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話 無反應的式神

 雖然知道就算這麼做也不會有任何反應,但我還是敲了敲商品附屬的鍵盤。鍵盤是名為電腦的道具的其中一部分,上頭有著超乎想像地大量按鈕。因為是商品,所以我經常清潔想讓它保持乾淨的狀態。只是鍵盤的清潔工作還真是難的出類拔萃,又很容易積灰塵,讓我不得不說它的形狀真的很沒有人情味。

 而電腦則是店裡算是進貨率、也就是幻想鄉撿拾量很多,但卻沒什麼人想要的滯銷商品,個個都大得很占空間。到了最近,就算發現到電腦,只要外形沒讓我很感興趣,我都決定棄置不管。

 電腦是一種會聽從使用者命令做事的道具,也就是外頭世界的式神,有著複雜到異常地構造和單調乏味地外形,就像是在述說外頭世界所特有的文化。

 在幻想鄉裡,式神也是很注重體面的,有著像是貓呀、狐狸等等各式各樣的外貌,其中也有許許多多有趣的模樣。但這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式神本來就是種,在它們成為式神之前的原本面貌上給予所該具備的機能後所成為的東西。式神最重要的,當然就是做為道具使用的部分,但要是失了體面,豈不就本末倒置了。在外頭世界裡,比起外在似乎更注重內在嗎?這豈不是顯得內心太過於貧乏了嗎?


 ──喀啷喀啷。

「喔、天氣開始有點涼意了呢。短袖的季節看來也要過去了呀──」

「阿阿、妳還在穿短袖呀,是還想再過多久夏天?現在也差不多是該把暖爐拿出來用的時候了唷。」

「那個──雖然我也覺得冷,但還用不著拿暖爐出來吧。等等,這個咖啡是什麼?裝在瓶口這麼細的瓶子裡,還真是稀奇耶。」

 被魔理沙指謫為咖啡的飲料,名字雖然很像但並非是咖啡,而是種名為可樂、來自外頭世界的飲料。既然是飲料,就算不知道使用方式,只要知道用途就可以拿來喝了。

「啥?可樂?……別老是撿地上的東西來喝啦。」

「不會有事的,這個可是商品呢。別忘了,香霖堂可是撿拾物品的專賣店唷。」


 雖然我也不太清楚究竟是哪裡不會有事,但魔理沙像是理解似的一屁股坐上桌子。

 日落的時間越來越早,此時的天空已是一片會令人莫名想要回家的橘紅色彩。常有人說秋天的太陽就像是吊桶落下【註一】,但、吊桶掉落的快速是屬於速度上的快速,而秋天的日落,則是屬於時間上的快速,所以我認為這比喻並不恰當。所以我認為現有的解釋應該是錯的,而會用吊桶落下來形容秋天的日落,這其中說不定具有更深的含意。下次閒暇時在試著思考看看吧。

「對了對了,放在那的電腦,可以給我一台嗎?」

「喔喔─妳要買這個特賣品嗎?」

「那個、我可沒有錢唷,只是稍微覺得式神好像挺有趣的。」

「居然說沒有錢……算了,就讓妳賒帳吧……」

 不想買東西卻在挑選商品的行為被叫光看不買,那不想付錢卻想把商品帶走的行為該怎麼稱呼才好,該叫做魔理沙買嗎?

「阿阿,就讓你賒帳吧。」

「就算是賒帳……算了,反正我也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選項可以選,總而言之要記得付錢呀。接著、電腦也有分很多種,大型電腦和小型電腦,如果是妳想挑哪一種呢?」

「當然是選大型的啦,越大越強對吧。」

 魔理沙辛苦的將大型電腦抱起,披著已經昏暗的夜色回家去了。嬌小的魔女抱著不相襯的碩大道具,但看著她毫不費勁抱著大型電腦地背影,十分不可思議的很有魔理沙的感覺。通常越大的道具構造也會越單純,她所拿走的大型電腦外觀上看起來也十分簡單。但內部結構卻是令人驚訝的錯綜複雜,根本就不是幻想鄉的居民能夠處理的道具。

 像電腦這樣複雜的式神,如果沒有外面世界的技術是做不出來的。不只是電腦,從餐具到報紙所使用的紙張,大部分的道具都是仰賴於外頭世界技術的恩賜。妖怪平常作為食糧所吃的人類和人類的心臟,也都是外頭世界的人類。幻想鄉就像是藉由外頭世界的恩惠才能維持的閉鎖空間。雖然我們常說『馬首是瞻』【註二】,但之所以會說追隨馬首比較好,絕不是因為這樣做會比較輕鬆、安全。而是為了給馬上就會逃向低處、墮落地自己一個教訓,讓自己能夠重新磨鍊。這是為了讓自己處於更高的處所,能夠用更廣闊的視野來學習更多的事物。

 我們封閉於幻想鄉這個閉鎖空間之中,漸漸地遺忘外頭世界所給予的恩惠。這並不只限於幻想鄉,自己所處的位置越是低下,就會越不容易查覺到由其他更高處所所給予的恩惠。明明是這樣的狀態,卻會覺得幻想鄉比外頭世界還要好過活。但這只是錯覺,人類所生活的環境越是低下,就越容易產生這種錯覺、也越容易失去上進心。只要看看現今的幻想鄉就能明白,不論是人類也好妖怪也罷,都過著墮落不堪的生活。

 總有一天我會為了自我修行而到外頭世界去,也就是要唯馬首是瞻,在那裏好好地磨練自我,並希冀能夠更加活用現有的知識。

 我所持有的能力讓我得知,最近所檢到的電腦,在各式各樣的用途之中特別強化了情報傳遞的能力。雖然這個四方形箱子實在不像是會自己移動,不過一旦它開始運作,就能以驚人速度從各式各樣的地方收集情報回來……我實在很難去想像那會是個怎樣的光景。

 既然要製作收集情報的式神,就算是假的,做成天狗的模樣不就好了。這麼做的話,就能創造出一台打從開始就充滿魅力的電腦,之後再賦予它真正用來收集情報的能力就好了。這種思考方式是幻想鄉的常態心理。

 在就寢前,我看了眼可樂空罐。可樂瓶的形狀雖然會讓嘴巴有點痠,但卻有種莫名地趣味,可以供人玩賞,說不定是種很適合幻想鄉的飲料呢。要是外頭世界式神看起來也能這麼有趣的話,店裡的業績也一定能大幅度擴展吧。我邊想著這些事,邊渡過了這一晚。


 ──喀啷喀啷。

「霖之助先生,你在家嗎?」

「阿阿,我在唷。」

「我從魔理沙那聽說了唷。你現在居然要靠吃撿來的東西過活嗎?」儘管沒有電腦,幻想鄉的情報傳遞也是異常地快。才只是昨天的事情,居然會連靈夢也知道。只是情報卻也已經完全變質了,這麼說的話,電腦所收集到的情報果然也會是變質過的訊息吧。

「說什麼我靠吃撿來的東西過活……我也只不過是在喝可樂唷。」

「可樂?雖然不太清楚那是什麼,但那是撿來的東西對吧?來路不明的東西還是別喝的好……」

 靈夢拿起可樂空瓶露出質疑眼色。可樂裡頭裝著黑色飲料,外頭的瓶子則是刻意做得很有趣,使人無法忽視它的外在,讓我感受到高度的智慧。創造出可樂和創造出電腦的人,真的是同一種人類嗎?


「還有,魔理沙昨天拿到一台電腦,一副很高興的樣子,但那個不是店裡頭的商品嗎?如果是她擅自拿走的話,我想說至少要來和你知會一下……」

「阿阿,那我是賣給她的,並不是被她給拿走的啦。不過,就算她得到那種東西,也沒辦法做什麼事。這是我最近才知道的,那個式神和我們所熟知的式神有點不太一樣。」

「不就是外型嗎?」

「外形也是啦……嗯,妳說得也確實沒錯,但比起這外形,構成的概念也完全不同。通常我們所說的式神是『藉由創造出樣式,讓心靈轉變成道具的東西』也就是由幻想所產生出來的實際狀態。」

「式神中有很多看起來差不多的傢伙在,也是因為如此吧。」

「但是,電腦看起來就像是沒有心靈,打從開始就是道具唷。我想像它是『藉由創造出樣式,讓道具轉變成心靈的東西』,也就是說是由實際狀態所產生出來的幻想。」

「還真是不和我胃口的東西。這就像是自己會動的人偶吧?」

「外頭世界並不存在著幻想事物。不對,是將不存在的事物稱做為幻想。所以人類才會創造出能夠產生幻想的道具出來。」

「嗯──魔理沙有說她拿這種式神回去是要做什麼嗎?」

「不管怎樣,反正到最後都會變成廢鐵丟在那吧。」


 ──喀啷喀啷。

「我聽到了唷,才不會變成廢鐵啦。」

「阿阿,魔理沙妳在呀。」

「因為電腦怎麼弄都沒反應,所以來這稍微休息一下。有可樂嗎?」

「可樂和藥差不多,不怎麼好喝唷。」

「本想說電腦可以成為和人偶一樣方便的道具呢。」

 魔理沙站在門前,就像是讓喜歡惡作劇的妖精給溜走似的,明顯地露出遺憾表情。

「人偶?妳說人偶是方便的道具?」

「你看,不是有讓人偶幫忙做家事的傢伙在嗎?那個就和式神差不多吧?」

「妳究竟在說什麼呀?人偶是不可能成為式神的不是嗎?」

 魔理沙好像又誤會了。她就像是在訝異什麼似的同時一屁股坐在商品上。靈夢則是自己一人擅自把玩起一台小型電腦。總覺得被她碰過之後就會開始動起來,心裡有些怕怕的。

「妳好像說了會動的人偶和式神差不多的話呢。雖然這說不定是有可能的事情,但就如今的幻想鄉而言,人偶還沒辦法成為式神。」

「話說回來,雖然名字叫做式神,但我還真搞不太清楚那是什麼,和使魔差不多吧?」

「使魔和人偶有相近之處,使魔和式神也有相近之處。但是,式神和人偶卻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那又是為什麼啦,我可是有看過人偶根據命令動作、工作的耶。」

「人偶……只是被操縱的。」


 魔理沙的容顏不知何時染上了嫣紅,是太陽開始西沉了吧。在這之後,白晝的時間也會漸漸縮短,而妖怪則因此逐漸變強。

 昨天有稍微思考了一下有關吊桶掉落的事情。我認為用來形容秋天落日的吊桶掉落,應該不是在說『吊桶掉落下來』或是『吊桶落在井裡』,而在述說『妖怪的名字』才對。而所謂的落釣瓶怪【註三】是指一種在暗夜裡,會從樹上襲擊而來的妖怪。所以這難道不是在述說,一入深秋落釣瓶怪就會經常出沒的意思嗎?這種解釋的話,就不會產生速度和時間上的差異問題了。

「那個呀,人偶雖然是被操縱的,但式神不同嗎?那些式神感覺都像是被操控的說……」

「為了要讓人偶動手,就必須拉扯繫在它手上的細繩。為了讓它看起來像是在走路,則要交互拉扯繫在它手腳上的細繩。為了讓它看起來像具有生命,則要拉扯人偶身上各式各樣的細繩。」

「不記得有看到繩子呀──」

「並不一定非要繩子不可唷。不論是魔法或是其他,總之一定某種力量在操作。為了要移動人偶的右手,就必須有人來操弄右手。為了要讓人偶來幫忙做家事,就必須要有人操控它去做家事才行。」

「手還真巧呢。這樣的話,自己動手不是比較輕鬆嗎?」

「會比較輕鬆吧。不過,如果操縱者的手巧到能夠同時操縱多具人偶,儘管不輕鬆,但不就有可能做到一個人所做不到的事情嘛。」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和人偶對話,也只是有人操縱的看起來像是在和人偶對話一樣呀。還真是惡劣的獨腳戲呢。」

「接著,式神則是依照使用者的命令而行動。」

「什麼嘛,這不是和人偶一樣嗎?」

 靈夢打消了讓眼前那台電腦運作的念頭,休閒地喝起茶來。看來是對電腦沒多大興趣。

「兩者完全不同。式神是借由依照命令行事,來獲得外來的力量。就以當才所舉的人偶例子來講,假設我想讓式神移動右手的話,我不用去拉動式神的右手。只需要說「把手舉起來」就好。」

「因為式神是活著的呢。」

「光只是活著的話是不可能聽我命令動作的對吧?就算我叫妳把手舉起來,妳會舉嗎?」

「會舉唷,你看你看──」

「妳還真是個乖僻的傢伙。」

「所以勒?我要使喚電腦的話,到底還需要些什麼呀?」

 才稍微聊一下,店裡就明顯變暗了。再沒多久,就是落釣瓶怪跋扈橫行的時間了吧。只不過,如果是這些孩子的話,說不定會興沖沖的跑去把落釣瓶怪給找出來戲弄呢。

「那倒也是呢……妳所缺乏的是讓電腦唯命是從的力量。也就是要讓它『唯馬首是瞻』。」

 這台電腦總有一天會能夠在幻想鄉中使用吧。而單就現狀來看,幻想鄉的居民要是沒有了外頭世界的恩賜,很有可能會活不下去。如果是這樣,想要使喚電腦,就只能到外頭世界去了。幻想鄉的情報傳遞十分迅速,這是因為有很多好奇心旺盛的傢伙。如果外頭世界的式神就只能代替主人收集情報,說不定對於現在的幻想鄉而言根本就沒有必要呢。

 我看著無反應的電腦想,為了自身的修業,總有一天必須要到做為『馬首』的外頭世界去的。幻想鄉之所以能夠自由自在的過生活,全都是因為委身於外頭世界的恩賜之下。這點,經常處理外頭世界道具的我是最為清楚的。

 我們封閉於幻想鄉之中,接收著外頭世界各式各樣便利物品,佯裝一副獨立自主的模樣。這情況蘊含著,要是外頭世界毀滅,幻想鄉也會一同消滅的含意。儘管如此,待在幻想鄉的我也無法對外頭世界有任何影響。幻想鄉的居民們之所以會不想離開這個蠻荒地方生活,則是因為他們知道待在這是最輕鬆的。

 反正魔理沙也只是想把家事丟給電腦去做,讓自己落得輕鬆而已,但這種只有處於低處才會有的墮落想法,是不可能查覺到外頭世界道具的真正姿態的。

 一旦我變得能夠驅使式神的話,那式神除了電腦之外不做他想。所以我會不斷地學習外頭世界的知識,直到我得到比現在還要強大的力量、能夠驅使電腦為止。

「怎麼了嗎?雖然還是不知道該怎樣讓電腦運作。但天都黑了,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阿、對了對了,別老是吃些撿來的東西唷。」

「喔喔,已經這麼晚了呀。妳們兩個先稍等一下,在回去之前有件特別優惠要給妳們唷。」

 我在這麼說之後,就去廚房去拿某樣東西。沒錯,包含我在內的幻想鄉居民們,要讓這個式神工作所還不足的就是,更加積極的唯馬首是瞻。

 我將可樂遞給了靈夢和魔理沙。



【註一】
吊桶落下:原文為釣瓶落とし,意指吊桶掉落到水井之中的速度,日本通常藉此形容秋天日落的迅速。

【註二】
『馬首是瞻』:原文為『長いものに巻きかれろ』意指遵從上面的人指示,老老實實的不加以反抗。

【註三】
落釣瓶怪:原文為釣瓶落とし,音同吊桶落下。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