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話 超越紫色之光【註一】

 從未聽過的噪音刺耳。

 明明就要是冬季了,空氣卻暖活得令人生厭。

 就算閉上雙眼也依舊能感受到那洶湧而來的光之洪流。

 我對此感到恐懼,連想睜開眼確認也辦不到。


 ──外頭那片風光明媚,如今也隨著片片染紅地葉片落下而逐漸黯淡,順遂化做冬季的色彩。

 所謂紅葉,即是象徵生命的樹葉一點一滴地逐漸癲狂、最後抵達人類所無法理解的界限時所被染紅的葉子。大部分的葉子都無法承受自己如此變化而飄落,但其中也存在能完全墮於癲狂的葉子。這種葉子,其色彩也將超越紅色,化作人類所無法目睹的色彩。幻想鄉的居民將這種葉子飄落之後的顏色稱為「冬之色」。儘管在人類眼中這會是片退色景致,但說不定在妖怪之中,有人可以從中確確實實地看見冬之色呢。

 而店裡也漸漸染上冬之色,但和外頭的景色變化比較卻是絲毫不感嚴峻。這是因為人類是具有智慧的關係。

 至於我呢,早就準備好那人類智慧的結晶,也就是所謂的「暖爐」了。只是………

 喀啷喀啷。

「阿阿真是的!外頭冷死了。這麼冷的話就算換上冬服也沒用耶……等等,店裡頭也冷死人了!平常的暖爐怎麼了嗎?」

「是魔理沙阿。那個呢──暖爐的燃料用完了。」

「燃料?」

 我所使用的暖爐是外頭世界的大型器具,所用的燃料也是外頭世界的。因此一旦燃料用盡,就很難再弄到手。過去總是靠著本來就裝載的燃料和裝載在其他大型器具裡頭的燃料,或著是拿其他看起來很像的液體來代用。

「只是不管再怎麼冷,也該說聲歡迎光臨吧?」

「如果是客人的話就會說了唷。不管再怎麼冷也一樣。」

「阿──早知道店裡頭會變成這副德性,我就把迷你八卦爐給帶來了。無論如何,燃料的事還是想想辦法吧。」

 魔理沙很怕冷,所以於嚴寒的冬季裡,平時的「爽快感」也只剩下原來的三分之一。

「今年不知道為什麼,幾乎都沒暖氣設備掉落,也因此沒辦法收集燃料呢。」

「說不定外頭世界的冬天已經不會冷了,真是令人羨慕耶!」

「冬天不可能會暖活吧?」

「所以呢,香霖打算就此長眠嗎?」

「不是冬眠嗎?雖然我也沒要冬眠就是了。哎──沒有辦法。在嚴寒來臨之前,必須給想個法子把燃料弄到手阿。」

 我也不是沒辦法弄到燃料。像是到外頭世界去拿、或是讓妖怪分點給我,諸如此類的。然而就現實上而言,雖然後者比較有可能……但、畢竟妖怪呀……

「要我來告訴香霖一個好消息嗎?我有認識一個,和你一樣大量持有外頭世界東西的傢伙。最近也說了『這個道具,可以和遠方的人進行對話呢』」之類的話,然後用來和自己的式神聊天……真令人懷疑究竟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那傢伙的話,應該會有燃料吧。」

「那傢伙是妖怪?」

「───沒錯,正是妖怪。」

 喀啷喀啷喀啷。

「阿阿好冷好冷!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冷呢?」

「是靈夢阿,歡迎光臨。」

 也差不多是各地要開始準備過冬的時候,靈夢肯定也是要來拿冬季衣物的吧。也因此,她今天是客人。

「等等、店裡頭不也很冷嗎!那台總是熱過頭的暖爐怎麼了嗎?」

「還在放暑假的樣子。」

「哎呀?魔理沙,妳在阿?」

「阿阿,就在妳眼前呢。」

 接著魔理沙就將暖爐的燃料用盡、卻不知道怎樣才能補充等等事情,代替我來向靈夢說明。看來她真的很怕冷呢。

「那個妖怪……應該是在說紫吧?」

「沒錯,那傢伙可是最接近外頭世界的。靈夢的話,應該知道她在哪裡對吧?」

「才不知道唷。連她住在哪邊我也不曉得,總是在不希望她來神社的時候出現、真的不希望她來的時候就不出現呢。」

「……從沒希望她來呢。」

「而且,紫也差不多不會再出現了唷。」

「她玩完了?」

「又不是抽到大吉籤。紫呢,總是一到冬天就不會出現了唷。」

 靈夢和魔理沙兩人,就這樣持續著讓人搞不懂究竟是認真還是在玩鬧的爭論。而且話說回來,我可從來沒說過要拜託那個妖怪。只是、像這樣一直都弄不到燃料的話,果然很困擾阿。

「既然如此,只要灑上油炸豆腐【註二】就會靠過來唷。紫的僕人。」

 ──隔天,我試著在店門口擺上油炸豆腐。這就像是符咒一樣,我並未懷抱著特別的期待。

 今天的氣溫也逐漸地在下降,果然冬天就要來臨了吧。雖說沒辦法使用平常的暖爐實在很不方便,但這也沒辦法。說不定必須要考慮其他的取暖方式了。

 這台暖爐是我在幾年前所得到的。本來是打算要當成商品販售,但在試用過後我隨即改變了主意。這麼便利、不對,是難以使用的道具怎麼可以拿來販賣。

 能夠讓房間各個角落一下子就溫暖起來,讓人絲毫感受不到冬季氣氛。不論是麻煩的新柴、會被煤煙弄髒的煙囪等等,像壁爐那樣大型裝置一概沒有,完全沒必要勞動身體的關係,讓人變得運動量不足。所以我當下判斷,這道具要是賣掉就太可惜了、不對,是沒辦法當作商品販售才對。

 但是,如今豁別許久地品嘗到冬天的滋味……好冷、幻想鄉的冬季有這麼冷嗎?……要試著把過去使用的,那個用魔法來取暖的火爐給拖出來用嗎?……等等,我把那個給魔理沙了阿!

 喀啷喀啷。店門口傳來了聲響、這麼快就上鉤了嗎?

 從我放上油炸豆腐來算,還不到一、兩個小時,還真是個喜歡油炸豆腐的傢伙呢。居然這麼快就墜入我的陷阱……等等,誰也沒有進來?

「阿──請問方便嗎?稍微有點事情想請教一下您的主子……」

 打開門後卻誰也沒看見,精心設置的油炸豆腐也沒了。看來確實是有人來過,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就不見蹤影。該不會是狐狸的惡作劇吧……

 這世上果然沒有不勞而獲這種事情。如果就只是把油炸豆腐放在門口的話,有努力也和沒努力一樣了。

「雖然稍微冷了點……但這樣一來,就不會讓墜入陷阱的獵物給逃走了吧!」

「……所以,你才會拿著油炸豆腐一直傻站在店門口嗎?你搞錯該努力的方向了吧!」

「阿阿魔理沙,妳在阿。」

「在唷,就在你眼前呢。」

「對了,可以幫我拿著油炸豆腐引誘妖怪過來嗎?」

「誰要幹這種蠢事阿!」

「我的專長可不是引誘妖怪呢,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魔理沙在說了「好啦好啦,總而言之先進店裡頭吧。」後,接著就走入了店內。

 而我在將好不容易弄到手的油炸豆腐放在門口後,就跟著她走了進去。

「那種陷阱,別說是妖怪了,連狐狸也不會上鉤唷。」

「儘管如此,但剛剛好像有什麼東西上鉤的樣子。」

「哎──算了算了,要是那台暖爐沒辦法用的話,就算紫的僕人來到這也是束手無策,我就去幫你找一下紫吧。」

「知道她在那嗎?」

「雖然靈夢那樣說,但經常可以在神社看到紫,所以她就住在那邊附近吧。鐵定是這樣。」

 魔理沙接著就代替我離開店裡去找紫了。

 但我……真的這麼想見到那個妖怪嗎?就算沒有了暖爐,也還是有其他方法可以取暖,況且幻想鄉本來就沒有這種便利的道具。再說,就算見到了那妖怪,也不保證一定可以取得燃料。

 我,只是單純地想要知道更多有關於外頭世界的事情不是嗎?使用和外頭世界有關係的道具、對接觸外頭世界的妖怪感興趣,不論再怎樣微不足道的情報也想要了解,只是如此不是嗎?

 我經手過無數不可思議的物品。而被這些物品所圍繞的我,總是在想像外頭世界的模樣。

 舉例來說,像是這個以音樂盒來講過於小巧,由無機體材質所構成的白色箱子【註三】,我的能力告訴我,這個箱子是個能儲存大量音樂,並且演奏的道具。然而,這個箱子卻從未向我演奏過。在外頭的世界,究竟是用怎樣的方法、讓它演奏出怎樣的音樂呢?……

 我將那小巧金屬箱子貼近耳朵、闔上雙眼。說不定這麼做,就能聽見外頭世界的聲音呢。

 店外傳來了像是在交談般的聲響。是魔理沙回來了嗎?還是被油炸豆腐給引誘的妖怪來了呢?……不對,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從未聽過的噪音刺耳。我聽見了完全無法想像會是生物所發出來、令耳朵發疼的聲響。

 肌膚則是感受到暖活得令人生厭的空氣。突然地,空氣的溫度也像是產生了變化。如果是這種冬天,也就不需要暖氣了吧。

 雙眼就算閉上也依舊能感受到那洶湧而來的光之洪流。究竟為什麼會這麼亮呢,這冰冷光芒不像是太陽也不像是來至於魔法。

 我直覺了解到,現在──我正處於外頭的世界。讓外頭世界的道具所環繞、對手上這外頭世界的道具產生嚮往的關係,我的意識飛越了結界。

 ……然而,我卻沒辦法睜開雙眼。要是明確地看見我身處在外頭世界,說不定就再也沒辦法回到幻想鄉了。那些遭遇到神隱的人,大多也沒有再回來了。相反的,要是認定這些只是幻覺、幻聽地張開雙眼的話,意識就不會飛越結界地回到幻想鄉,錯失這能看見外頭世界的大好良機也說不定。我所希望的,究竟是哪一邊呢?

 對了,我不是想要外頭世界的燃料嗎?我具有明確目標。我並非是迷失到外頭的世界,只是為了處理事情而前去拜訪罷了。將意識留在香霖堂、不對,是幻想鄉之中,只讓肉體飛越結界。沒錯,這對人類來說或許是無法辦到的特技……但我應該辦得到才對!

 我為了要取得燃料,重新取回店裡頭的溫暖,緩慢地睜開了雙眼。

 ──博麗神社,存在於幻想鄉邊境中的邊境的神社。

 魔理沙為了尋找紫而來到了神社。在她離開香霖堂的時候,店門口正擺著油炸豆腐,為了要使這塊油炸豆腐能夠更有效地發揮功用,魔理沙就把它給帶了過來。

「喂──有人嗎?」

「嗯──?在唷,就在妳眼前呢。」

「靈夢、不是在叫妳,是在找紫啦。」

「怎麼了嗎?拿著油炸豆腐的……」

「不就妳說的,要用油炸豆腐把人引過來的嗎。」

「因為她是狐狸呢。」

「看來,香霖像是完全不知道該怎樣捕捉妖怪的樣子,沒辦法啦,所以就想讓靈夢去幫忙抓回來。」

「阿阿這樣呀,還真是任性呢。總而言之,要邊喝茶邊談嗎?」

 魔理沙和靈夢,邊喝著茶,邊熱烈討論起該怎樣來捕捉紫。

「說到紫呀,說不定已經冬眠了呢。」

「甚麼冬眠,只是沒有再出現不是嗎?反正也不知道她住在哪,說不定只是跑到南方小島上去度假呀!」

「說不定呢。不過南方小島……哪裡阿?」

「別太在意這種地方。說真的,有甚麼辦法可以把紫叫來嗎?」

「真是沒辦法呢。這麼做的話、紫會大發雷霆就是了……」

「有什麼辦法嗎?」

「有是有啦……要是這麼做的話,紫就會跑出來說「這樣很危險,請不要再繼續了」。」

「會出來阿,這樣不就好了?」

 對她們而言,所謂的危險,一點制止力也沒有。

「就是將幻想鄉的結界給放鬆。要是太靠近外頭世界的話,說不定會被趕出去呢。」

 ──光之洪流。儘管明亮卻冰冷的光。由於太過耀眼而無法看清。完全不像是日語的談話聲響、那溫暖地污穢空氣彷彿會讓人頭痛,外頭的世界……儘管曾經在流入幻想鄉之中的書裡看過,但從沒想過會是這樣吵雜、而且一點也不美麗的地方。

 等我冷靜下來後就去找燃料吧,至於回幻想鄉的方法,之後再慢慢尋找就好。

 ……眼睛漸漸地習慣了。這裡、這個眼熟的鳥居……是神社嗎?在神社裡有著滿滿人潮……

「哎呀、這可不行唷,居然來到這種地方。不是人類的您,是不能來到這裡的唷。」

「!?」

 如此吵雜的聲音突然靜止,光之洪流也全數消失,我手中拿著那白色箱子。周遭雖然昏暗卻不知為何地看得十分清楚……是香霖堂店內一慣的景致。

 看來我似乎是稍微打了個瞌睡。我將那儘管昏暗卻擁有溫暖的燈給點上,將白色箱子擺放於櫃子中。

 光這樣睡在這,可沒辦法把所想要的東西給弄到手阿。我有點在意剛才放在店門口的油炸豆腐有沒有引誘到妖怪而打開了店門,只是很可惜的,就只有油炸豆腐被人拿走了。

「果然……是狐狸的惡作劇嗎?」

 遠方出現了魔理沙和靈夢的身影。身旁還跟著另外一名少女,像是在邊走邊朝她們兩人說教似的。還真是難得一見的景致。

「哎呀、初次會面。我名喚八雲紫。您就是說想同我見上一面的先生嗎?」

 眼前的妖怪穿著華麗服裝、手持華美陽傘,有著不似人類的銳利眼神。臉上則綻放著不吉笑顏。

「阿阿、您好。與其說是想同您見上一面,還不如說是想委託您協助點事。」

 我邊帶領紫走進店內,邊將把她叫來的始末、有關暖爐燃料等事進行說明。

 「是用電的嗎?還是燈油呢?或著是硝化甘油呢?嗯哼、不論是什麼都能輕易替您準備。如果只要這些的話,我可有無窮盡唷……人在困難時就該互相幫助呢。」

 她露出了滿面笑容──果然很不吉利。

「真不虧是妖怪呢。」

「真不虧是我唷。」

 紫在這麼說後,就毫無聲息地令裙襬飛揚、遊走於店鋪之中。

「……您的店裡,盡是些稍退流行之物呢。最近所流行的,大多是能方便攜帶之物唷。像是可以攜帶於身邊與遠方之人談天、將他人記憶攜帶於身上,用小型螢幕放映出來之物等等……」

「本店並不會特意去盲從流行,只會經手我所中意之物。」

「哎呀、這個白色箱子……這可是流行商品呢。」

「阿阿、那個……儘管知道這箱子好像可以攜帶大量音樂,卻尚未找到使用方法。」

 我擁有不論是怎樣的道具都能知道其用途和名稱的能力。但、這個能力卻不會告訴我使用方法。

「就是把這種東西抵在耳朵上,才會看見方才那種奇怪幻覺唷。您可並非是人類呢。」

 又是滿面笑容。

「喂──趕快把暖爐點上啦,冷死人了!」

「魔理沙妳也太心急了吧?才剛和這位小姐說明完沒多久耶。」

「哎呀、已經啟動了唷。看──燃料已經裝滿了對吧?」

 確實是滿額狀態。

「究竟是甚麼時候……等等,妳不是一直都在這邊嗎?這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人在困難時就該互相幫助、唷。」

 紫說出這話後,就將剛剛拿在手上的白色箱子給收進衣服裡……我才認識這個妖怪少女沒多久就已經開始後悔了。



【註一】
超越紫色之光:
指的是紫外線。一種人肉眼所能辨識的極限──紫色,波長還要短的不可視光。英文的『Ultraviolet』也有超越紫色的意思。


【註二】
油炸豆腐:原文為油揚げ(あぶらあげ),是一種將豆腐切薄片後放入油鍋炸的食物。於日本民俗傳說中,狐狸最喜歡吃這種油炸豆腐了。

【註三】
白色的箱子:應該是指iPod,由蘋果電腦設計並販售的攜帶型數位多媒體播放器。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