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 幻想鄉的巫女和十五冊的魅力 後篇


 「久等了。真是的,這件衣服有點大過頭了啦,這樣不是很難走嗎?」

 靈夢才剛走回來立刻就發出抱怨。不過──既然是我的衣服會大也是沒有辦法,畢竟靈夢和我有著一段不小的身高差距,但話說回來,別擅自穿上我的衣服拉。

 「阿?這不是魔理沙嗎?怎麼會在這種地方?」

 「這是我的台詞吧,我阿,只是想過來看看有沒有什麼新貨上架罷了。真是個認真的客人對吧!」

 「靈夢,不該用『這種』地方來形容我的店吧?」

 「不論什麼時後來都沒有客人不是嗎?這地點太糟了啦。」

 「就說我是客人了。」魔理沙就這樣一面說,一面開始翻閱起一旁我所看過的書籍,而靈夢則是擅自從櫃子中拿出茶壺出來開始泡茶,還真是一如往常恣意妄為的兩人。明明就不是客人阿。

 我偷偷看著靈夢的書,同時想──為了要讓這些書成為我的東西,看來必須要先假裝不在意這些書才行。

 「總而言之我就先幫妳把衣服給補好吧。不過阿,妳應該知道這不會是免費的吧?」

 靈夢頭也不回的問道「怎麼了嗎?」

 「在問怎麼了嗎?是嗎?我說,所謂商業這種行為要是不支付相對應的代價的話,可是無法成立的唷。」

 「這個知道唷,我平常買東西的時候可都是有付錢的,畢竟我家的神社也是如此,如果想讓願望實現的話,就必須付出香油錢來當作代價。」

 「那難道我的店就一點也不平常?」

 「霖之助先生不是對錢沒興趣嗎?」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了,別擅自幫我決定阿。」

 「不是都一直都沒和我拿錢嗎?」

 「妳這是說什麼話阿,至今為止所承辦的工作還有妳所拿走的商品,全部都是賒帳唷。」

 靈夢邊將茶注入茶碗中邊向我回嘴:

 「可是,我可沒帶錢在身上唷,就算回到家裡頭也沒有就是了。」

 「畢竟誰也沒捐獻香油錢呢。在妳的神社裡頭,不論祈求什麼都不會實現不是嗎?」

 「阿,霖之助先生會突然開始說這些,是想要我的書對吧?」

 靈夢將茶碗放下來到我身旁坐好,並把那即將成為我囊中之物的書拿到手裡。

 「……靈夢的賒帳可不是光憑這些書就能清償的唷。」

 「這本書阿,對那個被我解決掉的妖怪好像很重要的樣子,所以我才帶來的,這一定有它的價值在呢。」

 魔理沙用著「和我說的一樣吧?」的表情朝我看來,儘管看起來像是在私下對我嘲笑,但這種程度我還可以忍受。

 「那個阿-先讓我看看吧……嗯──原來如此,儘管裝訂得十分漂亮但出乎意料的是新書呢,這種東西可是要骨董才會有價值唷。嗯-果然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只是由於『這對妖怪而言是很稀奇的東西』所以才會帶在身上吧。」

 「那──就算要用這本書來抵一直以來的賒帳也是可以的吧。」靈夢掛著淺淺微笑說道。

 她不只是沒在聽人講話,還對物品的價值一點概念也沒有,恐怕對她而言,金錢就只是單純的紙張和金屬也說不定。不過,我應該已經把我想要這套書的意念給婉轉的傳達出去了,不論如何……

 「真是沒辦法呢,那就讓妳用這三本書來抵債吧。」

 「阿?三本都要?」

 「一本是用來抵幫妳縫補衣服的錢、一本是用來抵現在穿來的這件衣服的借金、然後最後一本是用來……」

 「阿──給我等一下,不是用來抵到一直以來的賒帳嗎?」

 「喂-喂-妳以為妳賒了多少錢阿?雖然說也不是很多,但也不是這種書可以全部還清的唷。」

 這到是真的。靈夢不只是任意拿走店裡的東西,也會委託我幫忙縫製衣服、製作道具,連退魔棒【註一】也是我替她準備的。

 「那就沒辦法了,剩下來的部分就繼續賒帳吧。」

 我看了窗外一眼,對了──今天從早上開始就有種不好的預感呢。

 「附帶一提,最後一本是用來抵───『門的修理費』!」

 咚!咚!碰!雜貨店的大門在強力的敲打下發出了悲鳴,現在已成了半毀狀態,說不定一本書的價值根本不夠賠……

 「剛才那個紅色的!我知道妳在這裡!妳擅自把我的書給拿走了對吧!」

 而在門的下方則站著一個暴怒如雷的嬌小女孩子,從那身破破爛爛的服裝來看,就是剛才靈夢所說的那個被她解決掉的妖怪吧。

 「還真是難纏耶。既然輸了就給我老實一點回到森林裡去不就好了嗎!」

 「阿勒──?不是紅色的?」

 「現在是藍色的唷。」

 「不管怎樣都好,把我的書還給我啦!」

 「阿-才不會還呢,而且也已經不在我這邊了,還是請放棄吧。」

 「太過分……了那我的書現在到底在哪裡!」

 已經是我的東西了,當然我也沒打算交還。只是我可沒有暴力相向的打算,畢竟我可是個和平主義者。「還真虧你可以好好的活到現在呢。」雖然被她們這麼說,但我可是認為這樣子再普通不過了,而且還會比她們活上『數倍以上』的悠久時光。

 「……喂,魔理沙!妳好像很閒的樣子。」

 「阿──?什麼阿?這是妳自己惹出來的事情吧,自己去解決啦!」

 「穿這套服裝根本沒辦法動啦,反正也不是什麼難纏對手,魔理沙的話……不過,要小心來自於背後的攻擊唷。」

 「也就是說要我幫妳解決掉前來尋仇的對手嗎?還真是靈夢的風格……」
魔理沙從壺上突然躍下,不知道為何的踏著愉悅的腳步朝著女孩子走去。

 「錢就先賒著唷。」

 當然,我從來沒看過靈夢付錢給魔理沙過。

 「出來了唷。妳好像徹底輸給紅色的樣子,那接著就讓老媽來代替她做妳的對手吧!」

 「……老媽是在說誰阿,不論怎麼看都不像母女吧!」

 「因為那傢伙是棄嬰的關係啦。」

 而靈夢則是再次回到座位喝茶。

 「要打架的話給我到店外面去去,要是再把店裡頭的東西弄壞,我可是會要妳賠錢的。」

 「我知道了啦。」如此回話的魔理沙接著就把妖怪給強推了出去。

 「不管怎樣,香霖,能將15冊全部收集到真是太好了呢。」

 我驚訝的看向魔理沙,我可不記得剛剛有說過書全部總共15冊阿。

 「為什麼妳會認為全部總共15冊呢?」

 魔理沙將手中的書朝我丟了過來。

 「看看這本書的背面吧。」

 我吧書轉了一圈後將封底給翻了開來,那裡寫著小小一行『全15冊』的字樣。


 店外大雪紛飛,要是不趕快將門修好的話,接下來可就難過了。

 「真是的,只要靈夢一來到店裡就沒什麼好事。」

 「這間店本來就沒有什麼好事了唷。好了,請用茶。」

 我從坐在一旁的靈夢手中接過了茶杯,遞來的茶洋溢著十分濃郁的香氣。

 「阿,這茶。妳用了擺在櫃子裡頭的茶葉對吧。」

 還想說一定是靈夢剛剛去買來的茶葉,結果……

 「因為這包茶葉的味道最香嘛。」

 「這可是最高級的茶阿,是為了特別的日子才買來存放的……」

 「哎呀,這世上有不特別的日子嗎?」

 靈夢用著悠哉過頭的口氣答道,心情似乎也不錯的樣子。而外頭則傳來魔理沙那歡樂的笑聲以及妖怪的悲鳴。

 儘管如此我卻已經習慣了,對我而言,今天一點也不特別。

 「霖之助先生,反正到最後你也不會把書給賣掉對吧?周遭的商品也一直都沒有改變。」

 店裡頭的東西大半都是收藏品,確實是難以放手阿。

 「不,這些全部都是商品唷。」

 ───或許,我並不適合當個商人吧。


【註一】
退魔棒(お払い棒):這裡指大麻、大幣(おおぬさ),一種在神道教在祭典中所使用的驅魔道具,是用楊桐木(榊木)的枝幹或是用白色的棒子為主體,綁上紙垂或是麻線的道具。而其中使用白色棒子為主體的也稱為祓串(はらえぐし)。

創作者介紹

GDRS的翻譯工作室

GD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