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話 無名之石


 天地萬物原本都沒有名字,世界呈現萬物交織、混沌不分的模樣。但藉由太古時代的眾神,一個接一個不斷地賦與天地萬物名字,世界才會像如今這般井然有序。一旦賦與名字,物品就會產生出境界,讓物品首度被人視為是一種個體。也可以說,命名所具有的力量,是種能夠與眾神匹敵、無中生有的創造之力。也由於這股力量實在強大,讓萬物牢牢地記得自己的名字,我才能因此看見物品的名字。

 我開了窗,讓外頭的夏季涼風吹入店內。雖然屋外是讓人望之卻步的夏日豔陽,屋內卻還沒如此炎熱,既然如此,為了要享受那微風吹拂的樂趣,我將風鈴給掛在窗旁。


 ──喀啷喀啷。

「在家呢。」

「在是在啦……怎麼妳好像很高興似的。不過既然是魔理沙的話,也沒什麼好稀奇。」

「真搞不懂你到底是認為稀奇還是不稀奇耶。」魔理沙邊說邊將帽子給取下,一屁股坐在販售品的壺上。雖然是個冷淡地客人,看起來卻意外悶熱呢。

 季節已經完全進入夏天,魔理沙卻依舊穿著寬大裙子和蓬鬆地衣物,戴著又大又黑的帽子還一身重裝備,真讓人擔心她會不會熱壞身子。不過既然有那頂大帽子遮住陽光,說不定意外地涼爽呢。

「阿──熱死人啦,腦袋都快熟透了!──對了,我有撿到這種東西,這個是外頭世界的石頭吧?」

「阿?──」

 魔理沙拿出一顆四角形的小石頭。令人驚訝的是,這顆不可思議的石頭上長著許多金屬地腳。

「這個……確實是外頭世界的石頭。」

「對吧對吧,幻想鄉才不會有這種怪石頭呢。然後,這是什麼有趣的東西嗎?」魔理很高興的問道。

「這叫做半導體,是種在外頭世界被廣泛使用的人工石頭。基本上是在操作式神時所會用到的東西……不過很可惜,只有這個的話是派不上用場的唷。」

「阿──是這樣嗎?還缺了什麼嗎?」

「雖然還不知道是缺了什麼,但這顆石頭就只是某個大道具的其中一部份唷。本來的使用方式,好像是把好幾顆這種石頭給組合起來,用來命令式神盡可能地去做各式各樣事情。」

「這樣阿,就只有這個不夠呀。算了,那我就把這顆石頭當作護身符來用吧。」說出這話後,魔理沙就將半導體給裝飾在帽子的蝴蝶結上。


 她在知道自己帶來的石頭真面目後,就心滿意足地去看書了。半導體要是交給能夠善用的人手中,就能夠盡可能地去完成各式各樣的事情。雖說不清楚具體的使用方法,但既然能夠辦到各式各樣地事情,那麼也應該能用來充當護身符吧。大小也只有拇指大,絲毫不感累贅,用來當護身符說不定正好呢。

 對於魔理沙而言,這半導體在知道名字之前,就只是顆長著腳,看起來有點黑黝黝地普通石頭。在魔理沙那還不知道半導體名字的世界裡頭,半導體就和其他的石頭一樣毫無分別。但是從我這得知名字之後沒多久,這顆石頭就能夠被她單獨使用,堂堂正正地成為一個護身符。

 不過,這名字並非是我替半導體所取,而是本來就存在的,我和魔理沙就只差在能不能看見這個名字而已。我用感同身受的心情來凝視道具、藉此獲得道具所擁有的記憶,之所以能這麼做,全憑我對於道具的愛,只要有這份愛在,知道名字也不過只是小事一樁。


 ──喀啷喀啷。

「有人在嗎?」

「喔──我在唷!」

「阿、魔理沙,我可找到妳了……才不是找妳啦!霖之助先生在嗎?」

「阿阿,是靈夢呀,我在唷。今天有什麼事嗎?」

「有樣東西想請霖之助先生看看。」靈夢邊這麼說,人就邊擅自跑到店後頭去了。

「在找什麼嗎?要茶的話這邊已經有了唷。」

「阿阿、就是這個,準備地很完善呢。」她回來時,手裡正拿著包煎餅。這太恣意妄為了吧!

「那個,想給他看看的東西是什麼阿?」不知為何,魔理沙代替我向靈夢發問。

「對了對了,想請他幫我看看這顆石頭……」


 又是石頭。果然靈夢也帶了外頭世界的石頭過來嗎?那種東西沒必要這麼高興地撿過來吧。能夠直接作為道具使用的石頭,除了醬菜石外,就只有打火石了。

「還挺大的呢,不過,這不就是普通的石頭嗎?」魔理沙這麼說。

「給我仔細看啦!」

「稍微借我看一下……喔──這個是……」

 交到手中的石頭,看起來就像是動物脊椎骨的一部份,也就是說這並非是石頭,而是骨頭。雖然骨頭本身並不是什麼稀奇東西,但是大小卻很異常。要是把這當成是脊椎骨的一部份也未免太大了,這塊骨頭幾乎有手掌這麼大。

「這個是什麼東西的骨頭對吧?也就是所謂的化石呢。我想要是霖之助先生的話,一定能知道這是什麼動物的化石,所以就把它帶過來了。」

 嗯──這顆石頭確實看起來很像是『化石』。

「是骨頭的化石呀。有這麼大一塊骨頭的動物要是存在、還活著的話,塊頭一定很大吧?絕對比香霖堂還要大。以前居然有這麼大的動物。這塊骨頭的主人,究竟是叫什麼名字的動物呀?」

 魔理沙看來也把這塊骨頭當成是動物遺骸的化石了……但是所謂的化石,不應該埋在地底下的東西,而是把骸骨給挖出來的人,在事後所制成的東西。而且居然會認為以前有這麼大的動物存在,這可還真是天大的誤解。看來我必須給好好教教這兩人,這究竟是什麼動物的骨頭以及被稱作化石的骨頭之中,為什麼會有現在完全無法想像的極巨大骨頭存在。

「阿阿、靈夢、魔理沙,妳們似乎有很深的誤解呢。」

 ──伴隨著夏日豔陽逐漸增強,店內也隨之轉暗。雖然這裡地方小、又堆放了商品,但通風卻也不算差。由於幻想鄉屬於山脈地形,風基本上是源源不絕的,儘管是夏季,店裡頭也十分舒適。

 夏風吹響窗旁所掛著的風鈴,只是香霖堂裡的大量神祕商品也被風吹得碰碰作響,抵銷了風鈴的響聲。商品要是像這樣一直被風吹打,很快就會受損了吧。不過由於都是些銷路不好的商品,新商品也會不斷進來的關係,所以我完全沒放在心上。當然,真正貴重的商品全都被我保存在其他地方了。


「誤解……是在說什麼呀?不論是誰、用哪種角度來看,都會覺得這是塊骨頭呀。」

「阿阿,這個確實是骨頭唷。只不過,這並不是化石呢。」

「怎麼看都已經變成石頭了……」

「所謂的化石,即是『將變成石頭的骨頭,冠上骨頭還是動物時名字的石頭。』,在冠上動物生前的名字之後,骨頭才正式變成化石的唷,在那之前,這塊骨頭和幾乎就和無名之石一樣,沒什麼差別。」

「所以嘍,只要向霖之助先生問出這塊石頭生前的名字,這塊石頭就能變成化石了,不是嗎?」

「確實和妳所說的一樣……但實際上這也是不可能的事。因為這動物是存在於眾神賦予萬物名字之前的生物,是個沒有名字的動物唷。就算是靠我的能力,也沒有辦法知道這麼古老的事情。」

「是嗎?那麼、由我這個發現者來替它取名字也可以吧?」

 賦予萬物名字的力量雖說是神明的力量,但眾神原本卻是沒有名字的。就像建御雷命【註解一】和八幡樣,儘管現在有著眾人耳熟能詳的名字,但那個名字也只不過是祂們眾多面相的其中一部份。建御雷命原本稱作甕靈,就如同名字所敘述是個寄宿於甕裡的神明。然而藉由改名為建御雷命後,祂也就從咒術(=甕)之神轉變成劍(=雷)之神了。而能藉由賦予名字一事來使神明的性質改變,正是名字只不過是神明眾多面相其中一部份的證據。也就是說,眾神原本的姿態應該是更為曖昧,和無名之物沒有幾乎分別的模樣。

 反過來說,維持著原本姿態的神明,也就只能寄宿在尚未賦予名字的物品中。因為就算寄宿在冠有名字的物品中,也只能顯示出該神明的其中一個面相的關係。

「妳想要讓這塊骨頭成為化石嗎?」

「也不是這樣啦……只是不知道名字的話,感覺不是很不舒服嗎?而且我也很在意這麼大的動物究竟是個怎麼樣的生物。」

「妳說這塊骨頭的主人個頭很大?這可是妳最大的誤解了。」

「可是……」

「請試著想像一下有著這麼大一塊骨頭的動物吧。身高將會遠遠的超過這家店、身長也差不多會有神社的境內這麼長,這種生物是不可能活得下去的吧。首先,光是要收集到足夠的食物就不知道需要多大的份量,而且光是支撐身體就已經費盡全力,也就沒辦法很敏銳的移動對吧,這樣的話,這種動物要怎樣才能在守護小孩的同時去收集大量的食物呢?對動物而言,根本就沒有必要長得這麼大唷。」

「阿?可是,這裡不是有骨頭嗎?而且這種化石、這種看起來像是化石的東西,在其他地方也發現到很多耶……要是這樣的話,這些究竟是什麼呢?」

 魔理沙很稀奇地,像是對這話題沒興趣似的在看書,是認為這種古老動物的事情怎樣都好吧。不過,這並非是古老動物的事情,而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

「這塊骨頭的主人原本也是普通的大小,就像我們現在所知道的骨頭差不多。然而就在該動物死後、肉體歸還大地之後,而被留下來的骨頭接著就自己逐漸地成長茁壯。證據就是,發現到這種大型化石而引起騷動的消息是最近才有的事。這是因為在過去,這種骨頭還有點小,就算發現到也不會引起騷動的關係。」

「你是說,骨頭在主人死後自己變大?不可能會有這種事情吧。」

「當然,這種事一般來說是不會發生的。既然如此,這塊骨頭又是為何會逐漸變大呢……對,理由正是因為這塊骨頭並不是化石,這個動物是遠在眾神賦予萬物名字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動物。」

 我將茶杯拿起。雖然茶水已經變溫,但不用多說也知道我是故意的,在這炎熱夏季裡,能若無其事喝著熱茶的大概就只有靈夢了吧。

「由於沒有名字的關係,這個動物在認知層面上和其他物品並沒有分別,並和世界同化。既不是石頭也不是骨頭更絕非動物,就只是一種單純的存在。這和神明原本的姿態十分接近,也因此神明就只能寄宿在這種無名之物上頭。然後這塊寄宿了神明的骨頭,為了在遙遠的未來取得肉體、君臨天下,所以才會讓自己不斷地成長。」

「等等、等等、給我停一下啦,話題跳太快,都搞不懂你在說什麼了啦。」

「會嗎?這是很簡單的話唷。也就是說靈夢所持有的骨頭,是某個為了化身成為某尊神明的東西其中的一部份。」

「是這樣的嗎?」

「會持續變大也是其中之一的證據。不過,還有一項更為確切的證據,那就是即使用我的能力也依舊無法得知名字,也就是說,這塊骨頭根本就沒有名字。」

「這樣呀……不過我也沒有辦法判斷這究竟正不正確呢。對了,你說這塊骨頭是想化身成為哪尊神明呢?」

「這不是很容易聯想嗎?具有這麼大一塊骨頭的神明化身,在幻想鄉裡偶爾也能目睹到的神明……靈夢應該知道是哪一尊了吧?」

「阿──原來是這樣呢。是在說祂呀……我明白了。」

 夕陽漸漸西沉,天空微微染上些許橘紅。白天的酷熱此時也已經完全退去,僅有風鈴就像是要喚起人們對酷熱白晝的記憶似的發出聲響。而那兩個人則是一臉滿足的回家去了。

 儘管是我,也沒辦法看見眾神賦予萬物名字之前就已經存在的物品名字。但是人類在發現那個時代的骨頭之後,卻會自作主張的替骨頭取名。從那時間點起,無名之神的一部份身軀就被固定成單純的石頭了。這也就是所謂的化石。

 從轉變為化石的時間點起,神的一部份就停止了成長、無法再繼續變大。而在見到這種巨大化不完全的骨頭後,說出「以前有這麼大的動物存在唷。」這種話語的人類,我對於他們想像力的嚴重貧乏稍感到些許可悲。


 ──喀啷喀啷。

「阿、還有一件事情忘記問了。」

 在我關上裝有風鈴的窗戶同時,靈夢也再度返回。

「什麼事?又是骨頭的事情嗎?」

「根據霖之助先生的說法,我明白了這塊骨頭是『龍的一部份』這點。可是,在這塊骨頭所散落的地方,也發現到了古代貝殼的化石唷。那個是海底的生物對吧?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難不成,幻想鄉以前是在海底的嗎?明明是在這種深山裡頭……」

 想像力嚴重貧乏的人還真是怎麼看都覺得可悲。『既然海底的生物埋在地底下,那這裡以前一定是海。』這種想法還真是可悲到了極點。

「是嗎?海底的貝殼和龍的骨頭埋在一起嗎?……不過,妳為什麼會認為幻想鄉以前在海底呀?」

「阿?可是,難道不是這樣嗎?以前是海洋的地方現在變成陸地,貝殼才會這樣子被留下來。」

「不會有這種事吧。如果海洋是慢慢地變成陸地的話,海裡頭的生物全都會為了求生而逃走的。相反的,要是發生了海洋一瞬間化為陸地的異變,貝殼也不可能還留有原形沒錯吧。不論怎麼想,貝殼都不可能一直保存到它變成石頭為止對吧?」

「是這樣沒錯……那──這個貝殼又是什麼東西啦。」

「對於龍來說呢,自己重生的場所必須是海才行唷。要是骨頭的所在並不是海的話,那龍就沒有辦法復活。這個貝殼就是用來比擬海洋的造景。」

「我可沒聽過這種事唷,龍沒有海的話就沒有辦法復活什麼的。」

 有關神明的事情,真希望身為巫女的靈夢能比我還要清楚。雖是這麼想,但靈夢也還是個孩子,看來這邊有必要讓我來再多教導她一些。

「龍是在海中復活,於雷雨之中飛昇,並翱翔於天際的。而證據就是,不論是海也好雨也好天也好,全都能舉例出附有龍之名的事物出來。」

「你還真清楚呢。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之所以會如此的理由,則可以從海、雨、天全是相同的話語、三個名詞都可以讀做『あま』這點來判斷。海人【註解二】雖說就個體上也可以稱作『あま』,但在性質上則該稱作『あまびと』。雨傘(あまがさ)和天河(あまのがわ)等等,也是經常使用的話語。靈夢應該也知道吧?就像龍會呼喚雷雨翱翔天際、龍宮位於海中等等,龍和水之間可是擁有著很深的關係唷。」

 靈夢雖然有點在懷疑我的樣子,但為了使靈夢的想像力能夠更加豐富,我就接著說了下去。

「我就再舉一個證據來證明龍是會穿越三項『あま』的吧,那就是懸掛於天上的『彩虹』。彩虹之所以會在雷雨過後出現,就是因為那是龍出現時所留下來的痕跡阿。」

「阿──原來如此,這樣我總算是明白了呢。」

「對,龍的重生必須要聚集到三項『あま』。雖然幻想鄉中有雨和天,但是卻沒有海,所以龍就決定創造出虛幻的海洋。而為了比擬出那虛幻的海洋景致,才讓這些貝殼化石一起長眠的。」

 靈夢就像是頗有心得似的,趁著入夜之前回去神社了。

 今天,我教導給靈夢和魔理沙有關龍化石的事情,並非是我獨創的想法。雖然可能就只有我知道這件事,但其實這些被稱為化石的石頭,在外頭世界裡也被稱作為竜【註解三】。有著恐竜、翼竜、海竜等等各式各樣的稱呼方式。像今天這樣的對話,在幻想鄉之外也可算是常識了。

 不過,在幻想鄉裡竜(=動物)轉變成了龍(=神),藉由否定自身是化石這點,骨頭拒絕成為化石並持續地成長茁壯。

 至於我,是絕對不會替無名時代的物品取上名字的。對於無法用自己的能力看見名字的物品,我不想深入去探索它的那份記憶。因為那既是擅用神明力量的行為,也只不過是在欺騙自己罷了。




註解一
建御雷命:古紀事記載,建御雷命乃是伊邪那岐在將火之迦具土斬首之時,被沾在十束剣「天之尾羽張」劍鍔處的血水在濺到岩石後所誕生的三柱神其中一柱,是雷神、刀劍之神、軍神和武神。

註解二
海人:是在日本近海以潛水方式捕漁及採集鮑魚、珍珠等為生的人,男性稱為「海士」,女性稱為「海女」,但皆讀為「あま」。

註解三
竜:日文之中龍也可以寫作竜,後者多半用來指dragon(西洋的龍)或是恐龍。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