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被犬型人類占據了!」

  正當我還在煩惱午餐要吃什麼的時候,他就突然從坐位上站起,用著希特勒發表德國宣言般的口吻吶喊著。儘管班上眾人因此稍稍看了他一眼,不過在發現到是他後,就再度回頭做起自己的事情。

  這也難怪,以『不合群的阿甲』聞名的他,就算當著眾人的面做出再奇怪的事情,這個班級……不,是這個學校裡的人都不會在大驚小怪了吧?

  「你突然沒頭沒腦說得是什麼話啊?」不過身為他的好友,我禮貌上的回應一下。腦海中則是在想──該吃麵包邊配自來水好,還是偶而奢侈一點,吃麵包配開水呢?

  「哼哼,真是愚民。」他桀傲不遜的俯視著我,那負著雙手、看不起人的態度,還真像是昨晚在麵店打工時,電視機上演的某某爵爺。

  不用說,是沒腦袋的那一種。

  「這並非是沒頭沒腦,而是我深思熟慮之後所得到的結論。那就是──這個世界已經被犬型人類所占據了!」

  「就是這點沒頭沒腦,突然間說什麼犬型人類……話說回來,那又是什麼啊?狼人的親戚犬人嗎?」話說回來,這傢伙上禮拜好像有去看暮光之城。

  「所以說愚民就是愚民,連自己的本質都無法看穿。」他搖搖頭,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然後凌厲地朝我指來,痛斥道:「所謂的犬型人類!就是像你這種無可救藥的低俗人類啊!」

  「啥?」完全聽不懂。

  「明明就身為萬物之靈,是地球的支配者……儘管如此,卻成天抹煞自己的獨立意識,迎合他人、逢迎拍馬,枉顧自己乃是獨一獨二的存在,盲從大眾意識、順從主流觀感,不將自己置身於體制之下就無法……」

  「簡單來說,是?……」午休時間有限,就請他長話短說吧。

  「簡單來說,就是像你這樣,每天準時上學卻不準時放學,午餐時間到就去吃飯,朋友約唱卡拉OK就去,別人要你當班長你就當,親戚要你打工你就打,毫無自我主見、自我主張、隨波逐流、愚蠢、茫然、困惑、噁心、長睫毛、娘娘腔……」

  「等等,中間混入人身攻擊了。」

  「……就像條狗一樣,在名為體制的主人之下,不論再不合理的命令也只會汪汪叫的去遵守。也就是枉顧靈長類的驕傲,淪落為畜生的人類──-這就是犬型人類!」

  「雖然你說得很義正嚴詞,但……我們可是學生,不上學是要幹嘛?」

  「去踏上追尋真實自我的道路啊!」

  「天底下哪個學生會這麼做啊!」

  「本大爺我!」對了……這傢伙上禮拜連翹三天課,私下跑去墾丁玩。

  「哎──」我嘆了口氣。雖然是嘆氣,不過毫無半點遺憾、受不了的感覺,這只是和他長年相處下來,每當他發出愚蠢宣言時的範例反應。

  「就算你這麼說,不過人類可是在體制的保護下才能存活的喔。生為學生的本分就是上學……而且,都繳了學費了,不上來學不是虧到了嗎?」

  「學費可是我們出的,要不要來上學不該是我們的自由嗎?」

  「要是每個學生都像你這樣,學校早就經營不下去了。國家、社會也遲早完蛋……」高興上學就上學,不高興就私下跑去墾丁飆沙灘車的傢伙要是滿街都是……光是想像,腦子就猛烈發疼。

  「就是這種觀念!」猛然間,他用力拍了下桌子,指著我鼻子叫罵:「什麼不遵守規定會給其他人添麻煩、和大家做不一樣的事情是不對的、既然大家都這麼做,那麼就該這麼做………就是這種觀念大錯特錯!」

  「大錯特錯……?」

  「沒錯,大錯特錯。」他得意的點了點頭,那輕揚的烏黑瀏海也上下飄動:「人可是獨立的個體,具有發展性和獨創性的生命。然而,我們這個世界卻怎樣呢?強迫人類幼子們群聚到名為學校的牢房,成天灌輸他們死板的知識和道理,潛移默化的將人類這種生物洗腦成只懂得唯唯諾諾的畜生……犬型人類!」

  「雖然被你罵得這麼不堪,但這個社會可是由你口中的犬型人類所支撐的喔?」畢竟在他的分類裡頭,我好像也屬於犬型人類……適當的幫自己說些好話吧。

  「哼,不過區區小惠,就自以為是了嗎?」

  「不,這怎麼看都不只是小惠的程度了。」

  「就算、假設、也許、可能、或許、彷彿這個社會和世界,是由犬型人類所支撐。」不不,這可是事實啊。

  「那麼……像我這樣的貓型人類,就是在那群畜生的頂點,揮舞著鞭子帶領他們前往正確方向的唯一領導啊!」

  「等等,你好像突然發出危險宣言,還有──貓型人類是啥鬼?」而且,貓也是畜生吧!……該死,可以吐槽的點太多了,嘴巴來不及說。

  他在聽到我的吐槽後,伸出那有如鋼琴家般的食指,「嘖嘖嘖」的搖晃起來。

  「所謂的貓型人類,就是像我這樣──自由奔放、孤傲不遜,為了靈魂而奮戰、為了心靈而生存,是領導眾人類邁向更高階層的高等人種!」

  簡單來說,就是自我中心的死小鬼。

  「然而,這個世界卻不斷的在迫害我們貓型人類。」他傷痛欲絕的握起拳頭、緊閉雙目,一副像是在忍受什麼難以承擔之苦……似乎是有這種打算,不過在我看來,比較像是在憋尿。

  「犬型人類勾結起犬型人類,建立起創造犬型人類的制度,逼迫著我們貓型人類的生存空間……最後,貓型人類將會從這世界上絕跡!是滅絕!這是政治迫害啊!」

  「你什麼時候成政治家了?」

  「所以,我下了一個重大決定!」
 
  「陪我去和麵包攤的阿婆要麵包邊嗎?」

  「我要成立貓型人類俱樂部!」

  「那是什麼?」死小孩俱樂部?

  「如同其名,就是貓型人類的俱樂部。為了反抗勢力逐漸強大的犬型人類,我就把自今以來都支離破碎的貓型人類團結在一起,凝聚起大夥那自由奔放並且高超的才能,來對這犬型人類的社會進行反攻!」

  「怎麼做?」由於午休時間已經過了一半,我就單刀直入的問。

  「還沒想到。」

  「那麼,反抗完之後,你想幹嘛?」

  「還沒想到」

  「最後,你要怎樣凝聚其他的貓型人類?」

  「還沒想到。」

  注視著他那儘管神采奕奕、閃閃動人……卻顯得格外愚昧的烏亮大眼,我又再一次的嘆了口氣。再補充說明一次,這雖然是嘆氣,不過毫無半點遺憾、受不了的感覺,只是和他長年相處下來,每當他發出愚蠢宣言時的範例反應。

  雖然是嘆氣,不過毫無半點遺憾、受不了的感覺,這只是和他長年相處下來,每當他發出愚蠢宣言時的範例反應。

  因為這很重要,所以要連說兩次。

  「所以……」他拍了拍我正打算無視他,直接起身到餐廳去的胸口,露出璀璨到天然的微笑宣布:「從今天起,你就是貓型人類俱樂部的部長了!」

  我的耳朵好像有點故障,是不是聽到幻聽啦?

  再次注視他那純真微笑,凝視差不多10秒左右,確定剛剛那並非是幻聽後……

  「為什麼是我當部長啊!這種時候不該是提議的人擔任嗎?」

  「真是愚民,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懂嗎?」他趾高氣昂的坐回位置,翹起二郎腿的仰頭看來:「因為當部長很麻煩啊。」

  「啥?」

  「你看,當部長不只要寫社團申請表,還要提交社團報告,還要找齊社員、管理社員……麻煩死了,只有瘋子才會去擔任這種東西。」

  所以……你這是擺明要我去當瘋子?

  「好好好,你這傢伙的懶散我早八百萬又五年前就知道了……就算我退一百萬加二十步好了。貓型人類俱樂部的部長結果卻是犬型人類,這樣不是很詭異嗎?」

  「你什麼時候成為犬型人類啦?」

  「你這傢伙方才不是才這樣說我的?」

  「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不是好像,是事實。」

  「好吧,你這傢伙的頑固我早八百萬又五年四個月前就知道了……就當我退一百萬加二十一步好了……」

  「不准學我說話!而且,為什麼數字還有點微妙的增加啊?」

  「就算、假如、假使、假設、假人……」

  「有個非假設語句的字句混進去了。」

  「假仙的,我曾經說過你是犬型人類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情。」

  「假仙不是這樣用的吧?」

  「但,這又如何?」他再次站起,然後一個俐落飛身跳上我的書桌、踐踏在我的課本上,然後用那嬌小的身子居高臨下的俯瞰著我──-被矮子俯瞰,莫名有種怒火。

  「所以說你們這些犬型人類就是不行,老是被名為自己給限制著而無法動彈。貓型人類俱樂部的部長不能是犬型人類?美國總統不能是黑人?女權主義者不能是男人?宅男女神就不該活在這世界上?還不如死死算了?真是令人看不下去的刻板印象啊!」

  「等等,最後一個是你自己的刻板映像吧!」雖然我也挺討厭的。
  
  「哼,貓型人類才不會計較這些,不受規範、不受限制、自由奔放正是貓型人類的特質啊!」

  「簡單來說?」

  「奴役犬型人類是我們的工作。」

  「你這話……說得還真不客氣。」

  「朋友的功用就是用來奴役的。」

  「給我道歉!給我向全天下人的友情道歉!」

  「啊,抱歉,我說得不夠明白,害你誤會了。」他露出抱歉笑容,儘管依舊踩在我的課本上,但也還是老實道歉了。

  「這邊的奴役,並不包括性奴……」

  「給我閉嘴!───」

  「總之,貓型人類俱樂部的事情就拜託你囉。」輕輕轉身,扭腰擺臀朝我拋了個媚眼後,他就再度一個飛身而下,踏著輕快的腳步離開教室了……

  距離午休時間,只剩下二十分鐘……就算衝去學生餐廳,也來不及上下午第一堂課……今天就吃開水配自來水吧。

  早知道就別聽他說什麼犬型人類還是貓型人類的事情浪費時間。

  居然還要我擔任部長?真是受不了他。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副德性,只要突然臨時起意,不是大半夜說要去爬山、就是毫無預警要我策畫三天兩夜旅遊,活像個不定時炸彈一樣,成天給人找麻煩……

  「不過……」

  隔天下午放學時,我看著手中那張社團活動認可書深深嘆了口氣……

  「為什麼我每次都會幫他搞定啊?」

  開始漸漸相信那傢伙所謂的犬型人類論了……

  只要被他拜託,就算再討厭、再不耐煩也會無意識的開始工作……該死,我該不會是M吧?

  『奴役犬型人類是我們的工作!』

  腦海中莫名竄出他帶著貓耳、貓尾巴,一臉囂張吶喊的模樣。

  「哎……」我深深嘆了口氣,然後泛起無奈的笑容。

  算了,既然都幫他弄好了,再說什麼也是馬後炮。況且,只要弄出一個社團給他玩的話,他那些荒誕無稽的行徑也會稍微收斂一點吧?至少那些過於旺盛的精力會發洩在社團上……雖然目前還不知道這個社團是用來幹嘛的。

  就去和他報告這個不知道算好還是算壞的消息吧……

  拿著社團認可書,我走上通往頂樓的樓梯,然後推開頂樓那門戶大開的厚重鐵門,朝著正躺在陰影處玩PSP的他揚聲大喊。

  「你要我弄的貓型人類俱樂部弄好了喔。」

  然後,他就用著十分欣喜的臉猛然從地上跳起,朝我直奔而來。
隨即問道……

  「那個聽起來很蠢的俱樂部是啥啊?……比起那種事情,喂!你看你看,我剛剛成功幹掉大怪鳥了耶!」

  凝視著他的雀躍神情,我的心中,猛然竄起一股殺意波動。











  貓型人類相處指南
  其之一:永遠別認真看待他們的話,因為他們從來就不曾認真過。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