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話 無色之櫻


 白雪所覆蓋的幻想鄉伴隨著春天腳步靠近,悄悄地取回應有色彩。冬季的白從山腳逐漸消逝,然而就像是要填補著這份空缺,山腳再度染上白色。被那春季的白,櫻花所染。

 透過窗子,可以從香霖堂裡清楚地看見櫻花。既然這裡景色如此美好,怎麼可能還會想特地到外頭去賞櫻,在店裡頭就能充分品嘗賞櫻的樂趣不是嗎?反正我也不喜愛吵雜,和熟人賞櫻也高興不起來,索性獨自在店裡靜靜地眺望櫻花。想必不會有比這更優雅、不對,是更幽雅的賞櫻了吧。似乎會特地出外賞櫻的,不是家住在森林那種景色不良地方的可憐人,就是被妖怪櫻的魔力所擺弄的『好』人吧。

 ──喀啷喀啷

「唷!香霖,又到賞櫻季節!神社那頭每天都在賞櫻呢。」

「魔理沙呀,妳帽子上積了一堆花瓣唷。先拍掉再進來吧。」

「特意戴上的說。」丟下這話,魔理沙就到外頭輕輕抖起帽子。

 魔理沙所居住的魔法森林裡頭並沒有像櫻花那種貼心地植物,加上那座森林總是在排斥正常人。她會對櫻花如此興奮也是理所當然的。

「說到這,要去嗎?賞櫻。」

「賞櫻呀……我今天還有其他事情要忙,妳就自己去吧。」

 要是和魔理沙一起的話,絕對會是場相當吵鬧地賞櫻會吧。我並不太喜歡這種喧鬧。

「明明老是一副很閒地樣子。是什麼事呀?很花時間嗎?」

「阿阿,要參加另一場賞櫻會,比較寧靜地。」

「是唷,也有像守夜一樣的賞櫻會呀。」留下這句話,魔理沙就離開了。

 我繼續方才被打斷的寧靜賞櫻。獨自在店內眺望櫻花,還真讓人有種無比奢侈的感受。我就這樣賞櫻,直到深夜。

 隔日,櫻花也漸漸盛開。

 由於昨天就只是打著獨自賞櫻的名目,盯著櫻花發呆而已,所以我今天就想比較高尚地來賞櫻。而說到高尚,當然就是讀書了。

 我的書庫裡頭並非只有幻想鄉的書冊,也有許多外頭世界的書。只是,不論是哪一邊,有提到櫻花的書都非常多。同樣都是植物,有提到達摩草【註一】的書卻是接近沒有。

 這正表示,究竟櫻花對於日本人來說有多麼特別吧。自古以來,不論人類還是妖怪都會為櫻花的色彩所痴狂,會有人在櫻花樹下喧嘩打鬧、也有人會於櫻花樹下深思死亡含意、感慨萬分。這全都是從遠古以來一直注視著這世間的櫻花所為。

 ──喀啷喀啷

「有人在家嗎?」

「歡迎光臨──」好像是前陣子那名不成熟的少女──妖夢。

「阿,前陣子真是太感激您了。多虧有您協助,我才只被幽幽子大小姐稍微訓誡一頓就被原諒了。」

「這真是太好了呢。」

 儘管不知道她所謂地稍微是哪種程度,但那之後的事情,我有從魔理沙口中得知。眼前這名少女,似乎被派去聚集迷失於幻想鄉各處的幽靈、找尋下落不明的屍體。也就是說,上次那件事情時,她正在被懲罰吧。

「雖然妳這麼說,但我也只是把商品給賣掉而已……今天也是來買失物的嗎?」

「並非如此,我今天只是正巧經過這裡,想說作為前陣子的謝禮,想來邀請您去賞櫻的。」

 要是不多說這句「正巧經過」的話,我想這份謝禮將會更具有價值吧……只是話說回來,又是來邀我去賞櫻呀。

「大小姐庭院裡櫻花,比這裡的還要漂亮好幾倍唷。只不過,今天是要去神社賞櫻就是了。」

「嗯──十分不巧,今天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忙呢。」

「是這樣嗎──算了,反正櫻樹也不會跑,可是櫻花是會跑掉的唷,請在花還盛開的時候前來賞櫻唷。」

 在妖夢回去後,我邊看著只有她那豪邸數倍之一漂亮的櫻花,邊讀著書,就這樣直到深夜。


 隔日,櫻花也越發盛開。

 順道一提,我昨天所看的不用說,正是本有提到櫻花的書,這也算是一種迂迴地賞櫻方式。至於為什麼要在櫻花樹下看有關櫻花的書呢,這則是為了要享受人生。沒有比不知道該如何去享受人生的人還要武斷、無理性了。看著櫻花大喊「哇──好漂亮呀!」或是「這種東西就只是漂亮而已。」或是「享受櫻花的方法諸如此類……」等等,這種自以為是的語氣,也只是在暴露自身的愚昧罷了。要我說理由的話,就是這種將自己所想到的事情,毫無修飾地表達出來,並且因此獲得滿足的行為,實在是非常武斷、幼稚呀。只能表達這種意見的人類,和式神、道具也沒有多大差別了。

 不需要和其他地方或是從遠古以來一直注視這世間的櫻花相比,只要靜靜地感受眼前的櫻花,就能漸漸體會到賞櫻的真諦。而這種迂迴感,正是高尚品味所不可或缺的。

 今天我決定將還放在外頭的暖爐給收起來,要是就這樣一直放著,還真是一點春天感覺也沒。只是由於早晨和深夜依舊會冷的關係,感覺還是有點不安呀。

 說到暖爐,就讓我想起昨天來訪的妖夢。其實我有點在意她所說的,那株值得一看地櫻花樹。本來櫻花和幽靈的關係就十分密切,要說到大小姐那個居住著眾多幽靈庭院裡種有櫻花樹這事………讓我感受到某種因果。

 在幻想鄉中,轉化成妖怪的植物並不少,特別是櫻花,持有著大量足以引誘人們尋死的魔力。儘管不提櫻花,在魔法森林中也有許多這種危險植物存在。樹木具有遠比人類、有時甚至超越妖怪的漫長壽命。能夠知曉幻想鄉全部歷史的……就只有幻想鄉的樹木了吧。

 ──喀啷喀啷

「請問有人在家嗎?」

「歡迎光臨──」

「也是呢,我就想既然有開店,那麼你也應該會在才對。」

 前來拜訪的是,許久不見的吸血鬼大小姐──蕾米莉雅和她的女僕──咲夜的組合。

「由於神社那裏一個人也沒有,還想說靈夢是不是來到這了呢……」

 仔細打量大小姐就會發現,她今天穿著櫻花色的服裝。吸血鬼是藉由吸食人血來活過漫長歲月的生物,就本質來講,和櫻花樹是同類也說不定。

「沒有唷,靈夢有一段時間都沒到這裡來了。」

「我今天本來想去神社賞櫻的說,結果她居然擅自給我跑掉。」櫻花色吸血鬼發出蠻橫抱怨。

「對了,你要不要也去賞櫻呢?在神社那邊。」

「靈夢不是不在,這樣好嗎?」

「靈夢就算不在,櫻花也依舊綻放唷。」

「而且現在神社正鬧空城,不論是酒還是食物都一應俱全唷。」女僕微笑說道。有這種女僕在,我怎麼能安心地離開店裡呀。

「榮獲邀約令我十分欣喜,然而本店還尚在營業………今日就請容我謝絕吧。」

「要是有碰見靈夢的話,就請幫我把她叫回神社唷。」留下此話,兩人隨即離去。

 我則是邊將暖爐收起,邊眺望著櫻花,就這樣結束了一天。


 隔日,櫻花就像是毫無極限似的更加盛開了。

 昨天到頭來,蕾米莉雅她們還是有和靈夢碰面吧。基本上,我很容易想像地到,那兩人儘管靈夢不在,也依舊在櫻花樹下鑼鼓喧天的模樣。腦海中也同時浮現,深夜歸來,對擅自把家裡搞得熱鬧非凡地眾人,大發雷霆的靈夢身影。

 櫻花色的吸血鬼和紅白的巫女。要是將巫女的紅與白混合的話,會成為櫻花色也說不定。但我想這絕對是大錯特錯。紅與白能同時存在而不會混淆,也就表示在那紅白之間產生了境界。日本自古以來,都將紅白當作『喜事』的象徵,相對地發生壞事時,就採用黑白來表示。值得關注的是,儘管這兩個習俗的含義相反,卻同樣採用了白色。這樣的話,儘管表面上看起來是將紅色視為好兆頭,把黑色視為壞預兆,但實際上並非如此。果然白色是不可或缺的。

 要是如此,白色所代表的究竟是什麼呢?首先,我們要知道,白色並不被人們當成顏色看待。至於理由,則因為白色是唯一能夠變化成任何顏色的色彩。用數字來表示的話,就是零吧!另一方面,紅色則是人血的顏色,同時也是生命的象徵,是人類最先所感受到的生命色彩,也就是初始之色。因此,可以將紅色視為所謂的存在。

 這也就是說,紅色與白色之間包含著存在與無,也因此紅白的境界才會是『喜事』的象徵。同時使用紅白兩色,如此強調當中境界,則是由於這條境界線具有萬物萌發的含意,所以從前的人才會將紅白視為好兆頭。

 那麼,黑白又是如何呢?人們不把白色視為顏色,同時也不把黑色當作顏色看待。黑色就只是黑暗,於黑暗中,不論那種顏色都會變成黑色,無法創造出任何東西。要將白色比喻成零的話,那黑色就是虛無。既然是零和虛無,在黑白的境界中,將不會有任何具體之物、也就是生命的誕生。既然紅白與黑白之間的差異,就如同現世與彼岸,那麼在將紅白作為生命象徵同時,把黑白作為死亡象徵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吧。


 既然如此,櫻花的色彩又為何要迷惑人類、吸引眾人聚集呢?


 ──喀啷。

「……櫻花變白了呢。」

「歡迎光……」

 明明就有開門的聲音,為什麼店門一個人也沒有?

「明天的賞櫻還真令人期待呢。」

「!!……什麼時候進來的?」

 八雲紫從店裡走了出來。我有點不擅長應付這名少女,不僅是因為總是摸不透她的想法,還老覺得自己有哪裡被她看穿。一但她來到身旁,心情就會變得很糟。

「儘管如此,這裡的人好像每天都在賞櫻似的,都不用休息嗎?」

「沒有唷,明天才要開始呢。賞櫻大會。」

「這樣阿……妳還沒去神社呀。」由於總有種靈夢身邊的人全都聚集在一塊,熱熱鬧鬧地印象,所以稍微有點意外。

「沒有呀?我每天都待在神社唷。不過,賞櫻會是明天才要開始,真正地櫻花,也是明天才開始綻放呢。」

 雖然搞不清楚她在說什麼,但今天好像沒有要賞櫻。我才正想說要是今天有人邀我去賞櫻的話,就去一趟也好,所以稍微有點失望。沒辦法,今天就獨自一人,邊喝茶邊欣賞櫻花吧!

「我今天僅是來確認櫻花白到何種境界而已,接下來就要去神社了唷。於神社那鮮紅地櫻花樹下……對了對了,雖然沒什麼關係,但你知道嗎?紅白旗幟之所以會用來表示喜慶,是源流於八幡神【註二】唷。這麼古老的事情,一般人可能早就忘了呢。」

 紫在說這話後,也沒等我答覆就逕自從入口離開了。我因為無法去預想她說話的脈絡,所以總是無法正面給予回應。所謂的對話,只要能預想到對方會如何答覆,不論是用怎樣地速度,談話都能夠成立。而無法預想的話語,就和念經也差不多了。


 我邊泡著茶邊賞著櫻花。要試著介紹我家櫻花的話,那就是和其他地方相比,家中的櫻花是偏白色的。但好像也不是因為品種的關係,因為直到去年為止,都還不是白色的。總而言之,明天就去參加賞櫻會吧!不過也給要有人先邀請我………


 隔日,至昨天為止的櫻花就宛如謊言一般,在今天完全地綻放。潔白地櫻花浪濤膨脹開來,就像是要將店鋪給壓垮似的,說不定現在從外頭看來,就只能看見櫻花而已。

 原來如此,原來櫻花可以開得如此長久呀,自然總是超乎預想。反正,所謂的預想,也不過只是個連幻想的邊也摸不著的東西。

 雖是這麼說,但試著冷靜想想,這會不會有開太久了呢?櫻花儘管不被春風吹散,花期也沒有這麼久吧。本該倏忽即逝的美景,居然直到今天都還如此絢爛,反倒讓人擔心起來。這株櫻花真的會凋謝嗎?………


 ──喀啷喀啷。

「在嗎?」

「歡迎光……阿阿,是靈夢呀。」

 最近應該都在神社賞櫻的靈夢來了。由於她成天都在忙賞櫻會的準備和收拾,所以我還以為來的會是魔理沙呢。

「最近老是在賞櫻,幾乎每天都會有人來家裡呢。」

「之所以會如此,不正表示神社的櫻花開得很漂亮嗎?」

「也是呢……」真是稀奇,總感覺她有些不乾不脆。就算是靈夢,在一連數日的賞櫻會下,說不定也累壞了呢。

「今天是來借店後頭的空地唷。」

「店後頭的空地?要借來做什麼呀?」

「這個呀,當然是要借來賞櫻的,今天的場地要在這裡唷。」

 阿阿果然,這幾天的賞櫻才不會累到她呢。

「大家都這麼說唷,香霖堂裡的櫻花馬上就要盛開了呢。本想只是來看看的,但這不是已經開得非常漂亮了嗎?」

 原來到昨天為止的櫻花,對她們而言是『尚未綻放』的狀態呀。看來就只有我認為已經盛開,才會只有自己一人在賞櫻呀。該不會最近來客會變得這麼頻繁,都是來確認櫻花的狀態吧。

「雖然我是不喜歡太過吵鬧啦……已經叫大家過來了?」

「還沒呢,今天就只是先來看看櫻花的狀態,所以誰也沒有通知唷。不過我想,沒過多久大家都會自然而然的聚集在這裡了吧。」

「為什麼呀?」

「因為就是這樣呀。」

 這就是靈夢的自然而然呀。對她來說,只要是自己所待的地方,會有人聚集過來是理所當然的,也由於這太過理所當然,才會看起來漠不關心的樣子。

「既然靈夢這麼說,那這裡很快就會吵雜起來了吧。看來今天是沒辦法做生意了,要先關店嗎?」

「唉呀,不是一直都處在開門歇業的狀態嗎?」

「因為老來一些不是客人的人呢。」

「因為這家店都沒賣別人想買的東西唷。」

 店後頭的那株白櫻。白色做為無色的同時,也能成為各式各樣顏色的基底,就連七色彩虹的基礎也是白色。要是在這株白櫻上再添加初始的紅色形成紅白的話,接著就會喚來各式各樣的顏色吧。不論是櫻花自身染成白色,還是紅色的靈夢會在櫻花盛開時到來,這都並非是偶然,全是這株散發出妖怪氣息的櫻花在搞鬼。藉由喚來靈夢來聚集眾人,大夥都在毫無自覺的情況下,被櫻花的魔力所擺弄吧。

 櫻花就只是為了誘惑人來到身旁才盛開。要是這數十年、數百年,櫻花都在思考怎樣才能聚集人群的話,即使是植物,也會獲得不可思議的力量吧!店後頭的櫻花是想要藉由將自身染白來吸引眾人注目、藉由喚來靈夢的紅色,不僅僅是紅白,連彩虹的七彩也要弄到手裡。

 恐怕就只有我察覺到這櫻花的計謀,借助這種行為來擺弄人類的同時,逐漸地在變化成妖怪吧。一旦獲得能夠危害人類的魔力,那麼櫻花也將不再需要人類。店旁的櫻花,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聰明。


 ……只是,這樣或許也不錯吧。人們在看見櫻花後,不論是變得想要大聲喧嘩、想要就此死去,還是想要聚集起來,都是極為自然的事情。不管怎麼說,兼具紅白兩色的櫻花也具有產生出色彩的含意,而色彩的產生同時也是生命的產生。這簡直就像是在象徵季節的開始,也因此我們應該把櫻花綻放的時節視作新年才對。或許這有些太過勉強,但至少我想要把這段期間當成新年來過。就算被櫻花的魔力擺弄,也沒什麼不好的。

「怎麼了嗎?像是碰到什麼喜事似的。」

「這麼嘛──因為新年到來,當然是『喜事』囉。」

「這還真是個晚年呢。」

「順道一提,妳知道紅白用來代表喜事的理由嗎?」

「那個……當然是因為巫女囉。」


 窗外,櫻花的潔白中混了一抹黑色,並逐漸地向這裡靠近。

 雖是如此,我卻不知為何地無法將那抹黑色視為不祥之兆。



【註一】
達摩草:是日本地方對於臭菘(學名:Symplocarpus foetidus)的俗名,一種屬於天南星科臭松屬的植物,分佈在北美、日本中部至北部、西伯利亞、烏蘇里江流域以及中國大陸的吉林省、黑龍江省等地,生長於海拔100米至300米的地區,常生於潮濕針葉林及混交林下。由於其花朵部分看起來很像佛像,也很像達摩祖師坐禪的姿態,故日本人稱作達摩草,又稱坐禪草。

【註二】
八幡神(はちまんしん、やはたのかみ、やわたのかみ):是日本的神祇,八幡宮的祭神,自古以來就是日本皇室的祖神、源氏的氏神。也稱為八幡大菩薩。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