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五話 眾神的道具

「這個道具……外頭世界的人們究竟在想些什麼,居然做出這種東西。」

 我略感寒意,將那道具藏於位在店內深處的櫃子之中。

 雖然看起來是這樣,但我、森近霖之助也確確實實是名商人。而擺放了許多道具的這間店──『香霖堂』則是間古道具店,其中的道具絕大部分都是商品。為了行商而收集外頭世界的道具、為了客人而敞開店家大門。

 儘管如此,那些傢伙卻把人當成假商人看待,明明就不是客人還敢跑到店裡頭來,說什麼「反正盡是一些你不想賣的東西不是嗎?」。這只是不想賣給不是客人的傢伙罷了。

 也確實,店裡頭是有一些我不打算賣、可稱之為嗜好品的非賣品存在,這些道具對於店面來說就只是佔地方而已。但、對我來說,這些道具之中卻有許許多多比起商品還要更加具有價值的東西。而有想支付同等於這些道具的代價之人,目前還尚未出現。

 但其中,也有件近來讓我十分在意,由於太過不祥,導致無法和任何人談論的道具。那是個差不多手掌大小的灰色小箱子──材質似乎是叫做塑膠吧?這麼說來,這道具也確實不像是有用上金屬或是石頭,最近這種材質的道具十分眾多。除此之外,上頭還裝置著各式各樣像是按鈕或是開關的東西,不過、就算按了也沒有任何反應。

 如果只是這樣,倒是沒什麼地方散發著不祥氣息,然而這個道具的『用途』卻很奇怪。沒錯,由於我的能力是『能夠鑑定道具的用途』,也因此這份不祥也只有我能夠體會到。那是足以讓我將這小箱子定為非賣品的不祥感受。

 ──喀啷喀啷。

「香霖唷、外頭真是冷死了!森林那頭還比較強。」

「魔理沙呀。既然要到店裡頭來,請麻煩先把雪給拍掉啦。」

「阿──拍掉了唷、現在。」

 將那不祥地小箱子給藏進櫃子,隨後就朝門口的方向走去。

「現在才拍也太遲了,這不是已經在店裡頭了嗎?」

「反正也不是客人,這不就好了?」

「這可是雙重意義地一點也不好阿。要是把商品弄濕,妳打算怎麼辦?」

「反正盡是一些你不想賣的東西不是嗎?店裡頭大多是非賣品,也完全沒有想脫手的打算似的。」

「就算是非賣品,弄濕了也很麻煩。與其說這些,請趕快去外頭把雪給拍掉。」

 魔理沙一臉勉強地到外頭去了。不過雖說她帽子上積了雪,但雪有下得這麼大嗎?……由於完全沒有出門的關係,才會連下雪了也沒有發現吧。

 這樣也好。嚴寒冬季,只需一直待在人類智慧的結晶──暖爐旁,等待冬季過去即可。

「久等啦。外頭儘管很冷,但在太陽出來後還挺美麗的耶。」

「雪停了嗎?」

「嗯?打從開始就沒下雪呀?」

「妳的帽子不是績了不少雪嗎?」

「阿阿、這個是被森林裡的樹給弄的。鐵定是惡作劇妖精搞的鬼吧?一但有人想通過樹下,就會搖晃樹木讓雪落下來唷。多虧如此,讓我的頭重的要死呢!」

 雖然很在意她為什麼不在被雪覆蓋的時候把雪給拍掉,但、反正也只會回答些「正在鍛鍊頸子。」之類的話,我就乾脆不問了。

「最近有進什麼有趣的商品嗎?」

「對了,前些時候……」我話只說到一半就打住。

 前些時候所入手的道具,正是方才那不祥地箱子。要說哪裡不祥的話,則是那個道具的用途。

 那個道具的用途,似乎是能夠用來操縱世間萬物。舉例來說,像是能操縱人類、使其交戰、引發戰爭,似乎根據情況,就連毀滅世界也能辦到,簡直就像是神所使用的道具。儘管看起來並非是這麼誇張的東西,但我的眼確實是如此告訴我的。

 不久前雖然想確定真偽,但由於不知道使用方法,結果連想讓一條蟲子動也辦不到。也因此我就放棄地將它定為非賣品,使其長眠於店內深處。

「前些時候怎樣?」

「前些時候……做了個奇怪的夢唷。令人生厭的空氣、刺耳的聲響、過於耀眼的光芒和從未見過的景色,然而卻又有點眼熟……」我決定暫且不提有關於那小箱子的事。

「完全無關的話題呢。夢的話怎樣都好啦!」



 ──喀啷喀啷。

「阿阿,這家店也真是的。霖之助先生,這樣很危險呢。」

「危險是在指什麼呀?靈夢。這家店還不需要這樣謹慎對待吧?」

 結果,昨天魔理沙好像只是來打發時間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於無聊,很快地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簡直就像是在雪地上來回奔馳的狗一樣。

 而今天的來客──不對、不是客人──是靈夢。總是些不是客人的傢伙來訪,說不定就是因為大家都對這家店太過謹慎的關係。

「才不是因為謹慎,而是因為這家店都是些非賣品不是嗎?就先別提這個,霖之助,你是不是完全沒有出門阿?而且因為你一直開著暖爐的關係,屋頂的雪都融化了,碩大的冰柱結了一大堆唷。那種東西要是掉下來可是會非常痛的呢。」

「這樣不是很好嗎?說不定會有惡作劇妖精來到店裡,幫我趕走可疑的人類。」

「你在說妖精把冰柱弄下來?又不是森林裡的妖精。」

「算了,妳回去的時候就幫我弄下來。妳所累積的賒帳應該有這種程度吧。」

「好是好呢,不過我今天並不是來做這種事的,而是被拜託來傳話的唷。」

「傳話?」

「『不久之後,我將會去取走那件物品』這話。那件物品是什麼呢?」

「……那件物品是什麼阿?而且話說回來,這是幫誰傳的話呀?」

「當然,是幫紫傳的話唷。」

 我想像了下紫說話的模樣後,臉上露出明顯地厭惡神情。雖說受了人家照顧實在不好這樣講,但是她那妖怪少女派的笑顏,實在是太不吉利了。

「還沒有冬眠嗎?」

「就是要去冬眠才拜託我傳話的唷。」

 這樣阿,如果是那個妖怪少女的話,一定知道那個小箱子究竟是什麼,但是……她也是我最不想交付箱子的人。不僅僅是至今為止
,被她擅自拿走的道具都沒再回來,同時也感受到了某種十分討厭的惡寒。

「完全猜不到那件物品會是什麼呢。」

「總而言之,我話已經傳到了呢。由於今天是那個呢,再不去採買可就不行,所以──」

 靈夢在丟下這話後就急急忙忙走掉了。來到店裡頭,說了「因為要去採買。」之後就離開……她究竟在想些什麼呀。看起來就像是在說「這家店沒有我想買的東西。」一樣。不對,她正是這麼說的吧?

 我再次將那灰色小箱子取出。紫所說的那件物品,果然就是這個箱子吧?雖然是偶然撿到的,但這會是紫的東西嗎?

 掉落在幻想鄉的外頭世界道具,大多是因為結界事故而掉進來的道具、無人使用而化作幻想的道具、或著是持有者突然消失的道具等等。如果這個道具是神的道具的話,外頭世界已經沒有神的可能性非常高。

 要是這個道具真的可以操縱世間萬物的話,如今處於危險位置的幻想鄉,可說是片刻也無法抵擋吧。尤其是交付給那個妖怪少女的話,完全無法去想像究竟會發生什麼。

 會有這種不可思議道具存在,要是普通人類的話,誰也不會當真的吧。但是,卻有根據讓我相信這會是真的。

 至今為止所撿到的那些外頭世界的道具,裡頭也有在幻想鄉中難以置信的物品被作出來,而在那其中說不定真的有能夠毀滅世界的道具。我盡可能的不想將外頭世界的強大力量帶進幻想鄉中引起混亂。雖說這個灰色小箱子至今皆沒有運作的反應,但卻不知道何時會發揮那同等於神明的能力。要是讓那能力發動的話,將會操縱人類、引起爭端、發動戰爭、將世界給毀滅殆盡吧。

 我呢,十分喜歡現在的幻想鄉,因此這個小箱子,絕不能交給任何人。

 這種危險的道具就把它給毀掉吧!用木槌把這道具給毀掉吧!

 我抱持著對這灰色小箱子的少許遺憾,使盡全力地揮下木槌。

 ──隔天,我闊別許久的在做外出準備,因為發生了件必須要出門處理的事情。

 昨天確實是以那小箱子為目標揮下了木槌。雖說是如此……卻感受到了不可思議的手感,簡直就像是敲打在軟綿綿地棉被上一樣。驚訝之餘我朝了木槌之下看去……

 那是個讓人不太想回想的景致。不知道為何,在我想要毀掉的小箱子和所揮下的木槌之間……夾著一只手!沒錯,只有手的生物將木槌給檔了下來。雖然那是我打算使盡全力所敲下的力道,但那只手(還是十分纖細的女子手腕)卻像沒事一樣,並在將木槌給拍開後把食指立起,於我眼前左右搖晃。接著,就像是在嘲笑被嚇呆的我一樣,那只手就將小箱子給抓起,並和著箱子一起消失了。

 那時候,雖然我完全搞不懂究竟發生了什麼而愣了一會,但待我冷靜思考後,就發現這其實一點也不奇怪。能辦到這種事情的傢伙,在我所認識的人當中就有一個。沒錯,絕對是被那名少女給拿走的,那個我最不想交付箱子的傢伙。

 儘管我不知道那名少女的住所,但總而言之,還是先準備油炸豆腐吧。

「──做了油炸豆腐……又打算挺立在店門口了嗎?」

「魔理沙呀,什麼時候在店裡的?」魔理沙就站在我的正後方。

「感覺你像是很慌張的樣子,所以我就偷偷溜進來了!沒啥特別的意思。」

 對了,讓魔理沙去找的話,效率應該會比我高上好幾倍才對。

「魔理沙,有件事情想要拜託……」

「去找紫嗎?也沒什麼好拒絕的。」

「!?為什麼知道我要找紫呢?」

「油炸豆腐。」

 魔理沙在爽快的接受後,才來沒多久就離開。這樣的話……我不用在這種冷天裡出門,就能夠解決這事了。

 冷靜下來想想,那個小箱子究竟是什麼呢?雖然我的能力讓我看見了十分可怕的用途,但怎麼想也不覺得只有那種大小的小道具,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然而,我才想把它毀掉,就被紫給拿走──也就是說那東西似乎也不是單純的垃圾……

 黑色地廉價按鈕、背面和側面也開著用途不明的小洞。而最大的特徵則是在那數枚按鈕的正上方,裝著一扇不能開啟的小小窗戶。要是一直盯著那窗子看的話,就彷彿會被吸進去一樣,那無機質結構充滿不祥氣息。

 然而,重量卻不怎麼重,裡頭也不像有放多少東西的樣子。對我而言,所感受到與其說是危險,還不說是不祥氣息以及些許的寂寞。如果是像靈夢那樣感受性更加強烈的人,說不定還能感受到其他,像是這道具的使用者所蘊含於其中、如同思念一般的東西呢。

 ……為什麼等到那東西不在手頭上,才如此明確地去回想出那道具的細部結構呢?我的眼,是被能力所帶來的幻像給矇蔽了嗎?下次必須得訓練自己不仰賴能力來辨識物品了呢……


 ──喀啷喀啷。

 門扉開啟的聲響令我回神。看來我像是邊考慮事情,邊稍微睡了一會。

「什麼嘛。拜託我去找人,結果自己卻在優良之旅、如夢似幻【註一】嗎?」

「阿阿、魔理沙呀……已經回來了嗎?」

「在神社唷。紫那傢伙,在神社悠閒地喝茶,忘記去冬眠了呢。」

「……然後呢,紫怎麼了嗎?」

「拜託我幫忙傳話耶。」

「又是傳話嗎?……那麼,她說了什麼?」

「阿阿、是說『本月的份我確實收下了唷』。」

 什麼!是把那個當作代金嗎?而且還是本月的份?是打算每個月都來索討嗎?看來我是和麻煩的妖怪進行交易了。

「接下來還說了這樣的話『之前,我說過外頭世界正流行方便攜帶之物對吧?因此諸如此類的道具也掉落不少。而這個則被稱做為掌上遊樂器,不論何時何地皆能與假想敵進行戰鬥或是消滅對方唷……等等、唉呀討厭啦,這個灰色的是非常古老的機種呢。顏色也還是黑白的……這麼古老的機體,就連外頭世界也沒多少人擁有唷。如今呢,正在流行這種有兩個小窗子的唷。』不過呢,這究竟是在說什麼呀?」

「原來如此呢,妳傳達地很好。」

 外頭的世界,如今正流行著怎樣的『掌上遊樂器』呢?紫所述說的有兩個小窗子的箱子,一旦退流行的話,說不定也會掉進幻想鄉呢。

 於沉寂中,屋頂的冰柱落了下來。是有可疑的傢伙靠近,然後被惡作劇妖精給惡整了吧。





【註一】
優良之旅、如夢似幻:原文為『いい旅・夢気分』,是東京電視台於每周三晚間20:00~21:00播放的遊記節目。全篇皆由Hi-vision(高畫質影像)製作(極為少數的情況下,由於是在汽車等狹小地方、使用小型攝影機的關係,所以採用4:3SD 的up-convert(升頻處理)影像),是個於2007年10月 3日為止總共撥出1000集的長壽節目。

說真的,完全搞不懂魔理沙究竟想說什麼,和之前蕾米莉雅的「就像是魔術師的開場白……」一樣,是等級高過頭的譬喻……

【註二】
一個窗子的箱子和兩個窗子的箱子:一個小窗子的灰色箱子應該是指GameBoy,日本任天堂公司於1980年所推出的掌上遊樂器。而兩個小窗子的箱子則是Nintendo DS,日本任天堂公司於2004年所推出的掌上遊樂器。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夜月
  • 這個嘛~,就字面上的意義來說的話就是霖之助快要夢周公去了

    優良之旅:勉強算是吧,魔理沙不是聽到霖之助說之前做的夢嗎?
    大概是在指這件事吧

    如夢似幻:不過不論意識旅行的多遠,身體依舊在這裡作夢罷了
    因此「如夢似幻」
  • gdrs
  • 原來如此,這當初倒是沒想到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