中央放著一台暖爐,這是為了度過幻想鄉嚴寒冬季的貴重道具。在今年,這個暖爐雖然差一點就變成不具備任何效果的裝飾品,但如今總算是還在運作。

 ……儘管如此依舊是好冷。與其說是感覺到冷,倒不如說是整家店原因不明地冰冷起來。

 這個暖爐是外頭世界之物,要是平常,總是會散發著難以置信的熱度,就連現在也一樣,外頭世界的火焰就如同往常般照映四周。如此一來就應該不會冷了。本來的話……

 然而……好冷呀。會變得如此,全因為從早晨開始店裡頭就擠滿了幽靈,所以冷也是沒有辦法,畢竟幽靈的溫度非常的低。非屬於現界的幽微之光給包覆店內,並且被窗外的雪景所反射,於店裡頭上演著幻想景致,正好與暖爐那現實的光芒形成對比。

 十分不巧,我並沒有聆聽這些幽靈話語的能力,就算想知道在這裡的這些無數幽靈的目的,卻也沒有辦法得知。這種事可不是我的專門呀。

 ……要是一直都這麼冷的話,可沒辦法度過今年的冬季了。儘管手段稍嫌粗暴了點,還是請專家來除靈吧!而之所以會覺得這手段粗暴,則是由於我從這些幽靈身上感覺不到惡意的緣故。

 因為我懶得跑去神社,所以就試著向店裡頭看起來很無聊的幽靈傳達「希望你能到神社那邊把巫女給叫過來。」的想法。阿阿、還真是滑稽的念頭呢,我明明就是為了除靈才要把靈夢叫來的。

 然而感覺很無聊的幽靈卻是接連答應(雖說是答應,也只是人魂【註一】的頭部部份上下移動而已)隨後就飛奔而去了。看來似乎是能聽見這邊的話語。不過話說回來,待在這裡的幽靈都十分活潑、開朗的樣子還真是太好了。要是沒這麼冷的話就更好了。

 幽靈的冰冷能夠派上用途的,主要是在夏季。人類於夏日酷暑的夜晚中,心甘情願地去尋找幽靈並藉此來取涼。這就是在說試膽【註二】活動,也是夏天經常舉辦試膽活動的主要原因。

 只要是生物全都具備著生物該有的溫度,不論是人類還是妖怪皆相同。相反地,道具的溫度則是會變得和周遭相同。而幽靈之所以會如此冰冷,說不定是在述說自己和生物以及道具不一樣,屬於幽靈的自我主張吧。

 ──喀啷喀啷。

「霖之助先生,究竟有什麼事呢?居然要把我給叫來。」

 靈夢來了。那個幽靈似乎有好好達成任務的樣子。

「說什麼呀,這種情況,我還以為妳一看就知道了。我是想要妳把這些幽靈給消滅、不對,是趕走呀。」

「幽靈?不過、最近還真多呢。神社那邊也來了一堆幽靈唷,真是傷腦筋呢。」

 這是在暗示她「沒有辦法除靈」嗎?

「很冷呢,要是這些傢伙在的話。」

「畢竟是幽靈呢。只是在趕走之前,不是該先調查是什麼原因讓它們聚集在這裡的嗎?」

「……因為很冷呢。這種事等房間暖活之後再調查就好。」

「說不定是如此,雖然我想這樣做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呢。」

 靈夢邊這麼說邊準備起符紙,是除靈用的護符吧?

「我先貼了幾張符紙了唷,雖然只是緊急處理而已。」

「真是感謝。只是居然沒有直接動手,還真不像是靈夢。不擅長應付幽靈嗎?」

「我呢,可是除妖的人類唷。幽靈可不是妖怪呀。」


 靈夢只是在店裡頭到處貼上符紙之後就回去了。原來如此,幽靈確實是變得無法靠近,但、就只是稍微避開符紙一點距離而已,店裡頭依舊維持著滿是幽靈的狀態。由於這樣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我就把符紙改貼在自己身旁、床鋪和重要的商品附近了。

 仔細觀察後,一部份的幽靈就像是很冷似的聚集在暖爐附近。「這麼冷究竟是誰的錯阿!」雖然也想這麼說,但冰冷的幽靈也未必就一定會喜歡寒冷。

 這個是因為呢,幽靈絕大部分都曾經是人類的關係,所以幽靈的喜好、性格也不會和生前有太大的差異吧?只要試著觀察幽靈們就會發現,其中有充滿好奇、活力十足地到處移動的;圍繞在暖爐旁一動也不動的;正在和幽靈夥伴談話(的樣子)的等等……各式各樣不同的幽靈。

 想必它們的想法也是各式各樣的吧。然而,這些各式各樣的幽靈們,為什麼會突然聚集到我家來呢?就只有這邊意見統一嗎?如果,我能夠聆聽幽靈們的話語的話,想必會輕鬆很多吧。

 說到聆聽死者話語,就會想到靈媒師【註三】這種職業。但是,大部分的人類都誤解了靈媒師的能力,靈媒師並非是聆聽死者的話語,而是將委託招魂的人類所散發出來的無意識念頭化作語言傳達出來。也因此,她們沒有辦法聆聽和委託人關係薄弱地死者的話語,也沒辦法在委託人不在眼前的狀態下進行招魂。

 如果對像是委託人的父母、兒女、妻子、丈夫甚至於戀人的話,就算尚未往生也能夠進行招魂。

 巫女雖然被人認為具有和靈媒師相同的能力,但卻有些許不同。巫女呢,是負責傳達神的語言的人。由於世間萬物皆有神所寄宿,所以就算是對像是道具也能夠聆聽它們的話語吧?只不過,那話語卻只能是單向通道。要說的話,就像是將神的自言自語直接轉述的感覺。


 外頭一片寧靜,因為是在下雪吧。幽靈們說不定只是在漫長的旅途之中,由於外頭飄起了雪,所以就在這裡稍微歇息一下呢。

 而既然靈夢說她就只有貼上符紙,並沒有積極地去除靈的話,果然、幽靈和妖怪是不同的吧。單單只是幽靈並沒有去消滅理由,這和妖怪並不一樣。

 我決定開著暖爐睡覺。畢竟幽靈也是會冷的……不,我是因為我會冷才這麼做的。

 ──咚!咚!咚!

 清晨時分,明明天才剛亮而已,就有人在敲門了。

 雪已經完全停止。而雪光和冰寒的空氣,讓幻想鄉包覆於潔白之中。

 咚!咚!咚!

「抱歉打擾了!──稍微有點事情想要調查一下您的店裡!──」

 咚咚咚咚!……咚唦!

 阿、阿--由於敲門讓店晃動地太厲害了……昨晚下了那麼大的雪,店裡頭又開了一整晚的暖爐,把屋頂的雪鬆動了吧?

「現在離開店時間還很早呢……究竟有什麼事呀?」

 然而,打開門一看,卻是誰也沒看見?

 不對,門前有一座雪堆,雪堆之中突出了兩把劍和一隻腳。

 這樣子客人沒辦法進來吧,等下不剷雪不行了……等等,才不是這樣,看來眼前的雪堆就是『來客』的樣子。

 剷雪用的鏟子我是放到哪裡去了?不過,由於有軟綿綿的東西在裡頭,要是太粗暴地去挖的話說不定會有危險呢。

「嗚──……」

 眼前的雪堆傳來呻吟聲。

「看來似乎可以自己出來呢。究竟有什麼事呀?由於時間還早,所以本店還尚未開張。」

「嗚、沒辦法動……可以幫我稍微把雪給移開一點嗎?」

「既然聽得見聲音,總而言之先聽聽看妳有什麼事吧。等到這之後再幫忙不也很好嗎?」

「嗚──、嗚──」

 在試著只將發出聲音附近的雪給剷除後,我接著就看見那首位到店卻遭受屋頂雪堆反擊,那名笨拙少女的頭了。

「噗、好冷──等等,手腳沒辦法動啦!請您把雪給全部移開啦──」

「雪呢,只要身體一動就會被壓縮變得很堅固。因此……」

「才不沒有什麼因此啦……」

「所以,妳究竟有什麼事?」

「嗚咽嗚咽……有點事情想要調查一下您的店裡,而且十分緊急。就只是如此才來拜訪的……」

「有點事情想要調查?該不會是幽靈的事情吧?」

「沒錯。」

「這樣的話我了解了,就幫妳把雪給鏟掉吧。」

「等等!要是不是這件事情的話,就打算一直讓我埋在這嗎?阿──真是的……」

「希望從下次開始,妳能謹慎的來訪。」


 於短暫鏟雪之後,少女就重獲自由、自己從雪堆中出來了。於店門開啟後,像是很難為情似的羞愧地跟在我身後。

 報出魂魄妖夢這種怪名字的少女,才一進到店裡頭就冷得發顫。穿著上下一套的綠衣,寬大地裙子短得讓人覺得冷,妹妹頭髮形讓她看起來更為稚嫩,不過從她的登場方式來看,果然還很年幼吧?而她的最大特徵則是繫在背上的那把與身高幾乎等長的長刀和腰邊的短刀。居然帶這種危險東西來到店裡,該怎麼說……就算被當成是強盜也不奇怪。對了,她是被店給拒絕了對吧,所以雪才會落下來。

「會冷的話,只要靠近那個暖爐就好。從昨天就一直開到現在的關係,現在已經非常暖活了。」

「真、真是感激不盡。那我就立刻……」

 一進到店裡,態度就好像慎重起來了……她應該本來就是『這種』女孩吧?

「阿,說不定會太燙,請小心別被燙傷……」

 往暖爐的方向看去,就見少女露出鬆懈的表情。還真是意外地沒出息呢,果然和靈夢她們是同類嗎?

 由於暖爐上水壺裡的熱水就快要蒸發殆盡的關係,我就從外頭帶了點冰柱和雪進來。

「差不多可以了吧?首先、有什麼事嗎?雖然妳說是要來調查這些幽靈的。」

「就是這樣呢。您知道這些幽靈,究竟為什麼會聚集於此嗎?」

「要是知道的話,我就會做出更有趣的事情了唷。」

「也就是說,並非是您有意圖地將它們給聚集起來的呢。」

 是想說我想做些什麼才聚集這些幽靈的吧?先不提這個,從剛剛就很在意,不知何時闖進一個比其他幽靈大一圈的幽靈,就像是要獨占暖爐似地坐鎮於暖爐旁邊。

「於幽靈聚集之前,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呢?」

「在這之前,妳究竟是誰?是用那把刀除靈的人嗎?或著,只是單純地好奇心呢?……」

「阿阿、抱歉我忘了先行說明,是由於我大概知道這些幽靈為何會聚集於此的原因。雖看起來如此,但我實際上也是個幽靈。雖說只有一半是……」

 什麼嘛,原來不是人類呀。那麼、看來是沒辦法委託她去除妖或是除靈了──等等、幽靈?

「說妳是幽靈?什麼時候幽靈變得像妳一樣具有實體了,又不是亡靈。」

「阿阿、當然,『這一邊』的我是人類的部分唷,我幽靈的部分在那邊『那一邊』。」

 少女指著獨占暖爐的巨大幽靈。

 是像幽靈使一樣的人嗎?這樣的話應該很習慣處理幽靈了吧。幻想鄉也有奇怪的職業呢。

「因此,想再一次地向您確認……最近有發生什麼其奇怪的事情嗎?像是有沒有撿到什麼東西之類的……」

「這些幽靈,是在某一天突然聚集過來唷。」

 我從少女的詢問方式中,察覺了她的意圖。

「不對,那個我已經知道了。」

「妳──好像說妳大概知道原因是什麼呢。然而,卻想從我這邊問出原因來。也就是說,這對妳而言並非是可以公然說出來的事情對吧?」

「嗚。才、才沒有這回事呢。」

「那麼,妳就將妳所知道的說出來聽聽吧。」

「確、確實是如此呢……那麼我就老實問了,您有沒有撿到『人魂燈』呢?」

 人魂燈?有撿過那種東西嗎?撿到的東西太多了,所以無聊的東西很快就會被忘記。

「要是那個人魂燈在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嗎?」

「人魂燈是用來誘導無數幽靈、原本只存在於冥界的道具,這個道具所發出的光芒,不論聚集多遠、有沒有障礙物,都能夠被幽靈所看見,所以可以用這個光來將它們聚集起來。」

「阿──這樣呀。人魂燈……」

 這麼說來,在入冬之前,好像有在無緣塚撿過這種東西呢。我把那個放到哪裡去了呢?

「是在這裡對吧!?」

 少女不知為何一臉欣喜的模樣。

「阿阿、確實有撿到的印象唷,雖然是在很久以前……只是我不記得我有點燈呢。稍微等我一下。」

「真是太好了──」

 我從去年秋天所撿到的商品堆中,發現了一個類似地東西。那是個約為手掌大小、類似行燈【註四】的物品,也確實不知為何地被點亮了。

「就是這個吧?妳說的人魂燈。」

 因為我具有能夠知道道具的名稱和用途的能力呢。

「就是這個、就是這個,真是太好了──」

「雖然看起來像是自己擅自亮起來的……這個冰冷的光就是人魂之光嗎?」

「嗚嗚,這邊就請不要太過在意了。接著,這個人魂燈呢,只要把這個丟掉的話,幽靈就不會聚集起來了唷。」

 原來如此,是在打這個主意呀。

「我總算是理解妳為什麼會來到店裡了。我呀,雖然和妳說這裡幽靈很多,但可沒說我對此感到困擾。這個人魂燈是妳不小心遺失的東西對吧?既然妳是幽靈使的話,要是沒有這個想必會很困擾吧?」

「嗚,我並不是幽靈使──」

「其實,妳是想要這個人魂燈對吧。要是不把真正的理由說出來,我可是不會交給妳的唷。」

「嗚──嗚咽嗚咽。」

 少女總算是開始敘述自己來此的理由。

 看來少女是在某間位於冥界的豪邸裡頭寄宿工作的樣子。而人魂燈,則是那棟豪邸的大小姐所寄放在她身上的重要道具。然而,她卻好像在外出的時候不小心把它弄丟了。很像是這少女會做的事。

 儘管後來有察覺到人魂燈不見了,但也已經想不起來究竟是在什麼時候、給掉在哪裡,加上又沒辦法和大小姐商量,而陷入兩難局面的樣子。雖然暫時有趁工作的空檔去尋找,卻也都沒什麼進展,並且也逐漸地把這件事給忘了。很像是這少女會做的事……吧?

「結果、還是讓幽幽子大小姐給知道了……給狠狠地斥責了一頓。」

「這也是當然的呢。」

 會生氣的理由,究竟是她把東西弄丟,亦或者是她沒有報告把東西弄丟的這件事呢,她現在應該明白了吧?

「幽幽子大小姐說,由於不論人魂燈位在何處她都可以將它點亮,所以要我去尋找幽靈所聚集的地方。」

 既然不論位在何處都可以點亮的話,一定早就知道人魂燈位於哪裡了吧?不可能正好這麼湊巧,只辦得到「把燈點亮」這件事。看來是打算要讓眼前的少女去尋找吧。果然是在氣她沒有報告把東西給弄丟了這件事。

 也就是說,我由於撿到這個道具的關係,不只讓我有了被幽靈包圍的寒冷回憶,同時也被利用來讓她好好上了一課呀。

「雖然妳好像因為發現失物而一臉安心的樣子……但這個人魂燈,可已經是店裡頭的『商品』唷。想當然,是不可能免費交給妳的。雖然還沒有開店,但要特別地賣給妳嗎?……」

「耶?怎麼可以!請還給我啦……」

「哎呀、這個人魂燈真是越看越有價值,而且還居然是冥界的道具,這豈不是非常難以入手的嗎?價錢當然也給要合乎價值才行……」

「嗚咽嗚咽……」


 ──喀啷喀啷。

「早呀!昨天的雪還真厲害呢。」

 才一開店,畏寒的魔理沙就闖了進來。

「魔理沙呀,要是不輕點開門的話會有危險唷。雪可是會從屋頂上落下來呢。」

「阿勒?可是屋頂上沒有雪耶,這麼說來還真是稀奇呢。」

「什麼意思?」

「因為香霖居然會去清屋頂上的積雪呢。要是平常的話,才不會去做這種體力活不是嗎?」

 距離今早,少女來訪店裡的時候已經過了好一陣子了,要是有降雪的話,就算會積雪也不奇怪的長時間。反過來說,要是鏟雪的話,也可以剷除相當大的範圍吧。

「阿阿、有個親切的人呢。不只屋頂的雪,連店四周的雪也全部幫我鏟除了唷。」

「哼──阿勒?這不是妖夢嗎?會來到這裡還真是稀奇呢。不用那麼靠近暖爐,店裡頭也很暖活吧?」

 由於我讓她從早上到開店為止,都一直在屋頂上清除積雪,就算凍著了也是沒有辦法的呢。

「不行了、全身都凍僵了……魔裡沙一直都和這種過份的店長在一起嗎?」

「阿阿,一直都在一起唷!很過份的傢伙對吧?」

「這我可不能聽過就算了呀。過份是指什麼?妳到店裡來買東西,結果卻說自己沒帶錢的不是嗎?這樣可是沒有辦法在幻想鄉生存的唷。」

「和冥界相比,幻想鄉還真是嚴峻的地方……」

「阿哈哈──才沒有這回事呢!再也沒有比這還要輕鬆的地方了。妳呀,完全被香霖給騙了,被他派去鏟雪了呢。」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這名少女,感覺一直都在被靈夢或魔裡沙給戲弄似的,但這也是由於這名少女的不成熟和認真性格的緣故吧。不過就是鏟雪,做為人生的學費來說實在是太便宜了。




【註一】
人魂:於夜晚飛舞於空中的青白火光,自古以來皆被當成是往生者的靈魂。

【註二】
試膽:讓人們去到恐怖的地方,試試看有沒有膽量的行為

【註三】
靈媒師:原文為イタコ,一種位於日本東北地區(特別為恐山、津輕等地)專門替人招魂的一種巫女,大多是由全盲或是半盲的女性擔任。

【註四】
行燈:一種小型的照明器具,用木頭之類的物品製作框架、貼上紙張,並於其中放入置油盤點火照明的一種油燈。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