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話  月與河童

 

 

    窗外雪景匯集起月的狂氣,深夜的黑則透過筆尖滲入紙中。

 

    晝讀書、入夜後就將當天所發生之事寫在書上。然而不可思議地,打從我開始撰寫日記以來,儘管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也都能敏銳察覺。這點讓我理解到撰寫日記的真正涵義,並非是用來提醒自己別將日常所發生的事情遺忘,也不是為了要重新審視過去,而是為了要提高感官的敏銳度,讓自己不會忽略掉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不斷地承受著大量的情報,其中我們不感興趣的情報就這樣任憑消失,只有感興趣的情報才會被感官接收,化作自身的積蓄。而日記則是將這種偏頗地接收範圍給提升到極限,發揮出媲美真空管擴大機[I]的功能。所以因為開始撰寫日記,感官敏銳度被提升到極限的我,不論是再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能夠察覺。

 

    ────喀啷喀啷。

 

    店門口傳來聲響。

 

    「都這麼晚了還來……究竟是誰啊?」

 

    我仰賴窗外雪景所匯集起的月光朝店門走去,由於已經閉店多時,店內完全是一片凍寒。

 

    「請問,還有在營業嗎?」而服侍吸血鬼的女僕正站在那兒。

 

    雖說是夜間造訪,卻絲毫不顯急迫,看來她的活動時間大半偏向夜晚吧。一臉深夜出訪很理所當然的表情……沒辦法,誰叫她的主人是位吸血鬼呢。

 

    「妳在說什麼啊?我都把燈給滅了,不論怎麼看都是打算關店休息的吧。」

 

    「我還以為是在節省用能或是出門了呢。」

 

    就算我是因為出門而把燈滅掉,她也打算擅自上來物色商品吧。一想到這點,就實在沒辦法放心讓屋子空下來。

 

    「我是來找吉祥物[II]的……請問這裡有在賣嗎?」

 

    我點起店內燈光,使週遭所瀰漫地月的狂氣消散,也令店內取回夜晚該有的昏暗。儘管覺得在閉店後才來造訪這點,實在是太過自我中心了,但既然是客人,那不論什麼時候來我都沒關係。畢竟本店甚至還有一大清早就會前來叨擾的客人。

 

    「吉祥物啊……還真是曖昧的要求呢。雖然現在有剛進貨的『鑲在鳥居上的隕鐵』……」

 

    「不是那種缺乏可性度的東西,有沒有光是看就讓人覺得很吉祥的物品呢?」

 

    雖然我完全想不到,在這種大半夜的,究竟是要把吉祥物用在哪裡,不過既然賣得掉,就得趁現在脫手。畢竟就一般而言,幾乎沒甚麼人會有興趣買像吉祥物這種缺乏實用性質的商品。我在告知她:「既然如此,本店有項珍藏已久的吉祥物唷。」後,就將沉睡於倉庫深處,那件十分碩大的吉祥物品給帶了過來。

 

    「哎呀,這個色彩鮮豔的是烏龜的甲殼嗎?看起來的確很吉祥呢。」

 

    「紅與藍、黑與白,然後中央是黃色的五色甲,幾乎沒有比這還要吉祥的物品唷!」

 

    「不過……這個甲殼,就烏龜來說有點不太自然呢。不只是太大了,另外……感覺還有點平嗎?」

 

    「正是如此,因為這並非是烏龜的甲殼,而是『河童的五色甲』。」

 

 

    外頭世界所造的暖爐,需要花點時間才能讓冰冷的店內給暖活起來。等到店裡好不容易暖活起來時,我的腦袋也開始靈活運轉起來。

 

    「河童嗎?河童那種生物是棲息在哪裡的呢?」

 

    「山裡頭有棲息很多河童唷。妳們雖然不怎麼常上山,不過山裡頭有居住各式各樣的妖怪呢。只是這甲殼並不是最近的商品,而是千年以上……恐怕是一千三百多年前的物品,是個極為古老的甲殼。」

 

    「是有點古老呢。」

 

    「不過我給先提醒一點,以免客人妳事後前來抱怨,這個只是據說是河童的甲殼而已,究竟是不是真的可就無法定論了。雖說是如此,但五色甲可是最高級的吉祥物唷。」

 

    在老實告知河童五色甲的可性度後,由於察覺到女僕的眼神稍稍露出些許懷疑,我就趕緊將話題給扯開。

 

    「但話說回來,為什麼會想要買吉祥物呢?還是在這種大半夜裡。」

 

    「這是因為………大規模魔法的成功,似乎需要強大的運勢。」

 

    她說了一句十分奇怪的話。前天,聽說她──十六夜咲夜所服務的紅魔館也舉辦了節分[III]。雖然是吸血鬼要將鬼趕走的詭異活動,但紅魔館似乎經常舉辦這種奇妙活動的樣子,也就沒甚麼好稀奇的。

 

    「──在那場節分大會即將結束時,月亮產生了異變呢。不過,你大概不知道吧。」

 

    雖然我是隔天才從『文文‧新聞』上得知,但節分當天,好像有發生月亮被打破的慘案。儘管月亮是無聲無息地破裂,又無聲無息地恢復原貌,但由於經過了不少時間,所以發現到的這件事人也不在少數。

 

    「然後呢,月亮的異變和吉祥物品有什麼關係嗎?……」

 

    「大小姐被碎掉的月亮給嚇了一跳後,又說出:『這次一定要到月亮上去!』這種話。」

 

    之所以會說這次一定要,是因為大小姐之前也曾突然說要到月亮上頭,並想要施展通往月亮的魔法(好像是叫做『Program Apollo (阿波羅計畫)[IV]的魔法)。當時好像因為材料不足而失敗了,但……

 

    Program Apollo (阿波羅計畫)』在外頭世界的魔法中,算是一種極度複雜且難以理解的魔法。光是記載魔法程序的魔導書就多達數冊,據說是種包括程序、材料和道具在內,都是最高層級的魔法。加上所要使用的材料和道具裡,無法理解的物品實在太多,光要一個個找齊就是份苦差事。也因此,我還以為幻想鄉裡沒有魔法使能夠施展這個魔法呢。

 

    「大小姐一個魔法使友人說:『材料雖然差不多都收齊了,但要完成這最高層級的魔法,還必需要有最高層級的運勢。』。接著大小姐就命令我:『去把幻想鄉最吉祥的東西給我帶來。』……」

 

    「還真是個災難呢。」

 

    魔法的施展必須要具備六種要素才能成立。分別是術者的『技術』、靈魂性質的『氣質』、被稱為道具和材料的『物質』、施行場所的『空間』、施展時候的『時間』以及最後的『運勢』。在這六種要素之中,最後的運勢最為重要,只要有運勢,就能或多或少填補其他要素的不足。但反過來說,要是沒有運勢,不論再怎樣簡單地魔法都會失敗。

 

    「既然運勢以外的要素都差不多收齊,那剩下就只差運勢了。而要說到最吉祥的物品,那就不會是茶葉梗、四葉幸運草,也不會是竹子花[V],而是要更加稀有的物品才行……」

 

    雖然覺得稀有的東西和吉祥的東西好像不太一樣,但這種常識,在紅魔館恐怕是行不通的吧。只要稀有就好的話,說不定用不著河童的五色甲,就算是野槌蛇酒[VI]這種程度的東西也會接受呢。

 

    但是我的直覺到告訴我,這是賣掉河童五色甲的大好機會,可不行眼睜睜放過這種絕妙良機。

 

    「這個五色甲可不只是稀有,還正是最符合妳現在需求的商品唷!」

 

    既然是吉祥物,就必須要有它為什麼會吉祥的典故。所以我決定要和她述說這個河童五色甲為什麼很吉祥,以及為什麼會是最符合她現在需求的商品。

 

 

    不想再站著談事,我找了張靠近暖爐的椅子坐下。雖然也有請她就坐,但卻被用:「我比較習慣站著。」的理由謝絕,那完美的站姿絲毫沒有想要坐下的打算。所以我就只好指著她手中的甲羅,在只有我一人坐著的情況下開始說明。

 

    「紅、藍、白、黑、黃這五色象徵著一切自然現象,所謂東南西北和中央的方位、春夏秋冬和節分的季節、然後是金木水火土的物質,也就是說,這五色是象徵世界一切的顏色,網羅了施展魔法所必備的『空間』、『時間』和『物質』,再加上龜本來就是搬運大地[VII]的吉祥物,而具有包含一切自然的五色龜,則可被當作是最高層級的吉祥物唷。我們常說能活一萬年以上的烏龜,想當然不是指一般的烏龜,而是指這種五色龜。」

 

    「可是,這並不是烏龜的甲殼,而是河童的吧?河童也能活一萬年嗎?」

 

    「這就是我為什麼說這樣商品,是最符合妳現在需求的理由。雖然經常聽到有人說,河童是中國一種名為河伯的妖怪所轉變過來的,但……並非如此。」

 

    「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呢。」

 

    「河伯可是住在大河之中的神明,把河童和河伯相提並論,讓人不禁覺得,這實在是太看得起河童了。」

 

    「確實如此,畢竟河童可是比天狗還要劣質的妖怪呢。」

 

    只因為國外有相同名稱的妖怪在,就把牠們當作是同樣的生物,這實在是太沒道理了。而且就語彙來說,是因為棲息於河裡所以才會給牠們冠上河這個字,既然如此,會有相同的名稱也是理所當然。

 

    「我認為河童是由更貼近我們生活的生物所變化而成的。」

 

    暖爐上的茶壺發出沸騰聲響,讓嚴寒的店內重新活絡起來,而我在煮過茶後,也總算是進入狀況了。

 

    這種時候,雖猜想女僕會不會基於習慣地來幫我煮茶,不過她似乎不會在他人家中這麼做。這也證明她是一名優秀的女僕。儘管有些人只要覺得方便,就算是在別人家中也會準備茶水、收拾善後,但那單純就只是沒神經罷了。在前去他人家中拜訪時,哪怕是女僕也都是一名客人。所以就算主動說要幫忙,也只會給主人帶來困擾。正是因為本人沒有惡意,才更顯得惡質。

 

    女僕是種擅長留意各種細節,令自己不做出失禮行為的職業。和會擅自來到店裡泡茶來喝的某位小姐比起來,實在是天差地別。所以我也替她準備了茶水。

 

    「照你說,河童是從哪裡來的呢?」

 

    「這個答案只要想想河童的模樣,馬上就能猜到了唷。」

 

    沒錯,就是河童那有別於烏龜的甲殼形狀。

 

    「我認為河童是由大龜所轉變而來的。」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這女僕是在夜間造訪,但看起來卻一點也不著急。說不定她打從開始,就認定大小姐沒辦法到月亮上頭去呢。一旦這麼想,就覺得她看起來,好像只是在配合大小姐玩遊戲似的。

 

    「大龜也就是棲息於河裡的龜,寫成漢字就是大、龜這兩個字。和文字所表現的一樣,是種十分巨大的烏龜,就算長到和人類差不多大小也不足為奇。而大龜在活過了漫長歲月,獲得足以理解人語、化身成人的妖力後的妖怪,就是河童。」

 

    「大龜……沒聽過這種烏龜呢。而且河裡頭有這麼大的烏龜嗎?又不是海龜……」

 

    雖然有點在意她那彷彿親眼看過海龜游泳的口吻,但我還是繼續說了下去。

 

    「不是有嗎?請再仔細回想看看,不是在海中,而是在河川和沼澤裡,會長得十分巨大的生物。請再試著回想看看河童的模樣、再仔細瞧瞧這個甲殼,不覺得就烏龜而言,這個甲殼太圓、太光滑了嗎?」

 

    「原來如此,我懂你想說的是什麼了。所以才會說這項商品是最符合我現在的需求呢。不過,要是這樣的話……我就得必須和大小姐解釋:『我對水生生物不熟。』了。」

 

 

    女僕十分滿意地抱著五色甲歸去。當然,她雖然有付錢,但並沒有幫我收拾茶具,還真是個優秀地女僕呢。我在收拾好兩人份的茶具後,再一次的關店。

 

    但話說回來,從她最後所說的那句話來看……她不僅很懂得女僕的道理,頭腦也十分靈敏。

 

    她一定是在查覺到河童的真相後,就馬上在腦海中模擬將五色甲呈獻給大小姐時的說明。所以在她解釋五色甲為什麼會很吉祥時,也一定會敘述起這甲殼的緣由吧。只是我猜想,她應該不會告知大小姐河童的真相。

 

 

    河童的真相就是大龜,那不是棲息在海裡,而是棲息於河川和沼澤之中,會長得非常大的烏龜───也就是鱉。而河童就是鱉在漫長歲月裡,取得妖力後所變成的妖怪。

 

    而在主人要前往月亮之時,居然把鱉帶了回去[VIII],令人實在不禁懷疑起這女僕背地裡究竟有什麼企圖,而且還會是朝負面方向去猜想。所以她才會裝作自己對水生生物不熟,並且不會告知大小姐,那其實是鱉的甲殼吧。

 

    月與鱉,這兩樣東西雖然相似,但確實也有著天壤之別。只不過,鱉不僅能夠被我們碰觸,還能夠帶來好運[IX];而月亮不僅是不吉的象徵[X],也絕對無法被我們碰觸。既然如此,要論月與鱉孰優孰劣……不用說那當然是鱉。在前去與遠方的不吉相見前,還是先看看身旁的吉兆比較好。

 

    她查覺到了這點,所以才會為了前往月亮而特地準備了鱉,做出這種乍看之下會讓人誤解是侮辱的行為。大小姐大概是不會發現,但只要讓紅魔館中某個明眼人查覺到,她就會心滿意足了吧。

 

    至於我,則因為意外多了一筆臨時收入,而稍微有些興奮。畢竟那個五色甲又大、又沒人有興趣,可算是一件不良庫存。而且雖然我說那是河童的甲殼,但連我自己都很懷疑這點。所以當女僕造訪時,我就認定要是錯過了這次,說不定這甲殼就再也賣不掉了。並藉由我那提高到極限的感官敏銳度,來回打量著她和這個甲殼。

 

  而在聽到要去月亮上頭這種亂七八糟的目的,以及看到那充滿女僕風範的行為舉止時,腦海中猛然閃過河童與鱉、月亮與鱉的關係。就算是吉祥物,要是和月亮毫無半點關係的話可就沒意義了,所以我就迂迴地把這關係給說了出來。當然,要是她的話一定能夠立刻理解這點,並且將商品給買走吧。這全在我的計算之中………

 

  就在我稍微歇筆望向窗外時,一瞬間,彷彿看見月亮發出了鮮紅光芒。

 


[I] 真空管擴大機:原文為真空管アンプ,是一種擴音用的音響設備。

[II] 吉祥物:原文為縁起の良い物,指能帶來好兆頭、幸運的物品。

[III] 節分:日本每逢各季節開始的前一天(立春、立夏、立秋、立東)所舉辦的活動,具有分隔季節的意思。主要活動有灑豆子、變裝(お化け)、惠方卷,其中灑豆子活動含有把鬼(邪氣)趕走的意思。

[IV] Program Apollo (阿波羅計畫):是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從1961年到1972年從事的一系列載人太空飛行任務,並在1969年阿波羅11號宇宙飛船達成了這個目標,讓尼爾·阿姆斯壯成為第一個踏上月球表面的人類。

[V] 竹子花:和中國不同,日本人認為竹子花是種吉兆。

[VI] 野槌蛇酒:原文為つちのこ酒,是用日本傳說中的生物野槌(つちのこ)去釀製的酒,據說可以治療癌症……不過由於沒人看過野槌(つちのこ),也就不可能有這種酒。

[VII] 龜本來就是搬運大地:在印度和中國等地,都有所為大地是被巨大烏龜所背負的神話。

[VIII] 日本俗話的月と鼈(月亮和鱉),具有天壤之別、雲泥之差的意思。而由於鱉=河童,所以本話標題的月與河童就是月與鱉=天壤之別的意思。

[IX] 在日本鱉(カハカメ)和龜(かめ)是同類別的生物,所以鱉也和龜一樣被當作吉祥的象徵。

[X] 在日本鮮紅色的月亮(赤い月)代表惡兆,是不吉利的現象。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